大庆同修关于资料点问题的交流

向内找 修正自己,走好我们以后的路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七日】前不久,我们大庆地区有近二十位同修遭邪恶绑架,痛定思痛,静思内省,我们召开了部份协调人交流会,现将发言内容整理如下:

同修甲:我谈点看法,同修被绑架后,我们地区的同修马上组织营救。发正念、发揭露迫害的真相,做的确实挺好,感动常人了,单位都要帮助去要人了,这时同修被常人心带动了,一看常人要人挺好啊,单位要人那定能要出来,依靠常人了,把大法弟子要做的放松了,依赖常人的心太强了。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咱们是修炼人,不是常人,依靠常人那是常人的事情,他们一要不要紧,同修的欢喜心出来了,常人心也冒出来了,同修到现在也没要出来,就是咱们做的没到位。大同公安局副局长刘天伟挺邪恶的,我们只把他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上网揭露出来,没有让世人及他的亲友了解真相。上网曝光也只是揭露迫害的经过,他的职位、姓名、住址、电话啥都没有,达不到有力揭露邪恶的目地。第二次又从新去做,可还是没有做到位,营救同修这个问题没解决,同修还在里面押着,押的时间越长,同修承受的越大。我就谈这两点:一个是同修没用心去做,另一个是我作为协调人首先自己用心就不够,还有怨同修的心,向外去求,没有把这件事情协调好。

同修乙:营救同修应该持之以恒,刚一开始挺着急的,发正念、发资料挺认真的,可是时间长了没有营救出来就懈怠了,就象走过场似的,我做了,做过了,不坚持。还有的同修认为,今天营救,明天营救,可是你们营救出来几个?总是营救同修,会冲淡师父要求我们做的三件事。同修营救不出来,正说明我们揭露邪恶做的不够,基点站的不正。我们不是单纯的为了营救同修,只注重这一结果,而是在营救同修的过程中,揭露邪恶,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我们所做的这一切都是紧紧的围绕着救度众生这一主线,与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有何相违哪?同修啊,冷静的想想吧,自己发出这样的念头,对揭露邪恶,营救同修起到了帮助作用,还是间隔作用哪?好好学学法会认识清楚的。

如果我们都念正,心诚,持之以恒,那我们的同修还能营救不出来吗?正因为我们在营救同修的问题上对法的理解还不够明晰,还有各种人心干扰,在困难面前没有正念,其实邪恶的情况我们要用心去做都可以了解到,只要我们的心到位,师父就会帮助我们。

为什么不断的发生同修被绑架的事?有一部份同修的行为不符合常人的状态,不符合师父的要求,最近长春同修写了一篇交流文章,说大法弟子的环境象旅店似的,来往的同修太多,咱们那几个同修出事不也是这种情况吗?平时大家都看到了,可是都没有引起重视,及时纠正这种不正确状态。去年八百垧的周桂兰被绑架也是这种情况。这些地方我也都去了,当时看到说说过去也就算了。到底是什么心呢?为什么集中到他(她)那去哪?还是常人心吧,有依赖心,他(她)那个地方去的人多,知道的多,这都是人心,总是想上那去看看怎么样?探听点消息,我想我们都应该吸取这个教训。

同修丙:资料点存资料的问题,一定要避免,邪恶在那盯着哪,你放家里一大堆,那邪恶盯啥呢?虎视眈眈的就盯你资料呢,你稍微有一点做的不对,它马上就钻進去,开始迫害。资料点一定注意这个问题,把资料一定处理干净,家里到处都是资料,那不行。我们这次出现问题的时候,发现这些资料,左一车,右一车整出了多少车?你说这是个多大的漏啊?我觉的这些对正法都造成障碍,应该需要多少就做多少,资料一多,同修的压力也重,给同修造成多大的负担啊,外边一有点风吹草动同修就会有些想法,我们协调人应该想到这些事,一定要重视起来。

同修丁:有时候有意无意搞个人崇拜,证实个人不证实法,有时说谁做的怎么怎么好,你也说,他也说,在同修中传来传去,结果把同修往坏的地方推,刘丽萍从监狱里出来时,大家都说她做的如何如何好,大家都在证实她了,有名了,她自己也觉的好,你说不是大家的心促成的吗?人心起来证实自己不证实法了,所以修口的问题一定要注意,为法负责,为同修负责。

同修戊:有时也是把握不住,前半年咱们同修有个仓库,把东西买来放那,同修来了谁要啥随时就拿,后来家里人不让往库里放,实际上是好事,也不是偶然的,我就尽快的把库里的东西都处理了。这段时间库里没了,家里也没了,但是大法弟子还是到我这要,这回我也没了,就只能去商店买,我领着去买,通过这次的事我才悟到这也不行,是不正的。人家自己应该走的路,让我们给包办代替了。自己觉的自己行,不知不觉的名就出来了,利也出来了,私也出来了。前几天外地同修来了,要买机器和其它物品,我把电话号给他(她),告诉到哪去买。同修让给买MP3,其实就象买菜一样方便,就是有依赖心。买东西都集中到一个人身上就不妥,这次买下次呢?买的次数多了容易引起邪恶注意(特别电脑城),那里边有便衣。从买东西这件事上我悟到别大包大揽,老是这样容易出现问题,不能在修炼中应该修的让别人去修了,修炼中建立威德的事,都让别人去建立了,这不行,自己也应该建立了,不能再依靠别人,给别人加个大砝码,拿那么大一堆东西,所以这个问题我们也要注意。

同修己:既然师父强调我们资料点遍地开花,那买的耗材也绝对不能集中,资料点能分散,耗材为什么非要集中买呢?我们的教训太多了,我们往往没有重视,反反复复出现这些事情,这与我们整体上每个人都有关系,同修被绑架,有他们自身的原因,也有邪恶要迫害的因素,出现这些事也反映出我们的一些问题、漏洞,以后不能再出现这样的事情。还有外地同修,不断的到大庆来,要这要那的,这个问题也是挺严重的,也不妥,因为哪个地方都有卖这些东西的,非要来大庆买吗?当然大法弟子的事情得帮忙,每个人都有自己修炼的路,那个路是由师父安排好的,都要走到位的,要不最后怎么能圆满哪?就象一个家庭,家长如果对孩子负责,从小让孩子啥都干,孩子大了啥都能行。家长不负责任,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现在咱们做的这个事情不也是这个问题吗?我们要按照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做好,整体上走正。

同修庚:我们有些事情要沟通,完全不见面也是不行的,那怎么办?我们每片是否可以在一个适当的时间沟通一下?这不就避免了你也来,我也来,互相都影响。

同修辛:七二零没迫害前,是这样做的:一个月一次参加大庆协调,各片有事一个月到一起见一次面,回去再和各片组织到一起,学学法,交流一次。同修真正有事需要办的,特别解决不了的事情,这件事我也解决不了了,那也可能是师父安排的,可能你也去了,他也去了,不是说绝对的不能去,尽量少去,甚至不去,能解决的尽量自己解决。这个事别太勤,太勤没啥好处,环境不允许,不是那个和平环境,你是在邪恶窝里做大法的事情,师父也说大陆大法弟子以安全为主,你不以安全为主,你看这次進去了这么多,你说同修受到多大的迫害,法受到多大的损失,对救度众生是多大的干扰?

同修辰:一次给外地同修买笔记本,当时三个同修争起来了,这个想要,那个也想要,成了执著了。还有一次农村的一个同修说要台机器回去做大法的事,拿家去之后就把住了,不让别人动他的机器,说同修给我买的,成他的了。同修说不是用在大法上吗?怎么成了自己的了?这都是不正啊。谁想去用用,谁想去打点资料,得他说了算。同修跟他谈,帮他悟,也没悟上来,后来强制拿出来了。给他拿东西吧,容易引起利益之心,变成私有财产,引起了很多心,同修之间还出现了矛盾,你说这不就是问题吗?

同修巳:你一说,同修被迫害了咱们找一找同修为什么被钻了空子,有的同修就说,那不是为旧势力说话吗?实际上不是这样,既然出现了问题,问题出在哪?为啥被钻空子?咱这个得知道哇,找到执著,找出教训,一说就是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了?这个咱们都不找出来,这怎么能行?其实那是掩盖呢。师父在讲法中反复强调,出现问题要向内找,向内找不是指责同修,而是修正我们的不足,不是承认了旧势力,而是否定了旧势力。如果一味的指责同修,那是站在了旧势力的一边,我们应该摆正两者之间的关系。

关于援外的问题,咱们不主动把这些事都揽过来自己做,那个时候咱们不理解,同修有困难了来到咱这儿,咱们能不帮助解决吗?这种想法实际上是错了,不但给自己增加了负担和压力。同修要修去的心还没有修掉。例如同修去买粉,他们去买的时候是否有怕心?掏自己兜的钱是否还有利益之心?到这来都拿现成的走了,这些心怎么去?是不是师父给安排的路都让我们给破坏了?是不是咱们不对了?在那个环境中把一些心修去,才是堂堂正正,师父要的是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而不是混过来的,更不是大帮哄过来的。

同修出事了,我们去营救这是应该做的,但是如果我们忽视了做三件事那就错了,关键是叫大家都知道真相,世人都知道真相的时候,这场迫害就结束了,可是现在光去救同修,成天去做,老百姓不明真相时,你也救不出来,世人也没得到救度,大家想一想是不是这么回事?为什么左一次右一次被邪恶破坏?就是我们出现一些问题了,资料积压、有些同修没有意识到,大家都知道任何物质都有生命,那个真相资料在另外空间也是有生命的,本来它就是来救度世人的,你把它压在那里,生命达不到它的目地,能不出问题吗?旧势力毁书都是有原因的,因为世人不珍惜大法书,师父的法像、经文都在那压着,那旧势力不有借口吗?咱们得真正站在法上找出问题所在,不是事情这么做对?那么做对?实际上这是就事论事看问题。师父不让我们存钱存物,我们存钱存物了。师父让资料点遍地开花,咱们有固定的供应点和大批量的采购,还不止一个同修这样干的。给外地同修东西象常人中的单位救济单位一样,这些也都是不符合法的。我们现在就要扭转这些。外地同修来了我们可以在法中交流,这没问题。回去和同修到一起就是启悟如何讲好真相,救度世人,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同修午:某区大法弟子在给单位领导讲真相时,被领导举报。同修被绑架后,该区的大法弟子马上组织起来全面展开调查。将迫害真相上网曝光,单位家属区一家不落的贴资料,必须到位,家家都让他知道真相。条幅直接挂到单位的大门上,在领导妻子的单位直接把资料贴上。后来大法弟子又给他家打电话,他妻子接的,大法弟子问:“你丈夫在家吗?”说不在家,“你得跟他说一说,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把好人举报了,送進监狱,怎么干这事呀?”他妻子说:“我都说他好几次了,他不听。”他孩子所在的学校也知道了真相,孩子、老婆自家就翻窝了,整的那个领导啥也不是。被迫害大法弟子的家人也去要人,同修進去十天就给放出来了。

洗脑班那次也是,调查出来事实就好办,包括谁谁给送两条烟都给他写上,谁送的钱,谁收的,还有两个科长,只要是沾边的就给他揭露出来,领导的妻子说:“你怎么跟保卫科的干这事呀?”后来保卫科的科长说:“这电话都是外国打来的,法轮功以后把天炼塌了也别找我了,我也不管了。”那火上的,从那以后再也不管了,什么敏感日从来不问。谁迫害你就给他调查好,大法弟子都要重视起来。

同修未:迫害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为什么没解决?那么多同修,行为上、做法上、不符合法,有哪些不符合法的地方?说出来,曝光它,让所有的大庆同修都看到,对照对照自己。这段时间我也反思了一下,出事前,同修有一次到出事的大法弟子H家去,到那个楼层黑乎乎的,哪个是呢?门还没有号,她想我问问,就听有个屋声音非常大,这屋有人我问问吧,一敲门正好是H同修家。屋里一帮人,也没学法也没交流,说话声可大了,一点也不注意。咱们这些同修呀,有事没事老去,了解点新奇,我知道的多,这些东西还助长些心,都上我家我也没事,我正念强。显示心欢喜心最容易被魔所利用,这颗心时间长了不去,那旧势力就有借口了。这个事情对H同修和咱们大家都是个教训。

再就是用钱用物上,为什么库房存这么多东西?咱们的教训还少吗?最早他们出事,抄了好几个库房,别的不说,这次光《转法轮》 书皮就有好几万张,就是有新学员得法的,也不至于那么多吧?那得多长时间能用完哪?咱们大法弟子拿钱是救度众生用的,这钱是你的吗?你拿钱买这买那的,你考没考虑这个问题呀?有的要买粉,买多少?两吨,你干啥?你是开公司吗?想把事业搞大呀?不是那个道理。同修把钱给你,对你是个信任,你拿钱去花时,得掂量掂量啊。包括援外,外地同修来了,缺钱,我们无条件支援,同修有困难,我们帮助是应该的,可是时间长了,外地同修很自然的形成了依赖心理,甚至自己能够解决的也找大庆同修。另外,这些年来因外地同修出事守不住心性,而牵连大庆同修遭受迫害的事情也时有发生,我们不是责怪外地同修,是说我们自己没有做好。而且不只是协调人协助援外,只要是联系到的大法弟子也都在援外,占用了大庆同修一定的时间和精力,使大庆本地做好三件事方面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

在我们那片机器有毛病,我一般不到外面找人,我也没修过,琢磨吧,我们两个琢磨琢磨他会一点我会一点,后来也就都会了,等下次再有这个事也就会了。我就这样引导,没我在一样,啥都指望你,你一不在了他就懵了,那就不好。你为啥大包大揽哪?你把他引导到没有你也行,让他自己独立起来,那是最好的。你就是普通一员,你该做啥做啥,学员为什么老依赖你呢?因为你老认为自己行。很多问题都是我们的心促成的,所以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想一想自己。

以上查找的这些不足,是我们修炼中要修去的,但我们又不能走极端,遇事用法去衡量,去掉人心,在法中归正。

大法弟子遭受迫害已经八个年头了,在这血雨腥风的八年中,在慈悲伟大师尊的引领呵护下,在反迫害、救度众生的神路上,我们有过欣慰,同时由于我们对法认识的不足,还有诸多放不下的人心,一次次被迫害我们没有引以为戒,吸取教训,还是我行我素该怎么做还怎么做,使得邪恶的一次次迫害能够得逞。代价是惨痛的,教训是深刻的,在正法机缘转瞬即逝的最后有限时间内,我们大庆的每一位大法弟子真的都应该在内心引起强大的震撼了!我们这群特殊的生命,所承载的历史使命,是宇宙中任何生命都无法比拟的。伟大的师尊在看着我们,天上的众神在看着我们,无量无际的众生在期盼着我们,我们决不能再麻木,决不能再懈怠。学好法,向内找,尽快修正自己,加强正念,走好我们以后的路。

师尊在《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中告诫我们:“大法弟子的个人修炼提高已经不是问题了,大法弟子的圆满也不是问题了,目前要做的一件重要的事就是如何救度更多的众生,这也是当前大法弟子圆满过程中要完成的。这是大法弟子的使命,是责无旁贷的,必须得去做、必须得去完成的事情。”我们一定要谨遵师父的教导(也是《明慧周刊》每期都提醒我们的):“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理性》)。理智、智慧、清醒的走向成熟,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

同修们,大法弟子是宇宙众生得救的唯一希望,这一方的众生亟待我们去救度,跌倒了,爬起来,放下包袱,用大法赋予我们的智慧,用师尊给予我们的佛法神通,横扫乱法烂鬼,收救我们世界里所有的众生吧。我们一定要、也一定能撑起这片天!因为我们是师尊亲选的大法徒。

个人认识。如有不当之处,敬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