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经历的两件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三日】我小时候特别胆小,白天自己不敢在房间里,晚上睡觉时盖被子连头都盖上,一点缝儿都不透,闷的我满头大汗。后来刚得法的妈妈告诉我:“我是炼功人,一人炼功,全家得福。有老师保护我们,什么都不怕!”听了这话,我真是从内心感到高兴,我马上说:妈,那我也想炼功。

从那以后,我每天和妈妈一起到炼功点学法炼功。迫害开始后,妈妈就去北京上访,不久,妈妈回来了,被关進了街道的二楼里,我去看妈妈,那里的人不让看,我哭了,后来他们让看了。我哭着告诉妈妈:我永远支持你!后来妈妈回家了,但是我们和附近的同修失去了联系。

再后来姥爷为我们送来了好多真相资料,当时妈妈有怕心不敢去发。真相资料一连放了两天晚上,后来我就想:我自己去发!在妈妈熟睡时,我看表十一点多了,我起来穿上衣服,推着车子一人到距离我们那四、五里的村子去发,路的两边都是玉米地,风吹树叶和庄稼沙沙的响,一时间吓的我头发都立起来了,我当时害怕极了。可是转念又一想:怕什么,有老师在保护我呢!这样一想,我就不害怕了!

我骑到村口了想:车子放哪呢?放地里吧!丢了怎么办?不怕,有老师给看着呢!我把车子推進了地,就進村里发资料了。我带了好多资料,不一会儿就发完了。回来时心情特别好,从来都没有过。早上,我告诉妈妈晚上我发资料的事,妈妈起初还不信。

后来我自己还想:小时候胆子那么小,现在的胆子怎么大了呢?是大法改变了我。这件事情小而平淡,却在我的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大法真神奇!

二零零五年春天,我和舅妈到江边划船。我第一次划船,划到江中心时,船一偏,我从船上掉下去了,两个舅舅赶快跳到水里救我。在水里时我没想到大法,耳朵和鼻子都進水了,回来后高烧两天,一片药也没吃,第三天就好了。

这事过后不久,我和多年不见的弟弟到一个两边是树、树下是水的道上学骑摩托车。我一不小心又一次掉進水里。在水里我觉的大头朝下往下沉,我第一个念头冒出的是:老师您快点救我!刚想完,感觉我好象起来了。这时不会水的弟弟在我掉水一米处把我拉到岸边。

上来后我觉的手腕有些痛,我一看手腕上起了个鸽子蛋大的包,痛的我直哭。亲属把我强行拉到医院做B超,有的医生说骨折了,我哭着说:我才没骨折呢!一位老医生看了看说是筋包,要给我拿药;我哭着跑出去说:我不吃药。在场的人都说这孩子都这样了,不吃药能好吗?我说:不超过十五天就好!

当晚手腕上难以忍受的疼痛叫我哭了一夜。早上手上的包已象鸡蛋一样大,大拇指也出现了许多小筋包。姥爷叫我起来炼功,我的右手都是抬着左手炼的,炼完功感觉有些不那么痛了。肿了七天,七天以后我的手肿消了;大约半个月左右,我的手真的好了!这件事再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今后,我要真正的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不求安逸,修掉一切不好的心,证实大法,不辜负师尊和众生的期盼,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