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治病花光积蓄 修大法二十天痊愈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七日】

  • 为治病花光积蓄 修大法二十天痊愈

  • 大法神奇一再展现 六成医务人员相信大法好

  • 十多吨土方砸埋下 大法弟子安然无恙

  • 九旬母亲八年前病危 修大法后至今康健

  • 为治病花光积蓄 修大法二十天痊愈

    根据当事人口述整理

    我是沧县某村村民,今年四十三岁,因做双面扁桃腺切除手术,大出血引起心肌缺血等疾病,整天在床上躺着,全身无力、说话都没有底气,别说干地里的活儿,就是家务活都干不了,真是活受罪!为治病把家里的积蓄花光,又开始卖粮食治病。

    二零零七年初,邻居大法弟子介绍我修炼法轮大法,遭到丈夫和孩子的强烈反对,怕我被抓,怕我给这个不幸的家庭带来更大的灾难。可是治病得要钱啊,积蓄花光了,粮食也卖得差不多了,我的病一点儿起色也没有。实在是走投无路了,家人只好同意让我修炼法轮大法试一试。

    拿到大法书后,我越读越觉的书写得真好,句句都是真理,从看书那天起,我决心按真善忍做个好人。其间发生了两件事情,一件事是我孩子帮人家干活时,私拿了主人家一盒烟,我知道后马上让孩子送回去;再一件事就是有一天卖豆腐,卖豆腐的多找给我一元钱,发现后,我追上卖豆腐的把钱还给了他,他感激的说:“谢谢啦!我卖多少豆腐才赚这一块钱呀。”我说:“别谢我,这都是因为我修大法了。”这两件事虽小,但在修炼前我是做不到的。

    在我学大法半个多月后,有一天晚上我梦见后背上有一条大蛇被人拿走了,吓得我一夜不敢再睡。第二天邻居同修告诉我那是师父把病魔给我清理了。就这样,二十多天后我能赶集了、也能干家务了。

    看到我的变化,丈夫也开始看大法的书,孩子也支持我了。我跟同修说:“这回抓我上哪儿去,我也修定大法了。”同修说:“我们修炼做好人,为什么要被抓?”

    是啊!沧州的父老乡亲们,修大法做好人没有错,为什么要抓好人?要不是江丑发动这场迫害,会有多少人在大法中受益啊!


    大法神奇一再展现 六成医务人员相信大法好

    一产妇在某市医院待产,经化验,尿蛋白四个加号(其家人有肾病家族史),需手术。一大法弟子告诉产妇夫妻俩诚念“法轮大法好”,因为他们原来就明白大法真相,于是一心一意的默念大法好。第二天孕妇顺利分娩,且经化验,尿蛋白呈阴性。

    也是在这家医院,另一产妇宫口已开,但胎头始终不下降。大法弟子告诉产妇诚念“法轮大法好”,结果不到十分钟,顺利分娩。

    由于大法的神奇和超常多次在这家医院的妇产科里得到证实,这个科的绝大多数大夫和护士耳闻目睹大法神奇后,真正相信了大法的美好,现在这个科已有十几人“三退”,达65%以上。医务人员远离邪党,使来这里分娩的产妇增加了顺产的机会。


    十多吨土方砸埋下 大法弟子安然无恙

    文/张家口大法弟子

    二零零七年五月五日下午,我和丈夫从土山脚下拉土,当装满车(农用三轮车)正要走的时候,土方从两米多高处塌下来压在我的后背上,把我挤在三轮车和土方中间,胸口顶在三轮车车斗沿和铁锹把上,背后压着一块约五十多斤重的大土坷垃,双腿埋在厚厚的土里。

    当时我只觉的胸口挤压的很痛,眼前出现了很多亮晶晶的小光点,当时我想到这是旧势力钻空子迫害我,我大声喊师父,瞬间就象有一双大手扶住我一样,身体就象被能量包围着,胸口也没有被挤压的感觉了。

    当时丈夫吓的不知所措,我说:“我有师父保护,没事,你把我背上的土坷垃取下来。”于是他把我背上的土坷垃推下去,把三轮车移开,把我的双腿从土中挖出来。

    当我站起来时,不但没有疼痛的感觉,也没有一点被砸压过的痛苦,反而双腿发轻,身体非常舒服。我泪水夺眶而出,我深深的知道这是师父又一次为我承受,帮我还了一条命,那种心情无以言表。第二天,我们又去拉土,想看看究竟有多少土压下来,结果我们拉走四车还没有拉完,估计有十多吨。

    通过这件事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九旬母亲八年前病危 修大法后至今康健

    我是山东莱州大法学员,一九九九年三月得法。那天我用轮椅推着母亲看风景,遇到法轮功炼功点。第一天我看人家炼功,心里觉的前四套功法我没问题,能炼完,第五套就不行,一分钟也盘不上。第二天,我一大早就到炼功场,和母亲一起开始学炼,那天炼完功以后,我走路轻飘飘的,我还不知是怎么一回事。第三天早晨五点,我用轮椅推上母亲到炼功场,三天后奇迹出现,母亲大便竟然顺畅了,以后听同修说是大法的炼功场可以帮助有缘人调整身体。从此我就天天参加学法小组学法,开始修炼,一直坚持到现在。

    我得法晚,文化低,从小就不愿意看书,可我为什么能坚持修炼至今?这还得从母亲的病说起。

    一九九六年年初,母亲有病彻底瘫痪了。八十四岁的老人大面积褥疮,大腿两侧烂到骨头,浑身多处都烂了。我姨表哥是很有名的医生,年轻时我看到过他和坦桑尼亚总统一起的合影,表哥说:“三姨(指我母亲)也都这个年纪了,做后事准备吧!”我正月十一回到家准备给发丧,一进家门看到母亲,母亲还能认识我,看到母亲病成这样,我无法用言语表达心中的难受。为了照顾母亲,我愿意放弃世间的一切,于是我留下来开始照顾母亲。

    那时母亲已经七天不吃喝了,吊针也吊不进去了。由种种原因,我姐妹几人把母亲用车从莱州拉到泰山疗养院,从此我心中只有把母亲的病治好这一念,我天天给母亲换药,一个月后母亲慢慢能吃一点饭,在照顾母亲的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见到一个大佛在空中给我发功,那纯亮的光圈,到现在我也无法用文字写出来;我也从我的小肚子给母亲身上发功,可怎么也发不出那光来,梦中我连吃奶的劲都使上了,看到自己发的光二分之一时还亮一点,到四分之三时渐渐一点也看不见了。梦醒后我心里想,母亲跟我至少还得三年或三年半。

    修炼后我回忆起那天的梦,才知道是慈悲的恩师为我付出了我无法用人间的语言表达的功,使我至今一直身体都十分舒服。今年母亲已经九十五岁了,至今身体还挺好。写到这里我再说一句:“师父,谢谢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