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舅得法记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十四日】我老舅六十五岁,是豫东某地园艺场的退休职工,因患严重的尿道炎,做过两次手术,花了三、四万元,也无济于事。二零零五年,老人的病情進一步加重,尿液一点也排不出来了,憋的死去活来,只得靠在身上插导尿管排尿。这几年,他的每一天基本都是卧床熬过来的,平时坐不了半小时,站不了三分钟,就痛苦的受不了。原本乐观豁达的一个人,却变的终日愁眉不展,唉声叹气。

我曾多次去老舅家看望他,劝他修炼法轮功,他都是苦笑着摇头:“唉!你的好意我领了,法轮功我不炼。现在医疗技术那么发达,都治不好,看看书、炼炼功就能好病?不可能。”去年,我捎信叫他到我家住几天,他对捎信的人说:“我知道外甥啥心思,我不去。”

看捎信不行,今年新年过后,我就专门用车把老舅接到我家里,给他从头至尾的详细介绍法轮大法,放录像,还给他介绍了一些本地修大法出现的奇迹。老人心有所动,但还在犹豫。对我说:“要走修炼的路,这可是个大事,你别急,容我再回去想想。”又说看我太忙,还得天天陪着他,让我送他回家。

我一时有点着急,心想,来个功友帮帮我就好了。真是巧的很(其实是师父安排的),说话之间,本市甲、乙、丙三个平时很少见面的同修,相约一块儿来到我家。甲同修六十来岁,炼功前已是癌症晚期,炼功后肿瘤不翼而飞;乙、丙都是年逾古稀的人,乙同修得法前也曾患尿道炎,有时四、五天还排不出小便,肚子憋的鼓多高,痛苦的简直难以想象,学法以后好了;丙同修也是修炼后无病一身轻。现在,他们一个个皮肤细嫩,白里透红,神采奕奕,走路生风。我老舅一看,不由的暗自惊奇。

开始,三位同修在屋子里间向我老舅介绍自己的体会,老舅越听越入神,听着听着,他高兴的用手一拍床帮:“讲的真好,我起来,咱哥几个到客厅好好聊。”不知不觉,大家在客厅又谈了将近两个钟头,老舅始终在沙发上稳坐,面带微笑。最后,老舅郑重表态:“师父慈悲无量,下世救度众生,机缘难得,我决定学法轮大法,从今天就开始学。”

老舅说话历来都是板上钉钉,看准的事决不含糊敷衍。他一学就很精進,身体的变化自然也特别明显。饭量增加,睡眠改善,还不到五天,就能站半个小时。半个月以后,他把导尿管、药瓶都扔了,骑上自行车走城串乡,探亲访友,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告诉他们“天要灭中共,退党保平安”。晚上还出去发真相资料,贴不干胶。老舅对我说:“你舅我活了大半辈子,就这几个月活的明白,活的幸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