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的师父救了我们全家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十四日】我母亲身体不好,特别是腰椎盘突出严重,几乎不能正常行走。从她的房门口走到我的房门口只有十多米远,累的她不管地上是泥是土也要赶紧坐下休息,有时走的稍远点就累的直哭。各种方法医治收效甚微,母亲整日被病痛折磨,直说自己没福。

一九九七年的一天,邻居大嫂对母亲说:“某村有放法轮大法讲法录像的,你去看看吧,病兴许能好。”母亲说:“二里多地,我可走不去。”大嫂说:“你去吧,我和三婶架着你。”去了之后母亲累的坐也坐不住,只能坐在大嫂的前面,倚在她腿上。就这样坚持去看了两个晚上。第三天晚上奇迹出现了,来回四、五里路,母亲没用别人扶,都是自己走的。修炼没多久,母亲完全变成了健康的人,我们做儿女的高兴极了。不久,姐姐、姐夫也喜得大法。

可是好景不长,一九九九年邪党发狂,开始对大法铺天盖地的诬蔑、诽谤、打压。我深受恶党毒害,担心自己的亲人被骗,经常去洗脑班帮恶党“转化”姐姐、姐夫,还动手打他们,并骂师父。我对母亲说:“这就是一套气功,没有神,你一边骂着你的师父一边炼功也是对身体有好处的。”母亲不吱声,他们对大法的坚定使我非常着急,一有时间我就劝他们放弃大法。

二零零三年底,妻子突然对我说:“我也想学大法。”因为我表现很恶,姐姐她们经常瞒着我对妻子洪法,其实从母亲身上我也看到了大法祛病的奇效。妻子有严重的便秘,有时六、七天大便一次,每次难受的要命。我说:“你愿学就学吧,别迷了就行。”又过了几天,妻子说:“自从我说要学法的那一天,到现在一天一次大便,毛病全好了。”我说:“你炼功动作一点还不会,怎么好的?”她说:“我一说要学大法就好了。”

我愣住了,妻子祛病的过程,是用科学解释不了的。我马上觉的大法师父是真正的神,头脑中的歪理立即解体了。我以前恶毒咒骂大法师父,师父却对我一家这么好。我震惊、不安、羞愧、感激之情交织在一起,默默站在那里。妻子说:“你也学吧。”我想能以神做师父,这不是天大的好事吗!从此我这个谤师谤法的恶人彻底转变,也走上了修炼的路。

得法后遇到了很多奇事,让我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超常。真象师父说的那样“一人炼功,全家受益”。现在我讲出几件与同修分享。

我有两个孩子,大的八岁,小的两岁。得法前,他们每个月总有一次、二次的感冒、发烧之类的。特别是小的,抵抗力差,不是蹬了被子就是受了风寒,是村里卫生所的常客。修炼后,我们一家四口一点毛病没有,包括两个孩子一片药都没吃过,一次针也没打。以至本村卫生员不理解,以为我们转到别的卫生所去了,心里还不高兴。二零零六年过年前,有东北的亲戚到我家,嗓子痛,让我妻子到卫生所给他拿药。卫生员板着脸说:“我家没药,到别处拿吧。”

岳母的母亲被黄鼠狼附体一生,精华被提光后,六十多岁就去世了。去世之后,那附体又转到了岳母身上,到现在有十几年了。我们得法后,妻子经常去洪法,可由于附体控制,岳母表现顽固。二零零五年春天,我们接到电话,岳母病危。我和妻子赶紧去了,到那一看,岳母直挺挺的躺在床上,头发花白散乱,地上扔了几个装满药水的吊瓶,情景很凄惨。岳父说:“这药不能打了,打上以后你妈说像火烧一样难受。”这时岳母微微发出声音:“快和你妹妹去给我买衣裳(寿衣)吧,你姥姥也是这个年纪走的。”妻子说:“你才六十多岁,你的精华之气被那个坏东西提完之后,他就不管你了,你也活不下去了,现在只有大法师父能救你了。你也知道要死了,还有什么后顾之忧?你就学法吧,好了就赚一条命,不好也损失不了啥。”就这样说了一阵,岳母终于答应说要学法。我和妻子一商议赶紧趁热打铁,出去找几个老同修来加强岳母的正念。半小时后,我们和同修回去一看,岳母就坐在床上吃东西,和刚才危在旦夕的样子判若两人。岳父说:“你俩一走,你妈就说饿了,我到商店买的烧饼,吃了两个了。”现在岳母身体很棒,以前不敢吃的东西现在也能吃了,并且带动岳父等也得了法。

大法带给我们全家的福报和奇迹还有很多,不一一说了,每次想起总能增强我们信师信法的正念,感叹佛法和师父的伟大,我们会更加勇猛精進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