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变观念走出人 真正神起来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七日】这一段时间以来,我一直陷在迷茫之中,拼命的向内找,却苦于找不到根本的执著。自从去年十月到现在,本市陆陆续续有四十多名同修被绑架,资料点破坏严重。我们陷入被动的营救之中,可这个没救出来,那个又出现问题,一件连着一件,真觉的透不过气来。

这究竟是怎么了?仿佛邪恶更“猖獗”了、迫害的更“疯狂”了,这怎么可能呢?随着邪恶大量的被清除,它已经非常的弱了,正法之场已越来越强,为什么这里的表象却恰恰相反呢?诚然,这里有同修在修炼中存在的大漏,对名、利、色欲、情等根本的执著没有及时修去,而被旧势力钻空子迫害,但根本上是针对我们整体的迫害,直接干扰我们地区众生的被救度。那么我们究竟还存在什么问题?

这几天背法背到《转法轮》第六讲走火入魔这么一段:“因为你一害怕,就是恐惧心,那不是执著心吗?你的执著心一出来,不得去你的执著心吗?越害怕,就越象病似的,非得把你这个心去掉不可,让你接受这次教训,从而去掉恐惧心,提高上来。”“就越象病似的”这句话使我身心一震,似有所悟,眼前清晰起来,那么我们地区这个“疯狂”的假相是我们哪方面的执著招来的呢?

一、是我们的怕心招来的

为什么我们的怕心会那么重呢?它也是有根源的。刚走入正法修炼的那两年,我们很多人法理上不清,致使邪恶钻空子严酷迫害,也使我们形成了顽固的怕心,其实邪恶现在早已什么也不是了,可是这强烈的怕心却根深蒂固的附在我们身上阻碍我们前行。可是越怕越躲,越不敢走出来,邪恶越如影随形迫害你。因为你怕它不就是在求它吗?如果我们大多数人都是这种状态,那是不是一个强大的执著,越是怕,邪恶越会表现的“疯狂”。

有的学员还用人的观念在想:老师不是有法身保护我们吗?怎么还会这样迫害呢?从而更加没有正信,更加不敢走出人来。其实不都是我们自己“怕”来的吗?法早已讲明:“那法轮怎么能让它发進来?老师不有法身保护我们吗?我们这个宇宙中有个理:你自己求的谁都不管,你自己想要,谁都不管。”(《转法轮》〈第六讲〉)为什么怕,怕的基点来源于私,其实,这个怕它并不是我们的真本性,它只是左右人的一个因素,是我们修炼人应该去除的最大执著。

我们都是大法的一份子,师父早已把我们推到位了,具有保护自己的能力了,可我们总是认可邪恶的迫害,还把自己当成人。师父说:“如果大法弟子都能正念正行,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用正念思考问题,每一个大法弟子都不会在迫害面前生出怕心来,看谁敢来迫害你!一个完全在法上的人谁也动不了,这是不是具备了保护自己的能力了?”(《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其实师父已经赋予我们一切神通与法力,我们却没有真正神起来,带着满身的法宝却硬是缩到人的壳里去受罪。而我们不在法上的一思一念、一举一动,都在给苟延残喘的邪恶输送能量,反过来再迫害我们。

二、是我们人的旧观念求来的

反思我自己,我看到了不在法上的一思一念。每当听到同修被抓,我都人心沉重,因为同修又被迫害了,得快发正念,把同修救出来。不只是我,很多同修都是这样吧,好象还“很在理”。可现在回头一看,我这一念还不是很正,因为我用了人的观念来衡量了,先认定了他们肯定迫害同修,肯定能迫害得了同修,这是正念吗?这不是人的观念吗?而且或多或少又产生了怕心及其它执著,是不是我们自己在给邪恶迫害提供借口?

《西游记》中有这么一段故事,孙悟空在降伏妖怪时,被妖精吞到肚子里,猪八戒吓的躲在树林里痛哭,认为他的猴哥死了,这时孙悟空在妖精的腹中大喊:“八戒,哭什么,我没死。”八戒还不悟说:“你不是被妖精吃了吗?”悟空说:“呆子,它吃我,我不会揪它心、挖它肝,拽着内脏打秋千吗?”

这让我看到了自己的错误所在,我怎么就没有这样的正念哪?和八戒一样,用人的观念去看待这件事了。回过头来看看我们,是不是也该转变转变观念了,抛弃人的观念,别再把自己的“认为”看成是绝对正确的,要真正的用神的正念看问题,如果我们同修被抓了,我们不认为他是被迫害去了,而是正念加持:决不允许邪恶迫害,并且把这当成一次救度众生、解体邪恶的大好契机,内外夹击,彻底解体这些黑窝。

或许有的同修会想:“孙悟空一身本事,又有如意金箍棒,当然他所向无敌,我们也不行啊!”我说你还是没有走出人来,我们什么法宝也没有吗?恐怕比如意金箍棒还厉害的不得了,可我们却没有孙悟空的悟性,不知道去用,老把自己当成受气包,老受眼见为实的观念左右,执著这个人身,不能神起来。那我们如何运用我们的法宝啊?不用我说了吧,发正念呗。对了,就是发正念。我更能深刻的体悟发正念的含义,发正念就是念口诀调动神通发挥效用,而且我们运用的可不是一件法宝,而是应有尽有,想什么来什么。这是慈悲伟大的师尊在这特殊的历史时期赋予我们的。可我们这些笨徒弟就是不会去用,直到今天还被迫害的不行。

《济公传》里有一段大闹丞相府的故事,秦某要给济公上夹棍。济公腿虽然被夹上了,可却不以为然。你看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手拿破扇子指着秦某先喊:“上刑!”只见秦某“哎呀”一声大叫,腿疼的不行了。济公又喊:“上刑!”只见秦某“咕咚”一声从椅子上摔下来。眼见明明夹的是济公,可却被他展神通一下子把刑罚转移到施刑者身上去了。再看济公的心态,他坦然的先喊上刑,他绝不认为刑具会对他起作用,他没有人的观念,没有怕心,正信非常坚定,常人的一切左右不了他,功能运用自如。

师父早已赋予我们一切神通,可我们却固守人的念而不能如意运用,还在被邪恶迫害,是不是太丢人了?太辜负慈悲的师尊对我们的期望了,也给这一方众生的救度带来负面影响。尤其到今天我们还不能抛弃人走向神,我们怎能证实好法呢?如果我们都能破除人的观念,放下一切人心执著,生死无执,走到哪里,就把真相讲到哪里,把正念发到哪里,充份运用神通防护自己,解体邪恶,每个大法弟子都是这样的正念。不承认迫害,不承认旧势力安排的一切,邪恶怎敢抓我们呢?恐怕躲还来不及呢,那不是自取灭亡吗。关键是我们怎样才能破开自己这层层人壳,破除观念,回归真本性,别再麻痹,别再被观念所代替、所左右,别再捧着金饭碗要饭,拿着金箍棒挨打,转变观念,真正神起来。别让师父再等待了,师父不是让我们神的一面复活吗?

仅为目前所在层次的点滴体悟,愿与同修交流,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