淄博市“文明”劳教所的背后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十八日】走进山东省淄博市王村镇第二女子劳教所,从外表看象个花园:楼台亭阁、花树绿荫、健身器械、凉亭、崭新的楼房……这“文明”的背后,劳教所的管教们却在这干着令人发指的罪恶的勾当。以下是我在劳教期间所见所闻:

四大队是女二所的“漂亮外衣”,各地去参观的络绎不绝,学员每天起床后把被子叠成“军用式”床边理得象条线,每天五点半起床后只能坐小板凳,床边不准碰,有些年岁大的老学员只能靠在墙上稍微歇一会儿。一天干活时间14-15个小时,完不成劳动任务就挨罚。对坚持修炼法轮功学员,管教们采取轮流熬夜、不让睡觉的办法迫害

法轮功学员孙香莲二十多天不让睡觉,恶警用粉笔在地上画个圈让她站在圈中,威胁她说如不转化就上严管区。

青岛法轮功学员鄢景秋,坚决不配合邪恶,被灌食达一年之久,胃粘膜严重溃烂。一天早上四点半,她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副大队长孙华凶恶的用手捂着鄢景秋的嘴掐着脖子按倒在地,然后和值班的人一起把鄢景秋拖到屋里。鄢景秋被卡着、捂着一时没了呼吸。

滨州学员张秀珍,在邪恶的迫害下转化了,后来醒悟了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很是害怕,用胶带把嘴捂上送进“禁闭室”,屋里亮着灯,不知是白天还是晚上;张秀珍两手被铐在床上、嘴被封着,想上厕所喊不出来,只好便在裤子里;当时是阳历三月份天还冷,毛裤秋裤全湿透了,坐在冰凉的地上,后来又来了月经也不让上厕所,就这样关了半个月,恶管教们依然是徒劳无功。

法轮功学员郭志华被劳教后由于不能学法炼功,病情又反复了;她写了继续炼功的声明,被邪恶送入禁闭室,两手吊起来铐在窗上二十三天,因为不配合邪恶,头被打的流血,最后邪恶没招了把她放下来并威胁说:回去后不准告知其他人。

招远法轮功学员杨文杰,被非法劳教二年后没有放弃修炼,返回当地又关了八个月,其间老父亲病故也不让回家,然后又送去女二所关押一年多,又送回当地关押了二个多月。

四大队的大队长王慧英,一副假善人的面孔,有不转化的学员,她就天天陪着,拉着手,“好言”相劝,搂着学员哭,邪恶的说:“你怕转化了下地狱,我不怕,我替你下。”对坚定修炼的法轮功学员软的不行就来硬的,天天轮流熬夜,不让上厕所,只要一闭眼,旁边看着的人就摇晃,有时拿小录音机放噪音,放污蔑法轮功的录像带强行洗脑。

这只是淄博市王村镇第二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冰山的一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