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传文化】正言直谏 德政化民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日】龚遂,西汉时期山阳郡南平阳县人,为人忠厚,刚毅有节操,因通晓儒学而做了昌邑王刘贺的郎中令。他见刘贺整日寻欢作乐,不修品德,其手下大多阿谀逢迎,助其为恶,便想联合官员们一起向刘贺进谏。

他对那些官员们说:“大王任性放纵,我等听之任之,使大王迷途难返,这是为臣者最大的失职啊。”那些官员却冷眼对之,有的说:“大王有大王的安排,你危言耸听,就不怕大王先治你的罪吗?”和龚遂友善的人私下劝他说:“天下是刘氏的天下,为王者嬉戏无度,这也许就是他们应有的快乐吧。眼下人人心知肚明,之所以无人进谏,不过怕给自己招祸罢了。”龚遂见无人应和,想到:即使我一人也要对大王说真话,劝谏大王。

第二天,龚遂入见刘贺。此时群臣环绕其身,刘贺正玩着打斗的游戏,兴致正浓。龚遂眉头紧皱,他直上前去,一下跪在刘贺面前,放声便哭,声震厅堂。刘贺一惊,群臣亦面面相觑。

刘贺心中生气,厉声道:“你无故哭号,坏我兴致,你当真不怕死吗?”

龚遂抽泣说:“臣死不足惜,请容臣将话说完。大王亲近小人,不事正业,上坏朝纲,下毁清誉,如此下去,国之将亡了。您不可以不谨慎啊。臣闻‘道德不厚者,不可以使民’,请允许我选择一些通经术有道德的侍从郎官与您共处,平时起居多诵读诗书,熟悉礼仪,应该大有益处。臣不敢言忠,却未忘汉室的天恩,今出言冒犯大王,恳请大王纳谏。”

刘贺冷笑说:“你要陷我于不义,这也是忠臣所为?我暂不杀你,却也不能任你以下犯上。”于是令责打龚遂,有同情龚遂的几位大臣苦苦求情,龚遂才免受酷刑

汉昭帝去世后,因其无子,昌邑王刘贺得以继承皇位。消息传来,王宫中一片欢腾,人人喜不自禁,惟有龚遂听之更加忧虑。他对家人说:“无德者窃居高位,这并不是件好事啊。天子之位尊崇无比,人人注意,似大王无德无能,荒唐放纵,纵是恃势而为,又岂能长久?最后终成祸事。”他的家人听了劝他干脆辞官不做,龚遂却摇头说:“为臣者虽知凶险,又怎能弃大王于不顾?大王身边尽是谄媚之人,有我在或可让大王有所收敛,消解此难。”

龚遂随刘贺入京,他不时苦劝刘贺,常常跪地不起。刘贺十分讨厌他,遂再不准他进见,龚遂便上书言事,仍不罢手。

昌邑王即位二十七天,终因淫乱放纵被废。昌邑群臣被杀死的有二百多人,他们的罪名便是陷王于不道。龚遂因诤谏不止,忠心可嘉,朝廷特许他免于一死。

汉宣帝即位后,过了很长时间,渤海郡及其相邻地区闹饥荒,盗贼四起,太守不能制止,事态已经相当严重。宣帝要选一个能胜任的人,丞相御史推荐说:“前昌邑王郎中令龚遂,德能兼备,可担当此任。”宣帝于是任命龚遂为渤海太守。

当时龚遂已七十多岁,宣帝召见龚遂问他说:“渤海郡一片荒乱,我十分担忧,你准备用什么方法平息那里的盗贼呢?”龚遂回答:“渤海郡地处偏远,没有沾沐圣上的恩德教化,那里的百姓为饥寒所迫,地方官又不知加以救济,您的子民一时暂为不义之事,做了盗贼。我想用安抚的办法。”宣帝听了龚遂的回答很高兴,说:“选贤良之臣前去,本来就是想对他们进行安抚。”特别赐给龚遂黄金,还为他增派了驿车。

龚遂到了渤海郡的地界后,郡府的官吏们听说新上任的太守已到任了,便派兵迎接,而龚遂让他们都回去,只身赴任,并命令所属的县把专管追捕盗贼的官吏都撤除,那些手拿农具的人都是良民,官吏不得对他们问罪,携带兵器的人,才属于盗贼,盗贼于是停止了活动。

渤海郡中还有一些结伙抢劫的人,听到龚遂的命令后,便自动解散,放下了手里的兵器而拿起了锄头等农具。这样偷盗抢劫之事便都平息了,老百姓开始安居乐业。龚遂于是打开粮仓,把粮食借给贫民,还选任了一些好官吏对百姓实施安抚管理。

龚遂发现当地的民俗好追求奢侈的生活,不重视耕种田地。他便以身作则,追求俭朴的生活,鼓励百姓务农,命令农家每人都种一株榆树、一百根茭白、五十棵葱、一畦韭菜,每家养两头母猪、五只鸡。百姓有持刀带剑的,龚遂就劝喻说:“干吗不把剑卖了去买头牛?”经过几年治理,渤海郡内,家家有积蓄,官民都富裕起来,社会安定,百姓也不再打官司,龚遂名声大振。

于是,宣帝招他还朝,当地的百姓们感激龚遂,大家都依依不舍。宣帝因为龚遂年老不能任公卿,于是拜为水衡都尉,把他留在身边,一直都非常信任他。

正是因为龚遂注重品德修养,所以在任何时候能够明辨是非,导人以正,推行德政,使盗变良民,可见德乃人之本,政之根,国之基!人无德不可立于世,如果上至君王大臣,下至黎民百姓,人人重德向善,自束其心,那么必然会出现民富国强、社会繁荣、天下太平的盛世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