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村劳教所恶犯在恶警教唆下迫害法轮功学员王兆华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日】我因普通违法行为被王村劳教所(山东第二劳动教养所)劳教,曾被转到专门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八队,现已解教。回到家后,劳教所里所见所闻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幕一幕使我辗转反思,久久不能平静,作为一个尚存良知的人,现将王村劳教所的恶犯在恶警指使下迫害法轮功学员王兆华的罪行揭露出来。

2007年1月,普教张虎臣、王洪涛、战茂刚先后调到八队开始参与“管理”法轮功人员。1月中旬,张虎臣被八队警察任命为“严管班”班长。在此之前,张虎臣早已打人出名,警察选任班长已经形成了共识,即不会打人者不用。选任班长前须先在“严管班”培训如何迫害法轮功学员,然后被利用任命为班长了。

这三个暴徒联手,为迫害法轮功做准备。他们打人疯狂的程度用同伙的话就是:“张虎臣打人时完全是病态,根本就不敢看。”每次张虎臣先动手,一个人打完了、打累了,其他两人为了显示密切配合再分别打,这种轮番打人有时反复折腾多次。他们打人时完全是丧失理智、没有人性的暴打,首先用掌打脸、用拳打头,后用脚狂踢,甚至用皮带没头没脑的乱抽,恶警副大队长王宝华不但不处理,反而痛斥、威胁被打者。

2007年2月,恶警教导员孙丰俊多次暗示他们,打法轮功学员因为影响太大,“要避开人,不要整出声音”。为此,恶人准备好了胶带,开始了对法轮功学员王兆华的疯狂迫害。

王兆华是潍坊临朐县人,因拒不“转化”,多次被恶警恶犯侮辱、诽谤、打骂过。2月份被关入严管班后,三个暴徒对王兆华进行集中轮番无人性的暴打,几乎是两三天就打一次,每一次轮番暴打几个小时。下面所记录的只不过是打人经历的片段:

2月1日夜里,三恶犯开始联合轮番对王兆华大打出手;

2月5日傍晚,王洪涛再次对王兆华疯狂殴打,王说了一句“别打了,我和你父亲差不多年龄”,而激恼了王洪涛,把王兆华打翻在地,用脚先踩住胸部后又猛踩住头部并用拳头猛打脸打头,然后用脚一阵狂踢头部及上身,打得王兆华疼痛难忍很长时间起不来;

2月15日、19日(新年初二)、21日(新年初四)、25日、28日,三个歹徒又共同暴打了王兆华。他们打人大部份时间是在夜里10点到2点,为了防止王兆华喊叫,他们用胶带封住他的嘴,他们扒光他的上衣,用毛巾沾上水抽他裸露的上身,用竹片子放在手指间攥住手指然后转动竹片,致使王兆华手指疼痛难忍肿胀多天。

他们也学着警察的做法打开门窗利用寒风冷冻裸着上身的王兆华。由于他们打人首先打脸,致使王兆华的脸部始终是黑肿着不见消肿,间有被打破的口子流着血迹。由于他们打人已经成日常习惯,致使王兆华的身上始终是有抽打不迭的被踢的痕迹。他们恶意打人后,往往又恶人串通先告状,告状后恶警孙丰俊反而训斥王兆华一顿,把他用手铐高吊起来,一吊一天甚至几天。

2月28日夜里,在他们轮番拳打脚踢中,由于王兆华身小瘦弱,身体顶不住这种无人性的强力暴打,被三个歹徒打得满屋翻滚、碰撞在墙上或床上,再加上暴打的时间长,惊动了在隔壁值班的恶警大队长刘其超,刘赶到现场假惺惺的制止暴打行为,这时暴徒王洪涛气焰未消火气未尽,不但未停止迫害,在刘其超面前,又对着王兆华的左眼猛打一拳,致使王兆华的左眼立即肿胀起来,十几天无法看东西,左眼周围形成大面积的黑圈肿胀,被他们恶意的羞辱为“熊猫眼”。

王兆华左眼严重受伤,恶警们假装不知道而掩盖躲避着,打人歹徒同恶警串通一气,不仅不给王兆华看伤,更为了掩人耳目不让其他法轮功学员了解真相,反而又进一步加重迫害,不再让王兆华出“严管班”门,楼道里有人时不让打水不让上厕所,致使王兆华打水上厕所始终是受到严格限制的,就是打饭也不能出门而由别人代其带回。

恶警把王兆华的休息权剥夺了,决定每天晚上10点半到2点的休息时间由暴徒们自由掌握,王兆华往往被暴打后,甚至到凌晨2点才能爬上二层床休息,但是起床时间是4点30分。

3月2日又暴打了王兆华,因为他们打人后总是以胜利的勇敢者自居,把打人的狂妄表现、具体打人情节、恶警的暧昧态度及恶警的诱导暗示四处张扬,致使法轮功人学员找警察处理,有一些法轮功学员直接找到大队长郑万新,恶头郑万新不得不表示表示谁再打人一定严肃处理。

3月28日,恶警任命战茂刚为“严管班”班长,上任三天,战茂刚就伙同张虎臣两次暴打了王兆华。特别是3月30日这天早晨,他们在暴打中,战茂刚打破了王兆华的额头,被法轮功学员找到队部,恶警张玉华到打人现场,看到王兆华额头流着血,竟笑着说道“小心你的额头再起大包”,说完就走了。张玉华走后,恶徒继续打王兆华直到出工。出工时王兆华被张虎臣挟持到工作车间,张虎臣就还在自己解教之前的半小时,又在工作车间打了王兆华一顿。

2月、3月,三个打人暴徒,还有一个主要帮凶是刘俊龙,他们每次打人时为防止恶行曝光,刘俊龙总是用身子挡着门玻璃,以挡住走廊其他学员的视线,有时自己也狗仗人势狐假虎威的对王兆华打几拳踢几脚。

4月,暴徒战茂刚又伙同帮凶徐光、孟宪国多次暴打王兆华。

特别是4月28日早晨,因为王兆华拒绝“面壁”迫害,他们三人分别暴打王兆华时,走廊值班犯人蒋华也趁机到“严管班”对王兆华打几拳。这些打人暴行被其他法轮功学员在走廊里看到后,找到恶魔大队长郑万新,郑万新赶到“严管班”打人现场对着王兆华说:“看来你小子就是欠揍!”然后退回到走廊顺便问了一句:“谁动手来?”战茂刚非常理直气壮的回答:“我动手来!”郑万新柔和的低声说:“你不能动手啊。”说完就走了。郑走后,战茂刚继续又暴打王兆华。

5月13日,因王兆华不配合邪恶对打扫卫生的安排,被战茂刚、徐光、孟宪国又分别打了一顿后,王兆华坚持不配合,后又拒绝劳动迫害,被送到值班警察教导员孙丰俊处,孙丰俊下令把王兆华用手铐高吊起来,一直吊了一天一夜。徐光告诉其他人说,高吊不一会王兆华的手就全紫了。

迫害还在继续,然而目前的迫害的突出特点是:在前台疯狂表演的大部份是恶警豢养的犯人打手,恶警大部份是躲在幕后阴暗的角落里指挥操纵打手们愚狂的表演,恶警时不时得露出半张狰狞假笑的脸,高唱着宽松、和谐的滥调,继续在幕后干着见不着人的迫害勾当。

相关恶徒恶警:

张虎臣,黑龙江省鹤岗市人,现在山东省牟平市。
王洪涛,吉林省吉林市郊人,现在山东省泰安市。
战茂刚,黑龙江省七台河市茄子河区红伟镇人,在山东青岛市崂山区因寻衅滋事被抓后被劳教。有关电话:0464-8878518;13156250551。
刘俊龙,河北省邯郸市郊人,在山东省青岛市开发区因预谋抢劫被抓后被劳教。现已回原址。
徐光,黑龙江省汤原县永发乡种畜场人,在山东省济南市因盗窃被抓后被劳教。电话:0454-7375767。
孟宪国,吉林省敦化市翰章乡人,在山东省青岛市四方区因寻衅滋事被抓后被劳教。电话:0433-6532372。

王村劳教所八大队办公电话:0533-6680420
七大队办公电话:0533-6680427
管理科办公电话:0533-6689514
纪委监督办公电话:0533-66895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