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样发出第一张真相资料的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一日】二零零零年我搬家后,逐渐认识了部份同修。我从真相资料上看到了恶党迫害死了十八个大法弟子(只限于民间渠道核实),他们在被非法关押期间遭受酷刑折磨,我难过的哭了。我与被迫害同修之间的缘份促使我必须走出来揭露恶党对大法、对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将它们的罪行曝光,救度唤醒那些受谎言毒害的世人。当时我就是以这种心情走出第一步的。

有一天晚上我和老头子在街上散步,当时我带了一张传单准备发出去,因心不闲,散步显的不自然,引起老头子几次扭头奇怪的看我:怎么啦?我当时心跳的特别快,就象要蹦出来似的,结果散完步也没发出一张传单。我回家后找自自己,悟到是怕心在捉弄我,决定明天再上街发传单去。

第二天,我一人上街转了两条街,虽心速仍然快,但还是鼓起勇气发了。说来也奇,心跳马上正常,明显的感到师父在另外空间将我的怕心去掉了一部份。在以后我逐渐增加至两张、四张、几十张。后来也敢和同修白天挂条幅、贴标语、发传单了。我想告诉同修的是:只要我们有这颗救人的心、正念正行,勇于走出第一步,怕心就会越来越少,因为“修在自己,功在师父”。

有一次,我与同修一起在街上发传单,当我们看到前面有车筐正好可以放传单时,偏偏对面走来一个人,他的眼睛好象盯着车筐。我们边走边发正念:清除这人身后的一切邪恶因素,请师尊加持,令他的头转向。当我们快走近车筐时这人的头真的偏向了另一边,于是我们顺利的将传单放進了车筐。这件事对我们发正念鼓励很大,真正体验到了发正念的强大威力。

还有一次,我们去某地发真相资料被恶人举报,警车很快追上我们,要检查包里有无资料,还要带我们去派出所登记。我们边发正念边劝善,同时脑子里始终记住师父讲的法,我们拒绝直接回答他们的盘问,始终保持正念,请师父加持我们。僵持半小时左右,警察终于说:这次算了,下次再来非……我们又一次体会到了只要我们尽量走正,师父什么都能为我们做的法理。

我文化低,在悟法理上不如其他同修,有不正的地方请慈悲指正。让我们都提起笔来,互相交流,共同提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