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冲破怕心桎梏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三十一日】得法前,我身体很差,肠胃不好,吃不下饭,四肢酸疼,一节课都站不下来,走路都感觉到困难,头疼头昏,不能入睡是家常便饭,医药无效,我的体质非常虚弱。那时我经常想出家修行,解脱疼痛。后来是慈悲伟大的李洪志师父救了我。

获得新生

一九九六年春,一位同修给了我一本《法轮功》修订本,我好奇的翻了一下,接着一口气读完,心里感到舒畅了许多。紧接着就又吐又拉,但不怎么难受,两天以后全好了。后来同修又给了我一本《转法轮》。我一读《转法轮》就打瞌睡,而且睡的很香,我感到奇怪,过去总是失眠,怎么一读《转法轮》就老睡觉?那时我对“净化身体”还不理解。实际上师父在《转法轮》的“论语”里一开头就告诉我们:““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大法的神奇和超常在我身体的变化中体现的非常明显。从此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不久的一天,我回到家里看到衣柜上边有法轮在旋转,还有“真、善、忍”三个大字。开始我想可能是幻觉,可我看的清清楚楚,不是幻觉。我悟道是慈悲的师父在点化我,加强我修炼的信心。经过多次净化,我觉的自己象换个身体一样,干什么都一身轻。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黑云压城

一九九九年七月下旬,我和本市同修一起去省政府上访,证实大法,被恶警非法抓回关押七天,勒索两百五十元。从此邪恶对我开始了全面的迫害。市政法委、“六一零”、教育局、学校、街道、派出所等等的恶人、恶警、恶官们经常到单位、家里骚扰。这期间两次非法抄家。

二零零零年十月份邪恶把我抓到看守所并恐吓家人及亲朋好友不让与我接触。上级和本单位的恶人们层层轮流对我跟踪、监视,连去厕所都有人跟踪,那真是“处处都是魔”。我生性胆小,在那些恐怖的日子里,我总是低着头走路,不敢抬头向前看一看,甚至读《转法轮》时我都是头蒙在被子里,用手电筒照着在被窝里读,总感到处处有眼盯着我。从那时起我也没有了节假日和星期天,不论放假几天,都要把我胁迫到洗脑班進行迫害。每逢星期天各“领导”轮流要我参加“政治学习”(洗脑),有时我正在上班,恶官们随便把我叫去看污蔑大法的电视,并多次举行批判会攻击污蔑大法,真是邪恶至极。

在二零零二年的一次洗脑班上,我被迫害的牙疼的不能吃饭,脸和脖子都肿了,张不开嘴,恶官们就是不让我请假,洗脑班结束时我的身体几乎垮了,本单位又配合江鬼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邪恶政策,勒索我五百元并非法扣掉我应得的奖金。在恐怖的笼罩下,我陷在怕心的深渊不能自拔,总有一种“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感觉。

走出重重难关

无论邪恶如何迫害,无论我的怕心多么严重,但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没有变。由于我的大法书被邪恶抄走,我从同修那里找来了《转法轮》,同修又冒着危险送来了师父的新经文,我如饥似渴的读着,心里越来越亮堂。师父说:“修炼者坚定的正念超越一切人的认识,超越一切人心,是常人永远都无法理解的,同时也无法被常人改变,因为人是改变不了觉者的。”(《强制改变不了人心》)师父在《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这篇经文中告诉我们:“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为什么在承受迫害时怕邪恶之徒呢?关键是有执著心,否则就不要消极承受,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恶党十六大期间,本市政法委书记兼“六一零”头目在洗脑班上疯狂的骂大法,骂师父,并强迫被劫持到洗脑班里的大法学员随他一起骂。我们大法弟子据理力争,向他讲真相说:“大法是最正的,师父是清白的,你这样胡说乱骂是在犯罪,要遭报应的。”

他歇斯底里的说:“我不怕遭报应,看谁敢报应我。我母亲生前信主,让她给我托个梦就办不到,我不信这些。”师父在二零零一年六月就警告过迫害者:“如其不悟,真正的灾祸就将开始。目前所有对大法犯过罪的恶人,在对大法弟子所谓的邪恶考验中没有利用价值了的已经开始遭恶报”(《大法坚不可摧》)。一个月后,此恶人患肝癌死于本市人民医院。

二零零三年暑假开始,市里又办洗脑班对大法弟子進行迫害,直到十月份才结束,时间长达三个多月。这期间,我想起师父的教诲:“大法弟子不能证实法就不是大法弟子。”(《评“大法的威严”》)我要把洗脑班变成向各级领导及迫害大法的恶人讲清真相的场所,遵照师父所说:“全面讲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恶,救度众生,坚定的维护法”(《大法坚不可摧》)。于是我横下一条心,再也不怕邪恶了。于是我向各级领导及参与迫害大法的恶人写了“洪法公开信”,以自己身体的变化,心性的提高证实大法的神奇和超常,证实师父要我们做的是最正的事,对人类、民族、社会、国家有百利而无一害。告诉他们任何阶层都可以修,师父都度,不要错过这万古不遇的机缘。他们看了信后,开洗脑课的恶人不那么恶了,据说市长也看了公开信,说:“象这样叫他们炼去吧!”我真诚希望他们能够向善,能够得救。

二零零四年“五一”前,邪恶组织洗脑班,用凶狠的手段迫害大法弟子,并且想把我作为精神病人進行迫害。我市大法弟子坚决抵制,都不去洗脑班。市“六一零”头目和本单位工会主席把我强拉上车。一路上我一直发正念铲除邪恶,到目地地下车时,“六一零”头目突然脚扭伤了,当时坐在地上站不起来了。那位工会主席恶声恶气的说:“这里住着多得劲,叫我住这我都高兴。”我一看就我一个人,我坚决不呆在那里。邪恶的计划没有得逞。三天后,工会主席检查出患了皮肤癌,至今还不能走路,整日坐在轮椅里不敢见一点阳光。这一切见证了大法弟子正念的威力和善恶有报的天理。

讲清真相,正念救度众生

在这风风雨雨的几年中,师父一直在看护着我们,指引着我们。师父说:“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也三言两语》)我遵照师父教诲做好三件事,多学法,发正念,用善心讲清真相救度众生。

我向患病的工会主席讲大法的美好,师父的慈悲,邪恶的造假等等,并送给她护身符。我希望她能得救,她都欣然接受了。我向亲朋好友,本单位工、青妇干部及同事们讲清真相劝“三退”再也没有那么多怕心了。是大法给了我力量和智慧。

今年国殇日七天长假之前,单位领导又配合邪恶“六一零”叫我值班,我拒绝了。我说:“这是我应该享受的假期,你们这样做是侵犯人权。”校长书记说:“假期你不要出去到处走”。我说:“为什么?我没作过任何坏事,为什么限制我的人身自由?你们不要再听共产邪党的造假宣传,共产党内部贪污,吃,喝,嫖,赌,你们没听到吗?赶快退党吧,天要灭中共,退党保平安。”最后校长说了一句苍白无力的话:“你走吧!”真的是:“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

感谢师父对我的慈悲苦度,感谢大法给我的智慧和勇气。面对等待我们救度的无量众生,时间紧迫,深感任重道远,不敢有丝毫懈怠。遵照大法的要求,事事向内找,修去障碍我们助师正法的一切执著,在救度众生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