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著于夫妻之情的教训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一日】我因为执著于夫妻之情,被牵动了很久才醒悟。怀着愧疚写出来,希望其他同修引以为戒,少走弯路。

我和先生是在大法修炼中相识的,结婚时两人都已经修炼多年。当时我还很庆幸既符合了常人状态,又可以在修炼上和证实法的事情中互相切磋和帮助。至于生活方面,我想差不多就行了,反正一个修炼人,只要他好好修,不好的地方会变好。当时对这些念头背后的执著认为不是什么大问题,反正结婚也是常人中的事情。比如先生话少,不太会说让人觉的贴心的话。我当时想慢慢他会更能理解别人(理解我)。可是修炼是严肃的,放任任何执著都可能被邪恶钻空子,而我这一拖就是将近三年。

婚后的生活两人自己过的时候很简单。后来有了孩子以后,要面对一些从来没遇到过的事情。家里老老少少的,要考虑的事情多了。先生话不多,我总觉的他说话不体贴,跟他发脾气抱怨也无效。说多了他就说一句,都向内找吧,可是也不见他找到什么。我怨气多起来了,却认为这是他的问题,也知道自己执著,但是认为不是关键,继续放任。

再后来先生因为到外地工作,开始还经常互相打电话说说话,渐渐的只有我打去,他不打来了,我要是工作忙没赶上在他合适的时间打电话过去,好几天也说不上一句话。问他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他说每次打电话总是那么几句话,没什么意思老说。我开始赌气,也不给他打,结果后来有一阵子连续好几个星期才说上几分钟的话,还是因为付帐单的事情。我态度很恶劣的时候他就说要多学法,要向内找啊,但是我认为是他不对,因此对他说这些话更难接受。

师父在《境界》一文中写道:“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我学法心静不下来,也知道自己有这些怨气够不上善者,现在时间这么宝贵,花精力在这些事上心烦意乱很不应该,可是因为我一味的向外找,甚至给自己找借口说,师父都说了,“在中国古代包括全世界,西方社会也是这样,男人他知道如何去对待自己的妻子,体贴爱护自己的妻子,那妻子又知道体贴丈夫,阴阳就是这样并存的。”(《美国法会讲法》〈纽约座谈会讲法〉)我认为只要他多体贴一些,哪怕多说些好话,多关心关心,就好办了,这么简单的事情,常人都知道该怎么做,他怎么才能明白呢?我心态稍好的时候就想大概是他性格上的原因造成的,做妻子的也应该关心丈夫,就找了常人写的关于夫妻相处的文章给他看,他说没空,不看。

心态不好的时候,什么乱七八糟的念头都冒出来,一会儿我觉的他根本就不想和我过日子,越想越气;一会儿说放下了,不和他一般见识,就当没他这个人;一会儿又想是上辈子欠他了吧;过一阵子又委屈了,他怎么这样待我。后来有个念头出来:想这人从来不真心待我,平常对我并不差也是因为他对谁都那样,并不是特别对我好。这个念头出来,我很尴尬,因为这个东西清清楚楚就是叫作情,就是那么自私的,恰恰是要放下的。可是这颗心还是没有转过来,还想着只要他再好一点就没有矛盾了,他为什么就不能再好一点呢,反正在常人中修炼还是要有点情的。因为还想着常人的生活,心思陷在常人中,从常人的层次找办法,向外找,越找越委屈,一点用也没有,反而又被常人的心思干扰,好象被种物质牵着,拽着,拖着,学法要静下心都很费劲。

有一次,我又在一边抱怨,一边想让他开窍。先生又一次岔开话题问我,最近学法好吗?我意识到问题的严重,一直只把这事当成个麻烦,没有真正和自己学法修炼联系起来,而且我这种心态确实影响学法。因此嘴硬的说了他一顿之后,我下决心不管他了,先学法再说。

静心学了两讲《转法轮》之后,我确认了,这状态这么长时间了,就是我的一关,怎么办呢?

又过了一天,读书时心里突然出这么一念:就是想要情又得不到,不就是要让我提高吗?是我的修炼路上的事啊,老怨他干什么。自己该怎么办,放下吧,还有什么好说的?唉。

长时间不平的心一下子平了。在这明白的瞬间,我看到刚刚看过的那一行字一闪而过好象沥血一般。我心一酸,泪流了出来。不知道因为我这个执著,师父费了多少心血,这代价太大了。快三年了,我这颗心才真正扭转过来。这期间我因为执迷不悟、执著被放大所耗费的精力,浪费的时间,由此带来的看的见看不见的损失,不知如何估量。心里再后悔现在也没办法。情这种东西不是我生命中原有的,我来的地方没有这个东西,我要它干什么。以前说起来好象挺明白的,真碰到时却拖这么久还不放。真是不争气,对不起师父啊。

第二天,很久没打电话来的先生打电话来,说了一会儿他的近况,还问了问我的情况。我知道,其实我真正失去的只是不好的执著。

这事过去几天后,再去看师父在美国讲法中那段讲法:

“在中国古代包括全世界,西方社会也是这样,男人他知道如何去对待自己的妻子,体贴爱护自己的妻子,那妻子又知道体贴丈夫,阴阳就是这样并存的。” (《法轮佛法(在美国讲法)》)

我突然明白了,其实古人那种夫妻之间的关系是在社会道德普遍还好的情况下的状态,那种阴阳并存的形式和状态不是现代人被私心冲昏了头以后的人片面强调自己的感情和感受时所能求来的。“古人诚而善 心静福寿齐”(《洪吟》〈放下执著〉)人达到那个境界,才会有那个状态吧。而作为修炼人,要的不是人间的幸福,而是提高心性。法中讲的不是去要求别人的,在家庭中可以把情看淡,表现出来却是更体贴对方。

后来又有几次小的反复,当那种委屈的感觉上来时,我一下子意识到又是那个情来了,是要去掉的,就没有被牵动太多。我知道要一下子去掉这个情还不容易,可是因为心扭转过来了,再一步一步去,就不那么难了。

个人所悟有限,有不当之处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