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迷失中醒来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二日】我是一个十六岁的大法小弟子。在这儿想谈谈我得法的经历,想给和我有一样处境的大法小弟子提个醒,不要和我走一样的弯路。

一、种下“真善忍”的种子

在我五岁的时候,奶奶就开始带着我学法炼功了,那时候虽然小,但很懂事,也很认真,六岁就可以通读《转法轮》了,心中播下了“真善忍”的种子。

九九年一月,奶奶带我参加了小弟子学习班,还记得在寒风中炼功的身影,心中却是无尽的温暖。那似乎是永恒幸福的记忆。现在想起,那时候真的是很可喜的。

二、灰暗的日子

接下来的记忆就象断了线,支离破碎。只知道一夜之间大法被当权者“否定”了,每个人诚惶诚恐。那时的我懵懂的望着这一切,被抑制的无法思考,索性听父母的话(父母是常人),随波逐流了。

放弃大法的日子是灰暗的。十二岁的我内心就开始有了一道道的伤痕。因为自私,朋友很少,孤独无助。开始看爱情小说,听流行歌曲,看偶像剧,终日活在自己幻想的世界里。和同龄人一样,追求所谓的“爱情”,我虽然不表露出来,但我的疯狂并不比别人弱。就这样浑浑噩噩过了三年。

三、开启心灵的钥匙

零四年一月,在奶奶家,我看了真相光碟,自焚伪案的揭露触动了我的心灵,梅花诗的预言让我震撼。当时我因为沉迷于情,成绩一落千丈。爷爷奶奶把《转法轮》带给我,让我读读看。我从新翻开了这我远离了五年的书,读过一遍后,心中那无数的锁被打开了。我很清楚的知道,大法是正法,他不是像电视上宣传的那样。同时,我明白,我再也放不下这部法了。他真正教人做好人,做一个比模范人物更好的人。

从那时候起,我开始了不间断的学法。可那时我还是属于“中士”,仅仅把大法当成一种普通的信仰,也不了解当前要干的事情。

不久,我开始向奶奶要师父的近期讲法。我如饥似渴的将师父早期至近期的讲法读完了,读每一篇都是泪流满面,体悟到那洪大的慈悲,感动的说不出话。我喃喃的说:“我要回家,不要再过那糜烂的日子。”

那时的我十四岁,正处在情窦初开的年龄,正疯狂的迷恋着一个男生,甚至向他表白。读过师父的讲法,才知道那是多么变异的行为,“迷恋”本身就是变异的观念。我向奶奶倾诉,把执著暴露出来,坚决去掉它。

我还悟到一点,我喜欢听的流行音乐是带有很大魔性的,那些缠绵的情歌,就是三界内的烂鬼情魔,勾起人的情欲。所以,我决心把听流行乐这个习惯改掉。开始听古典乐,渐渐就开始听大法的音乐,发现那才是正统的音乐,是真正纯净的音乐。

就这样,我扫清了阻碍我得法的第一个障碍。正如师父所说的:“你放下了执著心,你的层次也上来了,你定力也加深了。”(《转法轮》第九讲)我的心比较空了,不再受情魔的纠缠。

四、成长

每天的学法,都能看到师父为我讲诉的当天应该去的执著,每天一个小小的关,针对我不同的心。这时的我修得很快,大步流星地向前走,每天的感觉就是不断的飞跃。当时还不懂的发正念,对讲真相还不重视。那也许是我个人修炼时期吧,还没有“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的使命感。就这样过了一段时日。

一天晚上我做了个梦。一个阿姨来到了我班上给全班的同学讲真相,大家都惊的目瞪口呆。阿姨来到我的座位前,把一袋真相资料交给我,让我把它带到图书馆去。醒来后,我悟到这是师父在点化我该讲真相了。

记得第一次向身边的朋友讲真相时,我浑身发抖,紧张极了,效果并不是太好,但毕竟是我的第一步。

后来有一天,我在宿舍给同学家真相,却被她们攻击,话说的很难听,我的心里也很不好受,但还是忍耐着,回家发了正念。第二周去学校的时候,有一个同学对我说,她明白了真相,她也想和我一起学大法。我真的很感动。

二零零四年的暑假,供给奶奶真相资料的同修回老家了,奶奶断了资料的来源。几乎在同时,我的邮箱收到了真相邮件,上边有“自由门”的软件。也是从那时候起,我真正融入了证实法修炼,读了同修的文章,才明白自己错过了很多,要跟上正法進程。

五、考验

我渴望得法的心,不是旧势力能阻碍得了的。通过学法,我逐渐明白了大法弟子目前要干的三件事。

接下来的考验就不象前期那样简单了,一环扣一环,错综复杂。我的一思一念、一举一动都变的至关重要。我明明白白感觉到,师父一直在管我,我的一念差了,就会带来不同的后果。

接下来有着两场大的考验,今天借这个机会写下来。

终于结束了令人头痛的中考那一天,我开开心心的回到家,却见到家中一片混乱。爸爸妈妈和爷爷奶奶吵了起来,妈妈把我枕头旁的大法书拿出来,一阵恶毒的攻击。看似是我不注意保管大法书籍被他们发现,却预示着一场大考验的来临。

我虽然没有经历过残酷的六一零洗脑班,但当时的感觉就象在那里一样,父母不断威胁我,说了几个大法弟子被无辜抓起迫害的事,表示他们很关心我,不想看我也被这样抓起来。我的心有些摇摆,但还是默默发着正念,要自己坚定。我知道他们的严厉威胁是邪恶控制了他们的嘴,我下定决心不听他们的,两天以后就过去了。

可是,父母看硬的不行就施软的。一天回到家,我看到一封妈妈写的“情意绵绵”的信,句句是情,声声是泪,又一次表明他们是为我好,非常关心我,旁敲侧击的要我放弃大法。我读了居然哭了,那情在心里翻腾,很苦。我开始学法,学到“自心生魔”一节:“看见过世亲人干扰,哭哭啼啼,叫你做这个事、那个事,什么事都出现。你能不动这个心?你就溺爱你这孩子,你爱你的父母。你的父母已经去世了,它告诉你干什么……都是那种不能干的事情,你干了就坏了,炼功人就这样难。”我心里平静了下来,觉的我应该有自己的判断力,这也是讲真相的机会。于是写了一封回信,表明大法是好的,我没有错,我要坚持自己的信仰。妈妈看了。我发着强大的正念,不让她反驳,于是事情就渐渐平息了。但我明白,真相讲的不够彻底。

一年后,也就是今年的五月底,一场更疯狂的考验降临。我有写日记的习惯,日记写的很详细,也要花很多的时间去干这件事,却乐此不疲。这又是一个执著。终于成为这场考验的导火线。

那一阵的时间把握的不够好,我无法很好的把学法与学习的时间安排好,对于学习也很敷衍,常常丢三落四,对学的课程也很消极,这已经是走了极端了。师父也一再点化我不能走极端,可我总没有意识到,于是学习成绩呈直线下滑,我还以为是要去我的名利心呢。就这样一拖再拖,漏洞越来越大。致使后来的期中考,我考了班上倒数,从来没有过的成绩,我从小的成绩都处于中上水平,再差也不会沦落到这种地步。

我不愿父母去参加家长会,害怕他们知道我的成绩。可我担心的还是来了,我这个怕心引来了新的麻烦。父母偷看了我的日记,了解到我花在学法上的时间很多,还利用睡觉的时间来炼功。恶毒的攻击再次开始,甚至开始监视我。妈妈激动的说是爷爷奶奶带坏了我,要我和他们断绝关系。我没有作声,知道这是考验,心中想着我要坚定。可是却泪如雨下,在黑夜中显得那样无助,什么也看不清楚。一天,妈妈吵的厉害,还撕下大法书里的师父法像。当时我的心真的很痛。他们通过我的日记还了解到我讲真相、劝三退的事,就说我参与政治,话说的很难听。

我正常的修炼环境失去了,他们不再让我和爷爷奶奶接触,我炼功时间也没有了保证,学法也静不下来。我切切实实感到,我在掉层次了。

我甚至惧怕回家,害怕听到父母的讽刺,就找理由在校晚自习。一天我在听法时悟到,这样逃避不是个办法,要正视邪恶,坚定正念。当时家中的环境很邪恶,压力大的不行。我和奶奶商量后,决定一起发正念。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渐渐家中没有那么邪了。在持续发正念的同时,我开始向内找,意识到自己走极端了,下决心要改。于是学着合理安排时间,踏踏实实的学习,成绩就逐步赶上来了。

这件事虽然告一段落了,但我还留有很深的遗憾。我的怕心还没有去干净,并没有真正放下情,很好的给父母讲清真相。我也开始建立家庭资料点了,在这逐渐的成熟中,我能做到的。

这篇心得写了一周,其间的干扰很大,也来来回回修改了很多回。我知道自己做的并不够好,但我不能因为自己做的不好就放弃。写出心得来,不要流于形式,把自己的执著暴露出来,纯净自己。要打破自己变异的观念,去除执著,在今后修炼的道路上少走弯路,跟上正法進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