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弟子在学校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八日】我是中国大陆湖北大法小弟子。我曾经是一个多灾多难的孩子,不满两岁就得了黄疸肝炎;到了三岁那年,我和邻居家的小女孩一起掉到水塘里差点淹死;好不容易我懂了点事,刚满四岁的我又得了阑尾炎,差点送掉了小命。那个时候,爸爸妈妈整天为了我提心吊胆的过日子。

一九九六年九月我和妈妈喜得大法,那时候我才六岁,妈妈炼功后,我和妈妈一起去炼功点,听他们读法,看他们炼功,虽然那时候我不懂修炼的事情,但我仍然相信大法的美好。因为妈妈炼功二星期后,我和妈妈全身的病都不翼而飞,真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七二零之后,妈妈向世人讲清真相,证实法,被警察强行抓捕,我向警察要人,要他们还我妈妈,最后妈妈正念闯出后流落在外,我就只身一人在家念书,由于以后的学习越来越紧,我也很少学法了,再加上学习不认真,导致中考考的很差。

二零零四年我就读普通高中,由于学习的紧张也没有妈妈陪伴,我就很少学法,结果成绩越来越差。妈妈为了我能跟上正法進程,毅然放弃了挣钱的机会,回来跟我一起学法炼功,讲真相,劝三退。

二零零五年秋季,我认识到了证实法的重要性,再加上同学们经常议论他们在网上收到的真相资料的事情,我就决定在学校发一次真相资料。经过我和妈妈的商量,妈妈就到同修家里拿来了许多真相资料,我和妈妈用自封袋分了三四十份。第二天早晨,我很早就带着这些真相资料去了学校,一路上边走边发正念,并请师父加持,到了学校之后只有几个人在跑步。我很顺利的把这些真相资料发到了每个班级。早自习铃声一响,全班同学象得到了宝贝似的,他抢过来,我抢过去,场面好不热闹。我也乘机给他们讲真相,他们都听的认真,其中有两个当场提出要退团,退队。这给我极大的鼓舞。又过了一天,我又拿了十几份各种各样的小册子给他们看,这期间很多人都明白了真相。由于在班级轰动很大,此事就惊动了班主任,班主任就找我谈话,我就一刻不停的发正念,坚定否定旧势力,后来班主任与我随便谈了一些无关紧要的话叫我回班了,此事也就这样过去了。

上高三的时候我被分一个最差的班,后来一想,既然来到这个班必有其原因,经过我观察,果然这个班有血旗,我天天对着血旗发正念叫它掉下来,因为它被贴的很高,我就找机会想把它除掉,终于有一天下晚自习同学们都走的很快,不一会儿全走光了。我把教室灯关上,用桌子搭台把血旗拽了下来。我走出校门的时候,学校的保安紧盯着我,我就正念铲除控制他们的一切黑手烂鬼。回家后把血旗烧了,烧的时候,血旗发出一阵臭味,我想这一定是邪灵腐烂的气息。

二零零六年六月十五日师父在费城发表了新经文《济世》:“讲清真相驱烂鬼 广传九评邪党退 正念救度世中人 不信良知唤不回”。我认识到广传《九评》的重要性,就和妈妈在节假日散发《九评》讲真相。

在大法的陪伴下,在师父的呵护下,我们一起走到了今天,虽然我们做的不是很好,但是我们见证了大法的伟大。我的成绩成指数上升,由進校的七百多名,到现在全校前五十名,我们的班级也变成了最好的班级,这一切也无时不在见证大法的伟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