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四日】我是一个没有文化、又体弱多病的人,对人生存在的意义、价值、目地愚昧无知,混世度日、虚度时光几十年。在这佛光普照之时,我终于找到了归真之路,修炼法轮大法。在修炼的过程中,解开了思想上的很多迷惑的问题,摆脱了几十年疾病缠身的痛苦。

回顾自己修炼以前的身体感到不寒而栗,几十年的慢性消化不良导致的身体虚弱,已到了弱不禁风的程度。天气凉一点就得感冒,一年四季,有三个季节的时间头上戴着帽子,身上穿很多的衣服,很不方便,和别人相比自愧不如。因消化不良吃饭很少,长期腹部涨气,由于肠胃蠕动慢气排不出去,特别时阴雨天气腹部反应更强烈,面色无光泽,发黄。时常有人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就问我有什么病,有些出于关心的好人总是对我说,你可得好好得保养身体呀,也有的人与我开玩笑说,你小心点别让大风给你刮倒了。有时我确实是感到力不从心,时常出现自己感到站不稳。甚至有人议论我说,这个人的脸色蒙上纸哭都行。当我听到别人说我这些话的时候,真是苦不堪言,有一种无地自容的感觉,由人格的自尊变得自卑。不愿意与别人接近,更不愿意到人群中去。

为了生存,为了减轻痛苦,到处寻医问药。吃了很多各种健胃的药,都没能减轻疾病给我带来的痛苦。我的身体给家庭也带来负担,父母亲为我的身体而忧,婆婆也担心我能不能把两个孩子带大,说心里话我自己也没想到我能活到今天。

我是一九九四年八月三日去哈尔滨参加师父讲法学习班的,共九天的讲课,在听课期间由师父给学员净化身体、我感受到了被净化后的身体,真是无病一身的轻松,那种疲惫不堪的状态全都不存在了。我可是带着一个极度虚弱的身体、不能维持正常的工作的情况下去听课的,九天的课听完之后,身体上的什么病态都没有了,就象变了一个人一样。这就是正法的威力,可以纠正一切不正确的状态。我也明白了“真、善、忍”的法理是无私的,无论任何人,只要你想学,能够认识这个法,同化这个法,你就会在身体和思想上都有不同程度的神奇变化。我真心的呼唤众朋友们能够得法,在法轮大法中受益。

我学法两个多月的时间,就能够坚持工作,一干就是六年,风雨不误,冬天都不用戴帽子,也不感冒。每天坚持上班。我也是四口之家,回家还得做饭,早晚抓时间学法炼功,每天的时间安排得很紧,但不觉的累,精力十分充沛。这可不是精神作用,到现在已是十三年了,一直学法炼功,一片药都不用吃,身体越来越好。能够为家里承担很多家务事,带着孙女买菜做饭,这是师父给我了一个新的生命,我才能够做得到的。我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对师父的感激。

一九九七年的十月份,我骑自行车回老家的路上出了车祸,出现了休克,出事的过程我全不知道,是老家的两个人从那里路过,看到我倒在路上,把我叫醒,我醒了觉的自己在做梦,是围观的一位车夫说的,一个骑摩托车的人从后边闯过去把我撞倒的,撞我的人当时就跑了。我想这也是我前世欠下人家的债通过这种形式还了。我心里很平静,没有任何怨言。帮我的人要送我去医院,我当时拒绝了没有去,他们用摩托车把我送回家。我虽然没有害怕,但是到家里我一直没有活动,第二天起来发现左腿不能向前迈步,就随丈夫到医院做了检查。因这一念之差,检查的结果就是胫骨骨折,在医院做了串钉手术,术后我什么药都没用也没有疼,可想而知是师父一直在保护着我。如果这个车祸出在我炼功以前,重者就是没命,轻者就是股骨头坏死造成残废。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江泽民利用手中的权力迫害法轮功,制造自焚,谎言蒙骗群众。有的领导怕失去自己的地位,被指示着迫害法轮功的学员,不明真相的群众不敢与炼功人接触,甚至有的人为了得到一点利益干着迫害法轮功的事。这样的人将来都有被淘汰的危险。为此法轮功的修炼者在迫害中讲真相,免得那些被蒙骗的人走向被淘汰的危险境地。江泽民怕法轮功的人说真话,怕事情真相大白,因为在这场迫害中,每个修炼着深受其害,都是铁证如山的事实,是把他送上断头台的证据,是这段历史的见证。

我为证实大法去北京,被关押了三个月。在看守所里,他们用各种卑鄙的手段迫害炼功人,让六七个刑事犯看着一个炼功人,围着不让我睡觉,连续十几天的夜里都不让睡觉,还得站着,困的不行,就往脸上泼凉水。连续十几天的时间,我就站不住了,一晚上连着跌了三个跟头。他们不考虑我们的生命如何,只是迫害,已失去了做人的本性。天理不容,恶人都会有恶报的。我们呼唤的是良心,让所有的人都明白真相,不要走向被淘汰的绝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