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明慧网受益的体验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六日】当我所在的英文明慧翻译小组的协调人问我是否能为这次小型法会写篇交流稿的时候,我回答说:不。因为我认为自己太健谈,我应该少说一些,多听听其他同修的交流。第二天早上,我意识到我这样的想法是不对的,因为我只是强调了自己有什么样的执著,并怎样去掉它。如果每个人都有个理由不写交流稿,那么我们的小型法会就没有交流稿了。

我最近经历了一些魔难。一些关过得好,一些过得不好,但是这些事情本身和我做的英文明慧网站工作没有直接关系。然而在我看来,我从明慧网站上阅读到的内容帮助我走过那些魔难。因此我决定就通过在网上学习师父的新经文如何帮助我克服一个难关的经历写篇短一些的交流。我认为和大家交流一下我们如何从明慧网受益的体验,能够提醒我们,明慧网对世界各地的大法修炼者所起到的作用。在这一个星期之后,我重新给我的庭院铺草皮的时候,我意识到,即使我的交流稿没有在法会上读,把它写出来也同样能够加深我的理解。这个道理几乎被我遗忘了。也许,这是对我的一种暗示吧,在我看来,这就如同我这片经过整理后的土壤等待着新种子的播种。

师父在《转法轮》第六讲“心一定要正”一节中说:“到一定时期还给你弄的真不真、假不假的,让你感觉这个功存不存在,能不能修,到底能不能修炼上去,有没有佛,真的假的。将来还会给你出现这种情况,给你造成这种错觉,让你感觉到他好象不存在,都是假的,就看你能不能坚定下来。你说你必须坚定不移,这样的心,到那时候你真能坚定不移,你自然能做好,因为你的心性已经提高上去了。”

在六月份最后的一个星期日,我突然意想不到的发现自己处于魔难当中。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形呢?这要从二零零三年我在曼哈顿中城的酷刑展讲真相时的一场对话说起。一位虔诚的基督徒在正在发正念的学员后面走来走去,并愤怒的冲口说出圣经里面的内容。

我用我最大的善心和他交谈。简单说,他认为我们是在基督教预言中提到的邪教中的一员,他想拯救我们。这一经历让我认识到,旧势力的安排是多么的残酷和不公平。许多有宗教信仰的人都在努力做的最好,他们去积极的生活,提升自己的道德修养。然而,他们却被他们所信仰的宗教中不正确的教义误导着,而这导致他们的未来处于危险境地。我感到帮助眼前这个人是刻不容缓的。我对耶稣和基督教的圣经有一定的了解,这使得我能够得心应手的就他的信仰進行交谈。概括说来,我们的交谈進行得很顺利,效果也不错。我让谈话集中在基督教两条基本教义上,一个是:爱你的邻居,如爱你自己;另一个是:你们怎样论断别人、也必怎样被论断。”基本上,我帮助他理解到,如果他向我们发怒,或是判断我们,那么他这样的行为并没有真正的遵循他所信仰宗教的教导。

他体会到我是真正的为他好,并表示不再对我们有不好的想法了。尽管结果是好的,但是我的做法有瑕疵。

我现在是本地炼功点的协调人之一。我决定义务担当协调人的时间并不太长,因为当地学员们忙于各种项目,这一炼功点几乎要被学员放弃掉了。这一炼功点靠近许多知名旅游景点,一辆辆满载的大陆游客从炼功点旁走过。此外,许多从世界其他国家来的游客,包括那些从还没有学员的地区来的游客,也从我们身边走过。我在这里提到这一点,是因为作为大法弟子,我们参与了越来越多不同领域的项目,但是,往往一些最基本的项目有时候却被忽略了。

在六月份的最后一个星期日,一位身材魁梧的人走上前来和我说,“你是否知道唯一真正的救世主是耶稣。”然后他就开始告诉我说,我陷在了邪教里。我问他为什么这样认为,他说,他曾看过电视上播放的有关大法的纪录片。我的心象被重锤敲击着一样。

我感到很沮丧,并夹带着一些愤怒,一个电视节目可造成这么大的破坏力量。这个人还说了许多关于大法的坏话。作为一个西方人,我并不经常亲耳听到这样的话。也许可能有人对大法有不好的想法,但也很少象这样讲出来。我试着用那年我在曼哈顿酷刑展上讲真相的方法,但是丝毫不起作用,我陷入到了一种与人争辩的境地中。

我对我糟糕的行为感到非常的沮丧。反思当时的情形,我运用了同样的错误逻辑,并且,当时的心态也不好。突然间,文章开头引用的师父在《转法轮》中提醒我们的那段讲法此刻映入我的脑中。回想当时,我的脑子里充满了各种疑问,我曾经常质疑自己是否能够修炼,但对师父的坚信没有丝毫的动摇。我的状态在那几个小时中真的是可怕极了。这是一次让我印象深刻的经历。

于是我记起了师父的经文《全面解体三界内一切参与干扰正法的乱神》:“其中那些把持人类几大宗教的所谓神,在我传法的初期为了均等的对待世人能否成为大法弟子,就叫它们离开三界过。有一部份离开了。而有一部份坚持宗教中人不参与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之事为由不离开,也不叫各宗教中的人接触大法,这已经违背了传法中“全面敞开、只见人心”的传法宗旨,违背适应正法中变化了的实际情况。”

想起了师父讲的这段法,帮助我的头脑立刻清醒起来。我悟到,当我在炼功点上感觉到自己的心被重锤敲击的时候,我已经是被另外空间的乱神干扰了。我于是想起了师父在《转法轮》中关于这种魔难的讲法。我冷静下来,开始读《转法轮》。我记的书中讲过有关这类魔难的讲法,但是不记的确切在什么地方。因此,我翻开书上次学法时停止的地方开始读。当我翻过一页书,而那段讲法就在翻过来的这页书上。我不禁暗自笑起来,我总是对师父为帮助我们提高所做的无微不至的安排充满了由衷的敬畏。我还阅读了二零零三年英文版的同样段落,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你说你必须坚定不移,这样的心,到那时候你真能坚定不移,你自然能做好,因为你的心性已经提高上去了。”

我对自己说,我必须坚定不移,我这样做到的时候,大多数的魔难很快就过去了。我于是从新阅读了师父关于乱神的讲法,并加强自己的主意识。我又是如何自己找来这些魔难的呢?也许,你们可能已经知道了其中的缘故。我的理解是,尽管我在纽约酷刑展上向那位基督徒讲真相的时候出发点是为了对方好,但是,在我试图帮助对方的时候,我套用的是基督教的框架和思维逻辑。一旦我進入基督教这个框框时,我就被基督教的教义和其层次所能体现的力量给局限住了。我不怀疑,当我开始用基督教的框框去讲真相的时候,乱神就把这视为一个借口,并将各种疑虑灌入我的脑中。而这些想法并不是我自己的。

在《再论政治》中,师父说:“因此,为了混淆是非,中共又抛出了法轮功学员“搞政治”的谎言,迷惑那些被中共牵着思想走还自以为自己明白的人,妄图以维持迫害,为迫害制造“理论根据”。其实人类的“政治”,不是为迫害者准备的。如果“政治”能够揭露迫害,“政治”能够制止迫害,“政治”能够帮助讲清真相,“政治”能够救度众生,那这所谓的“政治”有如此的好处,何乐而不为之呢?”

那么,人类社会中的各种宗教不是被指定来迫害我们的。师父在这篇经文中的讲法提醒了我,那就是:如果被旧势力抓住任何把柄而钻了空子,我为此要付出的代价是我承受不起的。如果下次有机会再遇到热衷宗教的人,我将尽我所能用大法中的法理来解释大法的美好,但是要避免讲太高,或是执著于结果。

这次魔难中也暴露了我一些有漏的地方,这也是造成这次魔难的原因,但是我现在想谈谈我们的网站。有时候,我们交流只是侧重于让一篇文章在网站上发表,而是忘记谈及我们的网站给三种读者群带来的益处,特别是,网站如何帮助了我们自己。我发现这样做可以让我们自己很受鼓舞。我不否认,如果我没有在网站上看到师父的新经文,我闯过魔难的时间可能会更长一些,并可能会经历更多的魔难。师父的经文在网站上发表每天帮助了无数的世界各地的学员。

我有时候忽略了自己是有多么的幸运,作为一个西方社会的中产阶级人士,我享受了如此的上网自由。许多在中国大陆的学员不能自由上网,或者只能依靠一条拥挤的网路上网,打印师父的经文和各地讲法也是不易的。

能够在网上阅读同修们的交流对我的帮助也很大。例如,到今年的七月一日,我得法已经整整六年了。因此,我决定在那一天对自己進行一次自我评估,并决定阅读一些学员的交流文章帮助对自己的评估。神奇的是,有几篇讲述学员修炼的文章,文章提到的修炼状态和我的非常相似。这些学员在有些方面做的好一些,但也有因为自身有漏,并长时间没有堵上,现正处在旧势力安排的魔难中的例子。读这些学员的文章也更加坚定了我在今后做的更好的决心。

因此,我鼓励每一位学员在这次交流会期间和利用其它的机会都来分享网站如何帮助了自己,帮助自己更加充份的溶入正法。网站通过各种不同的途径帮助了这么多的学员和不修炼的人。在我们自己的内部的法会谈论这些能够帮助我们这个项目的修炼环境得以丰富和改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