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六岁老人得法奇缘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七日】

一.从中共反面宣传 认定大法好

我是七二零后江罗流氓政治集团对大法疯狂镇压时才得法的。当我十七岁时就参加了共产邪党领导下的所谓“革命工作”。然而,经历了共产邪党的假、恶、斗、贪后,中国自古以来的传统文化,就遭到了彻底的破坏,致使人们没有了道德良知。我退休后也不看报、不看电视,成天都在赌场里打牌赌钱,混时间。

我儿子在医院开了一个小吃店,叫我管理,在这期间,碰到四川某地的一对夫妇住院,妻子被送来医院剖腹开刀抢救,花了几万钱,才把生命保住。在这期间因没钱了,一两天才吃一餐饭。我见此情形,我就对他说我们吃饭时,你来与我们一起吃,不收你的钱。他向我说:“不交钱,病人要停药。”我就帮他担保并借给他几百元钱,因住不起院,他妻子的病还未痊愈,就回家疗养了。

他回家借钱来还我时,他把他家乡的土特产用报纸包了几包送给我。我打开报纸看到了头版头条说法轮功如何如何的坏。有过我们这样各种政治运动经历的人,看到这样的报道,思想上就有一个概念,共产邪党说好的并不一定就好,说坏的不一定就坏,共产邪党执政以来,一贯如此。这样,就引起了我对报纸、电视的注意,当时正是九九年七二零,是江、罗政治流氓集团铺天盖地迫害法轮功期间,天天报纸、电视说法轮功如何如何的坏,但又无实质的东西,看了这些报道,在我思想上产生了想找个修炼法轮功的人问问清楚的想法。

在一个偶然的时间,在广场遇到一个公安局的熟人,问起法轮功问题,他说:“你们系统就有一个某某,你认识,他现在就被公安关看守所里,听说要交三千元钱才放人。”某某回家后,我去见他,问到什么是法轮功,他说法轮功就是修炼、教人做好人。你要想知道,我借给你一本《转法轮》的书你自己看,看了后,你认为好就送给你,不好你就还我。当我看完一遍后,思想上觉的人间还有如此奇书,当我看完几遍后,全身有发热的感觉。此后我就大胆要他们教我炼功,参加他们的小型法会。从此就当上了师尊的大法弟子。

二.修炼的神奇

修炼不到一年的时间,我身体起了很大的变化。我已经是七十多岁的人了,修炼前,我看书要用四百多度的老花眼镜,左脚行走很不方便,上楼要用手帮忙;小腹象有个钉子钉着,吃饱了痛,饿了也痛,症状已长达三十年之久;痔疮经过专家动手术、吃药,不但未好反而更加厉害;我的头一年痛二次,痛起来什么药也治不了。神奇的是修炼不到一年的时间,四百多度的老花镜,戴起看不见,不戴连地图上的小字也能认清。左脚走路爬坡不但不吃力,而且走路轻飘飘的,象有人帮忙提脚似的,其它病态也一扫而光。不但如此,脸上的老年皱纹也没有了,头发据理发师说,你吃了什么,白发有一多半变成了黑发。我拿出九一年退休的照片与现在的照片对照,连自己都惊讶了,现在的我红光满面,比那时还年轻许多,脸色也不黑了。

家里来一个远方客人,问我多少岁了,我反问他,你看呢?他说你最多不过五十来岁,小我两三岁。我问他有多大岁数,他说快满五十三了。我笑着说:“我九一年六十岁退休,现在已满七十六岁了”,他很惊讶的说:“根本看不出你有这么大!”

三.相信大法得福报

我的亲侄孙得了肾炎住院,他家里很穷,医生说要三万多元才能治病,他的父亲远在云南打工,要拿出这笔钱治病也是很困难的,于是我就决定动员家族与亲朋好友资助,好不容易把钱凑齐,在医院治疗才十多天就把钱用完了,主治医生说,这个病人的病我们已想尽方法无能为力了,最好转到省医院去换血,看有没有救!这是专家会诊决定的,言外之意就是判了死刑。

我知道后就到病房去看,当时心生一念:“说大法弟子有一事请求师父恩准,侄孙幼小丧母,家境贫寒,孤苦伶仃,因患肾炎恶疾,经市人民医院治疗无效,请师父及护法神救度幼小生命”,我一边说一边叫侄儿记下来,把纸条放在病人的枕头上,又把师父的讲法录音磁带,用单放机插上耳机叫病人听,才听一盘半,病人就口吐涎水。侄儿跑来对我说,病人不行了,你走后就吐了好几大碗涎水。我当时说,不怕,这是好事,这一定是师父在清理身体。这样不到三个小时,病人就下床行走了,并要求吃稀饭,第二天要求吃鸡肉或其它有营养的东西。当时我就决定让他出院,住到我家里。

夜晚广场人多,他要求出去玩,这时医生也觉的奇怪,知道的人觉的大法真神。侄孙所在学校还有三十几个得了同样病的病人,有的就找上门来,我就答复:医院治不好了,来找我。我对来的人说,你回去叫他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病人真的就念好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