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病魔中没走出来的同修交流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七日】我是九七年得法的弟子,和许多同修一样,是因为有病才走入修炼中来的。修炼之前我腰椎盘突出压迫神经,不能走路,躺在床上生活不能自理,给家庭带来沉重负担,本人也很痛苦。修炼后,师父给我清理身体。一天晚上做梦,梦见一个人从我病灶部位抽丝,一根一根的抽,有红的、绿的、黄的……(因为做常人时不懂,为了治病,什么狐黄白柳都去拜,结果病没治好还招来脏东西)。我悟到这是师父给我清理身体呢!很快我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当时很感谢师父,更加珍惜这部大法。那时学法的人多起来了,我们家在那一片就成立了一个炼功点,我担任义务辅导工作。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在铺天盖地的邪恶迫害下,离开我炼功的家乡。由于学法不深,常人心很重,不能在法上认识法,稀里糊涂的写了所谓的不修炼的“保证书”。在以后的日子里,虽然还认为自己是炼功人,书也在看,炼功有一搭没一搭的。这一迷糊就是五年过去了。二零零四年,在师父的安排下,我遇到一位同修,经过切磋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和正法修炼脱节了,远远的落在后面了。同修告诉我,师父让发正念呢。当我看到了师父在《复活节讲法》时,我猛然惊醒了,当时我泪流满面,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啊!没有完成历史赋予我的神圣使命,没带好一帮人,对不起众生啊!

悟到这里,我赶紧学法,同时声明从新走入修炼中来。那段时间,我把师父在“七·二零”后所有的讲法全部看了一遍。当时真是没有什么事情能比学法更重要。能从新走入到大法修炼中来,那种心情没法形容。那段日子我除了学法还是学法,几乎连吃饭睡觉上厕所都顾不上了。

刚回到修炼中来没多长时间,我的身体就出现严重病业状态,腿疼的不行,不能行走,坐着都疼,疼的直掉泪。炼静功时请师父加持才能把腿盘上。当时正值冬天,我们那个地区有位同修被抓,她丈夫给她送棉衣时被当地派出所恶警活活打死,恶人们想给一部份钱低调处理,被同修严词拒绝。邪恶恼羞成怒,不许同修上诉。在这种上告无门的情况下,我们悟到:大法弟子的事,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决不允许邪恶这样猖狂,更不允许邪恶对法的迫害,我们准备把这件事揭露出来,震慑邪恶。

我地同修形成一个整体,印出传单发送。由于当时人手少,有一部份同修还未走出来。怎么办?我腿疼的又不能走。我又一想:“我是师父的弟子啊!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是师父赋予我无比神圣的使命,光荣的称号—大法徒。我要肩负起这个重任,走到哪里也不能忘记自己是个修炼的人。我这不是病,我要完成救度众生的使命,清除邪恶。所以我必须走出来。

我想到这里,咬咬牙,“走!今天我爬也要爬出去贴传单。”不顾家里人极力反对,毅然和同修出去了。

当时正值寒冬腊月,北方的天气非常冷,我强忍着疼痛和同修出了门。贴传单时,用刷子刷浆糊,没贴就冻上了。当时我急了,心想:这手是干什么的?把刷子一扔,用手抹浆糊往墙上抹,同修在后面啪啪往上贴,同时发正念。当时只顾贴传单,一点都没在意那条腿还痛不痛。不知不觉中,真相贴完了,腿也不疼了,手贴满浆糊不但不冷反而热乎乎的。

回家的路上,看着一胳膊的浆糊,我和同修都笑了。这一次让同修、家人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从此以后,家人再也没阻挡我出去做证实法的事了。这次用正念证实了大法。

还有一件事,我是五十多岁的人了,起初对电脑一窍不通,但是在师父的加持下,同修的帮助下,我很快学会了上网下载文件及简单的打印工作。一切智慧源于大法。学好法就没有做不到的。前段时间一直和我单线联系的同修被抓了,吓的我也不敢做了。这充份暴露出修炼中的不足与存在的安全隐患。那段时间我很消沉,打不起精神来。当静心学法时,我悟到:别人不修了,难道我也不修了吗?我给谁修的呢?我只有一个师父一部法,这回再也不能糊涂了。就听师父的话,不要错过这万古机缘,决不能消沉自己,全盘否定旧势力强加给我们的干扰。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到:“其实,做一个常人中的好人有英雄模范人物做榜样,那是常人中的榜样。你要想当一个修炼者,全凭你自己那颗心去修,全凭你自己去悟,没有榜样。好在大法我们今天讲出来了,过去你想修,还没人讲呢。这样你遵照大法去做可能做的好一些,能不能修,能不能行,突破到哪个层次,全看你自己了。”师父的法讲的这么明了,我更要勇猛精進,放下常人心,多学法,强大自己的正念,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