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善、忍”使我化解掉恶人举报的恶果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七日】我在讲真相,劝“三退”中,收获不少,百姓高兴而信任我们;恶者难受而痛恨我们,他们想尽办法搞破坏,其中暗中密报,就是最不得人心的丑恶行为之一,不少同修为此遭邪党及其爪牙“六一零”恶棍、恶警们的骚扰、绑架、非法关押、判刑、遭酷刑迫害等,有些同修甚至被夺去生命;恶棍们的恶行没吓住我们救度众生的坚定信念:保护好自己,抓紧时间,救度更多众生!自“七•二零”以来八年红色恐怖中,我多次被人举报,其中今年先后两次被恶人举报,我正念正行,均被我化解掉了,是“真、善、忍”使我化解掉恶人的举报可能引出的恶果。

一、他们都是好人!

年初,我正念让人自己擦除掉诬蔑法轮功的告示后,此事被我们机要单位一个机要员密告到领导阿圭那儿,我单位直接由“六一零”掌控,一有风吹草动,恶棍、恶警们就会张牙舞爪的来镇压。好在这事被这阿圭压下来,阿圭对我讲:“你给我讲道理,为我好,我理解,我也知道你炼法轮功的是好人,被冤的,但你讲道理时得分人讲,别人与狗不分的讲,你要保护好自己耶!那事到我这儿了结了!”我听了后,伸出拇指对阿圭讲:“你是好人,我没白跟你讲真相和‘三退’,你一定有好报的!”

这事出现,我的人心也出来了:“是谁举报我的呀?”我将单位近百号人一一滤了几遍,有几个曾举报同修的人成了我怀疑的对像,因举报,有同修被“六一零”恶棍、恶警们盯梢,直至被绑架、非法关押、判刑。我的怀疑心与气恨心就涌了出来,看那几个同事总是不顺眼,为此影响了我做“三件事”。过些天,我发现自己的行为不符合修炼人的状态了,向内找,知道怀疑心与气恨心是人情的表现,我是走在神的路上,是救度众生走在助师正法光明大道上,我怎能象人那样心暗而多情呢?修“真、善、忍”,我的善哪去啦?同事都是我要救度的对像,我不能再生怀疑心与气恨心了。

说到做到,放下一副严肃呆板的苦脸相,我对同事又融入到说说笑笑中,我将大法弟子办的网站报道的真相融入在说笑中,大伙也愿意跟我唠唠,有人称我是消息灵通人士,有人就开骂邪党如何可恶与腐败,有人放弃入邪党的愿望,有人还在言笑中轻松的宣告“三退”;正因为这样,同事们也给了我向来办事人讲真相,劝“三退”创造了良好的氛围,为此有人听我“朗朗”讲真相,就环顾四周说:“轻点,别人听了不举报你呀?”我呵呵一乐很自信的说:他们都是好人!

二、阿圭放心了

有了点成绩,我的欢喜心就出来了:“能人!”我这“能人”从而又经受了一次考验。五月初,那个在年初举报我的人又跳出来了,那人要越级举报我,被阿圭当场喝斥住了:“你这样做会让人丢工作,被抓起来,甚至掉脑袋(判刑)的!”第二天,阿圭终于将举报人名告诉了我,并郑重其事的对我讲:“这个阿丑不是人,这叫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你对他好,他却以怨报德!人对狗好,狗还会摇摇尾巴呢,他连狗也不如呀,你呀,劝你别再向这种连狗都不如的人讲什么了!”接着,阿圭讲了阿丑所举报我做真相的具体时间与地点。我一听,非常寒心,我曾多次对阿丑讲真相,劝“三退”,还多次关心与帮困过其生活问题,但阿丑装傻,从不表态,我以为是帮忙不到位呢,没想到举报我的人竟是阿丑,许多同修还白被我怀疑而“仇恨”了。这时,我头脑出奇的清醒,没太多怨人,心没乱:因为我们所做的事是宇宙中最正的,是为救度众生!是讲“真、善、忍”的。我先衷心的感谢阿圭,接着我心平气和的将阿丑对我那天做真相只是猜测,没获实地证据的事分析了一下,阿圭长舒一声:“哦--,我以为他已获证据了,放心了,但你以后多多防备这种小人!”

三、不让做恶者有市场

见阿圭“放心了”,我心里也踏实多了:阿圭又明白了一个真相了--为善!于是心里又想:“我何不通过这件事来向人讲清真相?”我有所指向的,向曾举报人的人旁敲侧击的讲了明慧网上报道的,恶人遭恶报,好人得福报的故事,让人们有了分清善与恶的理念,于是有人讲了:“阿丑连父母都不赡养的不孝顺的人,你还关心他什么?!”有人讲:“阿丑心眼可小了,为在领导面前表功,得奖赏,他常背后咬人,你也心太善了!”“阿丑平时可怜巴巴的,那是鳄鱼的眼泪,防着点吧!……,”人们开始注意与防备这心怀叵测的阿丑,让阿丑做恶没有市场,这也等于救了阿丑,以后找机会再善化阿丑,我不信阿丑是块花岗岩石头一块?!我的这个善举目地达到了,我就收场,继续我的讲真相,劝“三退”,救度众生的助师正法活动。

“真、善、忍”使我化解掉恶人阿丑的举报可能引出的恶果,从中我也進一步了解了“真、善、忍”的内涵。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