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河北沧州达子店村民上访被抓想到的 【明慧网】

由河北沧州达子店村民上访被抓想到的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九日】河北沧州达子店村民为保护自己的生命安全到沧州市政府上访,事情不但没有得到解决,反而导致170多名村民被抓。

2007年5月11日,紧邻达子店村的沧州大化集团公司分公司TDI发生爆炸,造成一起群死群伤的恶性事故。距TDI不足500米的达子店村多间民房被震坏。TDI属于高危行业,按国家安全标准,厂区应建在距该村1500米之外。TDI爆炸令村民们为自身的生命安全十分担忧,因为爆炸还不是对他们威胁最大的,如果该厂毒气泄漏,当地村民决无生还的可能。6月26日深夜1点多,中共当局出动一千多名武警、几百辆警车秘密包围达子店村,先后共抓走该村170多名村民,在抓人过程中见人就打,连老人也不放过。警察和军队本来是应该维护国家和人民生命和财产安全的,可是当达子店村村民的生命安全受到威胁时,中共为维护其“稳定”,却调动军警大肆抓捕、殴打手无寸铁的百姓。

在中共独裁暴政肆意暴虐、践踏法律人权的几十年中、尤其在诬陷、迫害法轮功学员中,中共和它操控的公、检、法、司、军等专政工具对人民犯下的非法抓捕、非法拘禁、刑讯逼供、勒索敲诈、肆意虐杀、活摘贩卖器官、群体灭绝、反人类等等罪行。由于“奥运”的临近,中共想用镇压、强权让老百姓噤声从而让中国社会显得“和谐”,从而欺骗来自世界的目光。

近期沧州也在执行恶党的命令,到处骚扰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七年七月一日,黄骅市吕桥镇“六一零”和派出所的人员,在周青庄周西村对大法弟子韩某和家人进行骚扰恐吓,逼迫他们在保证书签字。南大港王徐庄派出所的警察对当地大法弟子进行骚扰恐吓,大法弟子正念抵制迫害讲真相,使警察明真相走了。黄骅市各乡镇“六一零”和派出所的人员,为了执行邪恶命令,对大法弟子骚扰排查、跟踪、监视、蹲坑,妄图抓捕大法弟子。九号下午,沧州市南环派出所警察又到部份大法弟子家中骚扰,让大法弟子按手印。

十一号晚上十二点,以赵军为首的十几名恶警闯进大法弟子肖秀英家中非法抄家,把八十多岁的老人和几岁的孩子都吓坏了,为免遭迫害,肖秀英抱着几个月的孩子在半夜离家出走。

沧州市南皮县乌马营乡乌马营村大法弟子周洪新、石银国用宽带上网看明慧被恶人发觉,二十日南皮县公安局多名恶警闯入其家中抄走电脑和U盘并被告知二十一日去公安局“对话”。

“今天是我们,明天会是谁?”是个值得全体中国民众思考的问题。提出这个问题的是今年“7.1”前夕到香港参加“7.1”游行遭香港当局无理遣返的近百名台湾法轮功学员。从此次遣返事件不难看出中共迫不及待的将独裁的触角伸向香港这块自由的土地,“一国两制”的承诺被无耻的中共抛弃。

有人会说:我不是法轮功学员,此事与我无关。中国人被中共邪党一次次恐惧训练的早已将“与我无关”等同于“我可以不管”,并且可以庆幸自己这一次没被划进“一小撮”,“我”是安全的。其实在中共的暴政下,今天你暂时是安全的、明天很可能就不是。“土改”时的地主因共产党要夺其土地而遭灭绝,“三反”时的民族资本家因中共要抢其资产而遭镇压,“文革”时的“知识份子”因为可能给党提意见而遭迫害。今天法轮功因为信仰真善忍而被活体摘取器官、被监狱或劳教所洗脑班酷刑折磨,经证实被折磨致死的案例已达三千多例。他们除了被中共冠以的“右派”、“剥削阶级”“法轮功份子”外和世人有何不同?没有。被抓的达子店村村民,会被中共称作“暴徒”。

可见中共对其治下的百姓所施行的暴政是不分人群的,一旦谁影响了或它认为谁会影响这个邪党的“稳定”,它一定会将之群体灭绝。正如寓言故事《狼和小羊》中寓意的一样,不管小羊是否弄脏狼喝的水,狼都会吃掉小羊,因为狼吃羊是狼的本性。同样嗜杀成性也是中共邪党的本性。

恶贯满盈的中共邪党如今已是强弩之末,天灭中共之际,那些还对中共心存幻想的人们,快看一看《九评共产党》,看一看中国声势浩大的2400万退党(团、队)大潮,在这历史的关键时刻赶快觉醒,为自己选择一条脱离邪党的光明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