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人的观念 抓紧营救同修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三日】今天在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上看到一则消息《沈阳市大法弟子张淑霞在大北监狱受到多次非人折磨》:“张淑霞,女,六十二岁,辽宁省沈阳市和平区人,在大北监狱受到多次非人折磨,恶警利用犯人王春娇等人对张淑霞用针扎小腹、扎手指缝等部位進行折磨。张爱红等坏人毒打张淑霞,打的头部、脸部都是伤。”

在网上又搜索到一篇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八日的报导《辽宁省女子监狱恶警之残暴》,揭露了辽宁省女子监狱七大队队长李影,指导员王健等恶警残暴恶行。那些邪恶之徒给大法学员上大挂,用辣椒水洗阴部,冬天不让穿衣服,只穿裤头,不让睡觉、不让穿鞋,用铁夹夹乳头,往头上浇尿,天天体罚打骂大法学员,不让上厕所。并介绍“被迫害最严重的学员是张淑霞”。“辽宁省女子监狱这里邪恶至极,真是人间地狱,那里的同修受尽了无数的酷刑折磨,真是度日如年哪。”

看后,心情久久不能平静。自己因没能及时营救同修尽自己的一份心而内疚,也为同修在邪恶黑窝每天遭受残酷折磨而心痛。

该同修原本在我们家乡,后来因屡遭迫害而离开家乡。虽然她人在外地,但她的心一直没有离开过家乡与同修,时刻惦记着家乡同修的修炼、提高与救度众生。曾多次回来与家乡同修沟通、切磋。二零零五年夏季在散发真相资料时被绑架送進了大北监狱。

两年过去了,她被迫害的事实迟迟未能曝光,也给营救同修的事造成很大的障碍。在此谈谈自己现阶段境界中的认识。

同修遭受如此严重的迫害不能曝光,可能有多种原因。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怕同修被判刑的事被当地邪恶知道后,会对同修加重迫害,这其中可能家属有顾虑,怕工作单位知道此事后再遭受经济上的迫害,所以每当有同修问及此事,知情的同修总是叮嘱:消息不要扩散。

从表面上看,这好象是为同修着想,维护了同修。其实这不是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承认了邪恶对我们的迫害吗?不敢将邪恶曝光,这是不是人的观念?还是把它当成了人对人的迫害。然而,不敢曝光邪恶,这正是邪恶之徒求之不得的。换句话说,这也是在纵容邪恶。正因为许多同修遭受迫害后不敢曝光邪恶,才助长了它们的邪恶气焰,它们才敢肆无忌惮、为所欲为。

师父说:“目前它们迫害学员与大法,所有采用的行为都是极其邪恶的、见不得人的、怕曝光的。”(《精進要旨二》〈理性〉)想一想,大法弟子向民众讲真相,是大法弟子怀着大善、大忍之心在救度众生,是大法弟子的慈悲,是宇宙中最好、最正的事,这有错吗?怕曝光的应该是邪恶。

另外一个原因是她去了外地,好象已经不属于本地人了,所以与我们关系不大。这两年我们地区的事也很多,也不顾不上那么多。然而她在那边也没认识几位同修,了解她的人不多。这样就造成了两边都不管的状态。她毕竟是在我们家乡得的法,很多同修对她都很熟悉,所以到现在她仍然属于我们家乡同修中的一员,所以个人认为,对她的营救对我们来说应该是责无旁贷的。

两个月前,我们地区的一位同修(二中教师)被营救出来后,有许多同修都在询问:现在劳教所里是不是没有我们地区的同修了?这时知情的同修因怕给同修招来麻烦,也只好遮遮掩掩的不忍说出真实情况,所以很多同修都以为最后一位同修被营救出来了,可以松一口气了。

同修们,现在我们的环境宽松了,可别忘了监狱、劳教所里还有那么多同修每天遭受着非人的折磨,张淑霞只是其中一个。我们作为她的亲人,在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我们却麻木、冷漠、无动于衷,不能为她尽一份心,还觉的与己无关吗?

希望看到此文的同修,尽快突破人的观念,包括沈阳地区与该同修认识的或不认识的,本着师父的教诲“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都能为同修做点什么,尽我们的一份心。有条件接触到同修家属的,应该帮助家属树立正念,堂堂正正去监狱要人,進一步了解其遭受迫害的详细资料。也希望知情的同修提供更多信息,以便给邪恶之徒曝光,有条件的可以近距离发正念清除邪恶,加持同修。希望全体同修,积极行动起来,抓紧时间,营救我们的亲人和同修,早日脱离魔爪。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