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光玉遭派出所、“六一零”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

蔡光玉遭派出所、“六一零”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四日】四川江油市大法学员蔡光玉(女),现年六十岁,一九九七年十二月有缘喜得法轮大法。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六年不断遭到江油市长城派出所、六一零、国安恶人以及被他们操控利用的坏人的绑架、跟踪、非法劳教等迫害。目前,蔡光玉被迫流离失所。

蔡光玉在修炼法轮大法之前,疾病缠身,通过医疗手段,吃了很多药都不见效果。一九九七年一、二月她有缘得法,通读了《转法轮》这本宝书,她懂得了很多做人的道理,她的人生有了很大的转变,处处按“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重德行善,彻底改变了几十年形成的不好的思想和一些坏习惯,慈悲伟大的师父给她净化了身心,三个月后,她的胃癌症状及其它疾病消失,从此她成了一个身心健康、精神饱满的人。

九九年七二零江罗为首的恶党流氓邪恶集团造谣栽赃迫害大法,诽谤师父,迫害大法学员,用尽了一切邪恶的流氓手段。蔡光玉认为师父给了她第二次生命,决心站出来维护大法,为大法和师父讨公道。

二零零零年六月的一天,蔡光玉和很多大法学员在公园交流,被受谎言毒害的世人举报,当场被长城派出所一伙恶人邹家潮、李祥忠、吴向阳、郝川疆、张俊、韩卫宇、本有刚、曹均良等人非法绑架,拘留十天。后来,长城派出所指使居委会闲杂人员监视骚扰她。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蔡光玉到北京天安门拉横幅,在北京天安门被恶警非法绑架,被恶人送回后,被代清华、荣兴田敲诈现金一千五百元、被非法抄家和拘留十五天。后来,“六一零”头目李祥忠又操控几个恶人和居委会闲杂人员上门监视骚扰蔡光玉。蔡光玉给他们讲真相也不听,反而变本加厉的迫害。

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二日,长城派出所、六一零、国安等恶人以开座谈会的邪恶谎言欺骗法轮功学员,把蔡光玉等二十五个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洗脑班迫害四十天。期间,威逼每个人都要签字才能回家,在高压威逼下,蔡光玉违心的妥协了。在四十天的洗脑班残酷的精神迫害回家后,蔡光玉又被恶人勒索生活费敲诈现金一千三百六十元。在洗脑班参与迫害犯罪恶人有:张小波,郑某,邹家潮,李祥忠,曹均良,吴向阳,郝川疆,张俊,韩卫宇,本有刚,代清华等。

之后,蔡光玉去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受谎言毒害的世人举报,又被长城派出所绑架。专管迫害法轮功的恶徒李祥忠,吴向阳,郑某,把蔡光玉吊铐在铁窗上用电棍电她,下午又换上高压电棍,三个恶人一起电。当时六月天气蔡光玉穿短袖衣服,全身被恶人电起大泡,全身肿烂。恶人怕把蔡光玉放出去后,世人看见他们残酷迫害的罪行,就又把她非法拘留十五天,回家后每天监视蔡光玉的行踪。

在二零零一年十月中旬,蔡光玉的母亲病危,蔡急忙借了钱坐火车去看望母亲,长城派出所六一零恶徒李祥忠监视到蔡光玉的行踪,与火车上邪恶乘警互相勾结,在火车上绑架了蔡光玉和她女儿,非法搜身、非法搜查行李,抢走蔡光玉给八十多岁的老母亲治病的一千八百元现金和一些大法真相资料。然后,又将蔡光玉绑架到长城派出所,“六一零”邪恶之徒把蔡光玉吊铐在铁窗上毒打,当时将她一只耳朵打聋,一只眼睛打得几乎失明(现在还没好)。他们使用残暴手段毒打蔡光玉是为了叫她说出真相资料的来源,并且把蔡光玉的女儿也打昏了过去。为这事,蔡光玉被非法劳教二年。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一五日,蔡光玉被送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关在臭名昭著的七中队,七中队以恶警队长张小芳为首,指使吸毒犯和邪恶犹大日夜监视蔡光玉,每天强行要蔡光玉灌下八大杯水。不准上厕所,每天尿只有往裤子里流,尿湿了不准换,站军姿十八小时,冬天在雪地里冻,三伏天在坝子里曝晒,犹大和吸毒犯每天拳打脚踢,饭也不给吃饱,在这种对肉身和精神的残暴流氓式迫害下,在经历一年多的恐惧和精神压力下,蔡光玉违心的妥协了。当时,蔡光玉亲眼看见恶警张小芳和一大堆吸毒犯围着打、乱踩大法学员,把大法学员朱银芳(五十岁)迫害致死。劳教所迫害大法学员的主要凶犯有:教育科长李志强;七中队张小芳、方小清、兰某等等。

二零零三年八月底回家后,“六一零”邪恶头目李祥忠扣押蔡光玉的退休工资卡。每月退休工资叫蔡光玉到他那里去领取,只领到二百六十五元的工资,其余被李祥忠贪污。

在几年的邪恶迫害中,对蔡光玉经济上敲诈勒索已经一万多元,没有出具任何收据。

二零零四年六月的一天,蔡光玉与大法学员到农村去发资料讲真相,又遇到邪恶党的大队书记和村委会队长恶人,打电话举报。被武都派出所恶警绑架,非法拘留十五天回家。

二零零四年十月二日,邪恶头目李祥忠带一伙恶人非法抄蔡光玉家。将蔡光玉的大法书和一些真相资料全部抢走。十一月十一日,李祥忠又带一伙恶人在蔡光玉家门上象土匪一样叫蔡光玉开门,蔡光玉没给他们开门,后来他们开来消防车,爬云梯到二楼蔡光玉家后面阳台,敲蔡光玉家的后门,妄图绑架蔡光玉。蔡光玉坚决抵制,没给他们开门,恶人的阴谋没得逞。

二零零六年九月一日上午八点十分,受邪党操控利用的恶警恶人又妄图绑架她到洗脑班迫害,十几个恶人在蔡光玉门上狂打嚎叫,要蔡光玉开门,蔡光玉坚决不开门,他们无奈,在楼下蹲坑守候,到晚上九点多才离开。九月二日蔡光玉离开家,从此被迫害流离失所。

二零零六年洗脑班参与迫害的恶人有:聂支源、王习翠、张少手、辛送琳、李兴友、赵玉珍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