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传文化】忠诚节俭 知足不贪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五日】岑文本,字景仁,是唐朝邓州棘阳人,仪表堂堂,善文辞,贞观元年时任秘书郎,后升任侍郎、中书令等显职。他为人谦逊,崇尚节俭,忠诚谨慎,不贪恋功名利禄。

岑文本非常节俭,他显贵后,其住处仍旧非常简陋,室内没有床垫帐幕之类的装饰。他对贫贱的人也总是以礼平等相待。岑文本从来不谈及家业有关的事,有人劝他经营产业,岑文本感叹说:“我是汉南一平民,空手进京,所期望的不过是做个秘书郎、县令而已。如今没有汗马功劳,仅凭文墨而位居宰相,俸禄已经很丰厚了,承受那么重的俸禄,已经很不安,哪里谈得到再置产业呢?”劝他置产业的人感叹着退下了。

魏王得宠时,宅第非常奢华,诸王中没有能比得上的,岑文本上疏给太宗,认为应当崇尚节俭,对魏王应有所限制,太宗认为他的建议很好,赐给他布帛三百段。任职时间长了,他得到的赏赐很丰厚,但都交给了自己的弟弟主管。

岑文本节俭而不贪恋享乐,不贪图私利,所以能对朝廷一片赤诚忠心,恭敬谨慎,因此太宗非常信任和倚重他。

晋王为太子时,很多大臣都在东宫兼任官职,太宗想让岑文本也兼任,岑文本辞谢说:“我凭借平庸的才能,所居官职早就超过了自己的能力,只担任这一个官职,还担心错误多得数不清,怎么能再愧列太子的属官,来招致人们的非议呢?请允许我一心侍奉陛下,不想再去东宫希求恩泽。”太宗这才作罢。

岑文本刚升任中书令,相当于宰相,他不是高兴而是面有忧色,母亲问他原因,岑文本说:“我既非功臣又非故旧,承受了朝廷过多的宠信和荣耀,责任重、职位高,所以忧愁。”有人前来庆贺,他就说:“今日只接受慰问不接受庆贺。”

很多人官位唯恐不高,钱财唯恐不多,以至为了这些身外之物而去做违法损德的事,最终的结果却是身败名裂,一无所有。所以有德君子推崇“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可以长久”的处世原则。 看来岑文本就深知这个道理。

岑文本后来跟随太宗征伐辽东,太宗将军务大事都托付于他,岑文本总是筹算不离手,最后心力交瘁,在走到幽州时突然发病,太宗亲自去看望并流下眼泪。去世后,太宗下令追赠其为侍中,广州都督,谥号宪,陪葬昭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