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武汉同修重视正念清除干扰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五日】六月二十二日,武汉、麻城、新洲等地同时有学员被邪恶抓捕。其中麻城当地和麻城在汉学员大约被抓二十人左右。新洲被抓两人(一人正念闯出)。武汉学员甲在师父呵护下躲过邪恶的绑架,但家被抄。据知情人反映,这次迫害源于那些在大陆倡办“大纪元报”的邪悟者,有的是特务监控跟踪邪悟者后“收回”。

在六月九日明慧编辑部文章“海外证实法不接受大陆大法弟子的资助”明确指出:“武汉一直有人以在大陆办大纪元报纸的名义集资”是乱法和诈骗行为,是有特务参与其中之后,这些人继续执迷不悟,诋毁编辑部文章是人写的,继续自心生魔的认那个假冒师母的特务为真的。他们听命于特务的安排,已经完全走入大法的反面。六月二十二日前,他们曾扬言,支持办大纪元报的没事,反对的就会遭报,被邪恶抓走。

在这些人中,最主要的是邪悟者李珍珍(又称珍珍),此人长期与国安特务“娟娟”(即介绍假师母者)密切来往至今。主要附和者有汉阳:代某,庞医生,吴妈;硚口:小曹;麻城:小陈,还有小郭,小杨,小谢。其实,国安特务对这几个人非常了解,有的已被特务直接操控却不自知。特务娟娟就与他们经常接触。他们自己一向不注意安全,电话中随意说话。在此点到他们,一方面是曝光背后操控他们的邪恶,另一方面提醒同修注意,在他们没有真正清醒悔悟之前,暂不要与之接触,特别是协调人或资料点成员。

麻城一个学员在武汉开了一个工厂,几年来一直很正常。但在不久前,邪悟者麻城小陈带着代某、庞医生等上门集资遭拒后,六月二十二日,此厂被邪恶公安砸毁。同一天,被这些邪悟者认定是向明慧网揭露集资乱法行为的武汉同修甲和麻城同修均遭抓捕。事后当有人责问邪悟者小陈,为什么出卖同乡同修时,小陈竟然振振有辞的说:谁叫他们向明慧介绍情况?谁叫他们有钱不拿出来办大纪元报?

让我们来看一看旧势力如何安排最主要邪悟者李珍珍来干这个乱法之事。

此人自接触大法一直不注重自身修炼,经常标新立异,自我意识强,争强好胜。一九九八年她将从长春来的付新利(音)接到自己家住。后来研究会指出付是中共特务。当时的点上的辅导员都说她有些自心生魔,经常独出心裁的自搞一套东西显示自己。二零零零年,她最先在武汉传假经文。

二零零五年,国安特务“娟娟”在李珍珍身边出现。二零零六年她自心生魔招来假师母,又传假经文。同时旧势力安排她修炼前以教师为职业,培养她的口才和组织能力。二零零五年至二零零六年她四处召开法会在学员中“树立威望”,安排她在家中组织一言堂的“学法小组”,培养一些跟人不跟法的主要附和者。旧势力就是利用这些附和者的显示心、证实自我心、争斗心、干大事积大威德心等,来干这件最后破坏大法的“大事”。

这不仅是他们的教训,也是我们应该吸取的教训。因为越到最后的考验越关键,越要严肃对待。

另请武汉同修考虑,半年之内,编辑部已两次发表文章制止,为什么仍造成这么大的破坏,甚至波及周边地区?无论你所在地区是否被带动都应引起足够重视,发正念清除。许多同修仅局限于:我们这里没人参与集资。或已被制止,就完事了。没有能够从本质上看清旧势力利用此事对整个武汉正法進程的干扰,从全局的角度去看待此事。归根结底还是法学的不扎实。如果我们能在此事刚发生之时就引起重视,正确对待这些不良现象,在法上提高认识,看清破坏的本质,集中发正念彻底清除之,也许就不会形成这么大的干扰。此文旨在抛砖引玉,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另外,这批邪悟者曾组织帮学员安装卫星接收锅,国安特务也知晓此事,但以前一直没有动作。安装卫星天线让常人接收新唐人电视节目是好事,但有些人总是标新立异执着自我,直到把好事变成坏事。

六月二十七日,有一学员家来了社区的邪党书记,不進学员屋,围着屋外转了一圈看了看就走了。似乎是在找锅。或许几年前武汉市国安安插特务所搞的这场破坏现在進入最后的“收网”阶段了。果真如此,那么这些邪悟者也有可能被抓捕,或继续成为“诱饵”。再次提醒曾与他们有接触的资料点学员注意发正念否定迫害,同时请全武汉市学员近期重点针对此事铲除邪恶。

也提醒邪悟着,修炼不是为了证实自己如何了不起。所有长期执着于证实自己、给大法弟子造成损失而不知悔改的人,最后都会被旧势力下狠手迫害。执着于证实自己,实质上是自作自毁、害人害己的行为,赶快清醒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