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第一劳教所对我的电棍摧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五日】我是东北年轻的女大法弟子。2000年末我因上天安门广场打横幅证实大法而被非法关押在河北省第一劳教所(位于唐山开平),遭受劳教所恶警的电棍电刑摧残。

2001年2月,当时我们女学员被非法关押在“男队楼”的二楼(此楼原来关押男犯,现只关押女法轮功学员),所有的女法轮功学员经常被集中在电视房强迫看诬蔑大法的电视。一天上午早饭后看电视时,一位大法弟子带头背《论语》,其他同修都跟着背。一会儿上来一帮男恶警,逼问我们还炼不炼,我们大家都坚定的说“炼”,结果恶警就开始恶狠狠的打人。

后来恶警把大法弟子们都赶回监室,唯独将我留下。恶警们把我弄到一个角落背人的地方,威胁、逼迫我妥协,企图让我放弃修炼,被我拒绝。于是几个男恶警就狠毒的打我,有个40多岁的男恶警用拳头猛击我的鼻子,我的牙齿也被打出了血。恶警一边打我一边骂我,就这样不断的威胁和殴打了几个小时,直到中午。最后他们叫我回监室“先想想”,下午再说。

下午1点多,我被一个女警带到“男队楼”一楼的值班室中。以恶警科长李强为首的4、5个男恶警,恶狠狠的张牙舞爪的用四根电棍轮番电我,大多数是几根电棍同时电。以前他们电我时用电棍电一下就拿开了,但只要电一下就是刺骨的疼。这一次恶警们将电棍按在我的头上、后脑上、脖子上、脸上、两个手背上不拿开,就这样一直电着我,而且是几根电棍同时使用。

强大的电流从头顶直通臀部,蓝色的电火花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象毒蛇一般的撕咬着我的身体,剧痛使我的牙齿不由自主的上下紧咬,被咬的咯咯的响。我的心脏就象得了心脏病似的颤抖不停,我好象得了气管炎似的喘气,而且快要喘不上气来了。

然而十分钟过去了,又一个十分钟过去,邪党的恶警仍不罢手,还在一个劲的电我。我感到自己好象快要承受不住了,我就开始大声背法。

我刚背两句,疯狂的恶警竟将电棍放在我的嘴上电我,甚至想将电棍插进我嘴里电我。我知道这是他们惧怕的表现,我就是要背完。我刚背完,恶警们就气急败坏的将电棍弃之一旁。

至此我被4、5个男恶警用4根电棍电击足有三十分钟之久,事后我才知道那都是十万伏的高压电棍!

然后,恶警又将我两手呈十字绑在二层床的栏杆上,我已经被他们折磨的几乎站不住了,整个身体往下瘫,这样我整个身体的重量几乎都压在两个手臂上吊着,直到我的手被吊的紫青。我默默的背着法,已不觉的苦,只体会着师父的伟大,大法的慈悲,心中的感慨难以言表。我就这样一直被吊绑着直到天黑。后来来了一个女警将我带回监室。

同修们看到我被折磨的惨状心疼的都哭了,很震惊,没想到恶警是如此的毫无人性。当时我的右边脸被电的最重,半边脸被电起一厘米厚的泡,就象一个面包一样;左脸也被电了,但没有右脸那么严重。我的两个手背也被电的很惨,都起了很厚的泡,象两个面包。我的脖子也被电的起了泡。此后,我脸上的泡每天都在往外淌黄水,淌了大约3-4天,后来结了疤,布满整个右脸。

以上是邪恶的恶科长李强酷刑折磨我的经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