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周口市公检法系统恶报十七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五日】

一、淮阳公安局副政委任伟被判重刑

任伟原是淮阳公安局副政委兼交警大队队长,在淮阳称霸一方,无恶不做:谋财害命,涉黑涉毒,敲诈勒索,滥淫纳妾。任伟分工抓政保,中共迫害大法以后,他经常亲自带着恶警对大法弟子非法抄家、劫持、审讯、罚款、判劳教。

有一次,任伟带人对县城北关一大法弟子非法抄家,发现枕席下有二千七百元现金,当即装入腰包,据为己有。

二零零零年十月三号,淮阳宋振灵、王桂金夫妇等十八名学员赴京证实大法,被天安门广场恶警绑架。任伟和鲁台派出所长去带人,把王桂金夫妻绳捆索绑,带到淮阳驻京办事处,轮番非法审讯、毒打和折磨。国保副队长吴胜利和鲁台所长审王桂金时,逼她长时间跪在地上,拳打脚踢,甩耳光、拽头发,头发被扯掉,脸被打肿。任伟和鲁台所长将二人用绳狠狠捆死,两胳膊铐在背后,然后边打边问,脸打的肿胀失去知觉。第二次审讯连下身也捆紧,任伟脱下皮鞋打宋振灵的脸。

就这样非法关审了两天,任伟还把夫妇俩身上的钱全部收走私吞,连饭都不让俩人吃一口。十月七号劫持回淮阳以后,任伟、陈家昌、耿守灵、赵敏又对他(她)们刑讯逼供。先给宋振灵狠命上绳,把他背上的皮肤都捆破了,大面积往外浸油渗血。任伟又把皮鞋脱下来,丧心病狂的打宋振灵的脸部,叫嚣要“打够七十破鞋”。打到五十下,累的喘不过气来,才停手。

任伟向一名炼过法轮功的民营学校校长黄婧“借钱”六万元,未能得逞。数日后,任伟找个借口将黄婧投进商水看守所非法关押。其家人交了十六万元非法罚款后仍不放人,黄的丈夫无奈,只好又送给任伟五千元现金,黄婧才走出监狱。

二零零二年,任伟因大量购买赃车东窗事发,沦为囚犯,“六罪”并罚,被判有期徒刑二十年。在狱中,任伟曾一度喊冤:“比我事大的人多的事,人家一点事都没有。判我二十年,我不就娶了两个老婆吗?”经明白人提醒,他才悟到,出事的根本原因是自己疯狂迫害大法所致。

二、淮阳国保大队四名警察行恶路上翻车

二零零二年元月十六日晚,淮阳县政保股出动两部警车,八、九名恶警,前往县城西北某乡非法抓捕大法弟子。返回时,载有被劫持的大法弟子的警车在前,一直将大法弟子送往看守所非法关押。另一部警车速度慢,拉开了距离。

晚上十时许,走到距县城七公里左右的半坡店时,被后面开来的一辆重车猛撞,发生严重车祸。肇事车辆逃匿,车内庄万正、王全栋、陈家昌、李昌峰四名男恶警(都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骨干,其罪恶行径多次在《明慧网》曝光)全部撞伤昏迷。庄万正伤势最重,后来脑昏迷达八天之久; 王全栋胯骨骨折、脑震荡,在医院骨科治疗,长时间卧床不起; 副股长陈家昌半个脸部肌肉被撞掉; 副股长李昌峰伤的也不轻。

事故发生后,过往车辆、行人无一理睬,伤者处境极其危险。幸有几名大法弟子路过,将四人救起,送往淮阳县人民医院急救。事后,公安局领导非常感动,几经寻访,找到了几个不知姓名的见义勇为者,表示感谢。几位大法弟子什么都不要,只让转告受伤检查和所有干警,要“感谢大法,感谢大法师父,善待大法弟子,才有平安幸福。”公安局领导听着不住的点头微笑,然后满意的离开了。

三、商水公安局长刘国庆被迫辞职

刘国庆于二零零三年从项城调入商水。他出身刑警,对侦破刑事案件很有一套,但他却对危及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各类犯罪案件应付拖延,念念不忘抓两件事,一件是抓钱,另一件迫害法轮功。他一到商水,当地对大法弟子的迫害马上急剧升级,监控、跟踪、骚扰大法弟子的力度加大,更有多名大法弟子被绑架、非法关押,四名大法弟子被判劳改。

历史会永远记住:刘国庆在项城公安局长任上,为了掩盖自己大肆卖官鬻爵、贪污受贿的罪行,为了晋升副处,竭力配合邪党,亲自部署、策划、指挥,采取各种惨无人道的手段迫害大法弟子,制造了数不清的人间惨案。他因迫害“有功”,终于捞到了副处级官职,却造成多少大法弟子冤死、残疾、精神失常、倾家荡产、流离失所。

自古“善恶必报”。二零零五年八月十六日,商水发生六名特大刑事犯袭警越狱大案,震惊伪公安部(称为“八一六大案”)。此案告破后,刘国庆被迫辞职。

四、郸城政法委书记于运成死于奇异车祸

郸城县政法委书记于运成,原在周口市委统战部上班。此人一直敌视大法,诽谤敢于走出来讲真相的大法弟子。到郸城赴任之初,他就表态“与法轮功作斗争”,部署对大法的诬陷和打压。

于运成在郸城任职时间不长,即遭报应。二零零四年三月的一天,自己开车上路,在由郸城去沈丘途中,被飞驰的小车从车门里甩出来,受伤严重,不治而亡。于运成之死如此奇异,正是:巧合中有因果,偶然中有必然。

五、郸城公安局副局长王忠良死于肺癌

郸城县公安局第一任主抓迫害法轮功的副局长王忠良,一心“听党的话”,助恶为虐,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王在二零零一年就遭了恶报,患肺癌死亡。王的行恶还殃及了家人,其在看守所工作的儿子在今年四月的一次车祸中丧生。王忠良“听党的话”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六、项城看守所骆秀荣得病偷着治疗

河南项城市拘留所狱卒骆秀荣,四十四岁,多种顽疾(颈椎、腰椎骨质增生、脑出血等)缠身。此女外表凶悍暴戾,内心凄苦虚怯。

骆秀荣迫害起大法弟子来心狠手毒,毫无恻隐之心。例如,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七日,骆与看守所狱卒再一次对全体大法弟子施暴,恶人们把三角皮带缠上铁丝,狠命的抽打每个学员一百下。大法弟子被打得头发、衣服碎片、血丝在空中乱飞。

有一次,骆秀荣和国保大队几个男恶警在莲花宾馆秘设公堂,对大法女学员刘金芳酷刑逼供。刘金芳家住淮阳朱集镇,是当地远近有名的好人和贤惠媳妇,她因在项城做真相资料于零一年十月十五日被非法劫持监禁。为从她嘴里掏出“口供”,恶徒们用皮带裹上铁丝长时间轮番抽打,整个上身被打得稀巴烂,皮带都打断了,还不停手。刘金芳哀求解手后再打,遭到拒绝,结果大便拉在裤子里,皮开肉绽的身上到处是血是屎。如此毒打并没有使刘屈服,恶警又用牙签钉十指,十个指头被钉空,昏死数次,都被用冷水泼醒再打。

因做恶多端,骆秀荣病情日渐加重。二零零四年正月初,她在家里睡觉时,一睁眼看见一条大蛇向她爬来,吓的从此又精神失常。骆最怕人家说她“恶有恶报”,故百般遮掩自己的病情,连四处求医都是偷偷摸摸的。

七、周口市公安会议餐后集体“食物中毒”

二零零二年九月七日,周口市八县一市一区的公安局主管局长及全体派出所长,在周口川汇区大酒店召开为期两天的全市“治安工作会议”,会议内容包括交流部署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会议结束时,安排在“川汇”、“天运”两个大酒店会餐。餐后返回途中,多数与会人员均出现了头晕、上吐下泻等“食物中毒”的症状,纷纷停车买治腹泻的药,到家后就急忙到医院洗胃、挂吊瓶输液。

这次中毒人数竟达七十二人之多,周口电视台公开报道了此事。很多民众议论,此次公安集体中毒决非偶然,是明显的因果报应和上苍的严厉警告。

八、周口沙南分局恶警刘斗偏瘫

原周口沙南公安分局国保恶警刘斗,老奸巨猾,肆意诽谤大法创始人,并伙同政保恶警多次对大法弟子非法抄家、罚款、绑架、辱骂、毒打、监禁。刘斗抄家特别内行,角角落落都不漏,发现钱和看中的物品,就偷偷装进私囊;查出大法书籍、音像就野蛮销毁。大法弟子李方贵被刘斗举报,坐牢一年多。二零零二年刘斗退休,年底即因患脑溢血做手术,术后半身瘫痪,语言含混。

九、太康看守所政委王清林暴死

原太康县看守所政委王清林,曾学过大法,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在严酷的红色恐怖高压下走向了反面,疯狂迫害大法弟子。昔日的功友善言相劝他也不听,并叫嚣:“我修不成,我也不让你们修成,落到我的手心里,看我怎么整治你们。”他非法扣留大法弟子家属所送物品;强迫大法弟子戴脚镣跑步,许多人脚脖子被磨的露出白骨,鲜血直流;听到谁说“真、善、忍”等字眼,就给谁上大绳,砸重镣;一个坚定信仰的女学员,被他吊起来毒打昏死,双手一个多月不能拿东西,吃饭得人喂;他不分早晚的频频查号,目的是找大法弟子的茬儿,魔性发作时大打出手;他亲自指挥绑架多名大法弟子,并严刑逼供。

其间,王清林遭遇四次翻车,都险些丧命(其中一次摔伤面部,十多天不敢出来见人;还有一天晚上,他外出嫖娼回来,连车带人一头栽到沟里,摔断了胳膊)。但他不知醒悟,仍然一意孤行。王清林二零零二年退休,二零零三年夏天猝死,死前无任何症状。

十、太康公安局长李晓炜“违规”被免职

太康公安局长李晓炜,为保住官位,遮掩丑行,积极部署、策划迫害大法弟子。二零零三年被非法送劳教的大法弟子马向东(原杨庙乡副书记,深受杨庙群众爱戴)、邓荃中期满解教,本应回到自己家中,休养被严重摧残的身体,李晓炜却派恶警先后押回太康,直接投进监牢,继续迫害。

二零零三年六月,太康公安违规查扣了安徽宋世强的一辆私人轿车。李晓炜等人非法使用该车,累计行驶达二万多公里。二零零四年二月十八日下午,李晓炜坐该车到郑州办事,车停在某歌舞厅附近。当晚二十三时许,路过此处的车主宋世强无意中认出该车,当即报警。看似“巧遇”,实为天意。此事在互联网曝光后,大陆民众一片谴责之声,痛骂“人民警察”是“挂牌的土匪”。河南公安厅给予李晓炜 “免职,行政记大过”处分。

十一、沈丘公安副局长郑贺平遇车祸丧失

郑贺平,女,一九五一年出生,沈丘公安局副局长。九九年七二零以来,她操纵恶警对大法弟子肆意非法抄家、绑架、罚款, 纵容狱卒对大法学员毒打、谩骂、滥施刑具。

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八日上午,郑贺平到郑州办事(据悉是去领电话监控器,用于监控大法弟子),路上出了车祸,同车另外六人都毫发无损,只有她一人命丧黄泉。

十二、沈丘公安副局长李瑞岭死于癌瘤

李瑞岭,男,五十多岁。作为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局长,他助中共恶党为虐,幕后策划指挥,监控、迫害大法学员。

二零零四年,李瑞岭检查出癌症,立即多方治疗,但不见疗效,病情越来越重,直至卧床不起,最后大半身瘫痪,成了个“活死人”。李有一个在新闻媒体供职、多次见证大法神奇的亲戚,告诉他:“你的病跟迫害炼法轮功有关。”他摇头否定,说抓人、打人,那都是别人干的。亲戚又告诉他,大法慈悲,现在既然到了这一步了,你就听我一句劝吧:好好读读大法书。只要你真心悔过,真心修炼,说不定就会出现奇迹”。怎奈李瑞岭受邪党“无神论”毒害深入骨髓,说:“我不相信。科学都治不了,啥法能中?”李拒绝救度,不久即痛苦死去。

十三、鹿邑法院副院长荣世杰猝死

荣世杰,男,一九五零年生,副团级退伍军官,任鹿邑法院副院长。荣为了自己的既得利益,配合恶党,残害善良的大法弟子。二零零三年,有个郸城大法弟子在鹿邑发资料被绑架、批捕,由荣开庭“审理”。荣明知大法弟子所言所行完全符合宪法规定,但却完全听命于邪党和六一零的旨意,违法枉判重刑九年。

时隔不久,荣世杰在熟人家打麻将赌博(其人嗜赌)。说话之间突发脑梗塞,栽倒在麻将桌下,当场气绝而亡。

十四、淮阳看守所李德功夫妇被自家狼狗咬伤

淮阳县看守所副管教李德功,年过半百,家住淮阳西城区陈庄。其人性格暴虐,积极配合恶党迫害一心向善的大法修炼者,特别是对家境贫寒的农村学员更是心狠手辣。

李德功养了一条凶悍的狼狗,为他看家护院。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四日八时许,淮阳境内突然狂风大作,黑云压顶,电鞭闪烁,一阵霹雳将李家的狼狗震惊,狼狗挣脱锁链冲进屋中,龇牙奋爪,扑向李德功夫妇,将二人咬伤。

十五、 周口沙南分局国保队长高峰殃及其父

周口沙南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高峰自七二零以来,一直充当迫害大法的黑爪牙。他经常象一个幽灵一样,白天黑夜在周口大街小巷游荡,时刻觊觎大法弟子的一举一动。每一次对大法学员的非法骚扰、抄家、劫持,都是他亲自带队。高曾同其它恶警一起,多次侮辱、毒打依法赴京和平上访的大法弟子,有的被打得遍体鳞伤,有的被打的终生残疾,女大法弟子杨秀勤被用皮鞋踢成脑内伤,血压高达二百六十毫米汞柱,两年后含冤离世。

高十分狡诈、阴毒,有多副面孔,在一般人面前满脸堆笑,而在不屈服的大法学员面前则如凶神恶煞,用最下流、最狠毒的语言侮辱大法弟子,他在看守所里对大法弟子咆哮:“你知道这是哪里?这里是人间地狱!我就是阎王爷,我叫你死,你就活不成!”

迫害以来,高峰大量收受大法弟子家属送来的钱物,还厚颜无耻的向经济条件好的家人勒索现金,每次都在千元以上。

高多次肆无忌惮的扬言:“你们炼法轮功的把我上了恶人榜,我不还是我吗?你们说‘恶有恶报’,我报啥了?不还是好好的吗?”这话说后不到半年,高峰那六十多岁、身体一直健康的父亲突然患急症而死。其直系亲属中有明白真相的,知道老爷子的暴死跟高峰迫害大法有关,当面抱怨他、劝他,他不听。亲戚出来说:“二保(高的小名)连累了老爷子还不听劝,从此我不再跟他来往,我还想平平安安的多活几年呢。”

十六、周口地区公安处政保科长王义瘫痪卧床

原周口地区公安处政保科科长王余德,五十多岁。他在任期间,是迫害法轮功的幕后元凶。九九年四二五以后,他就派公安对各个炼功点偷偷录了象。七二零以来,他积极策划、指挥对大法弟子的各种迫害。他曾洋洋得意的说:“你看高峰、李育政(川汇区国保警察头目)抓人罚款,耀武扬威,我叫搞到哪一步,他们搞到哪一步。”

迫害大法不久,王余德就得了脑血栓,留下偏瘫后遗症。有一天,他慢步到附近的火车站广场锻练,发现一个女大法学员在传真相资料,遂打电话将其举报,该学员很快遭绑架。没过几天,王病情加重,瘫痪卧床。

十七、周口拘留所所长窦燕怀丧子丢官

周口拘留所所长窦燕怀,诽谤大法,侮辱、折磨被无辜拘留的大法弟子,恶迹斑斑。

二零零零年元月,窦艳怀往郑州十八里河送李素玲、郭兰英等四个大法弟子劳教,其中三人都是六十岁以上的老太太。窦艳怀把四人塞到面包车的后备箱里,一路颠簸,从早上六点一直闷到晚上十一点。中途,学员提出停车解手,窦恶狠狠的说:“憋死你们!”到了劳教所开车厢门时,郭兰英已经瘫软如泥,车门一开,一下摔在地上,大量呕吐不止。劳教所检查出李素玲、郭兰英有病,拒绝接收。丧失人性的窦艳怀哀求说:“你们收下了,我多给你们钱。”

善恶有报,分毫不爽;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二零零三年初春,北京一家网吧不慎失火,窦燕怀在北京上政法大学的儿子是十七个不幸罹难者之一;窦的妻子受此巨大打击,精神失常,不久又因病做了大手术;接着,窦因故被就地免职。窦燕怀向人哀叹:“不知因为啥,我这一阵子咋该这么倒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