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心与修炼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八日】开始早上三点五十炼功以来,我一直在思考自身存在的问题。自修炼开始至今,我一直都没有做到持之以恒,一直没能做到一天不落的炼功,而且炼功时也不能完全按照法的要求,要么静功坚持不了那么长时间、腿不自觉滑下来,要么炼动功静不下来。而且在迫害开始到二零零五年基本上放弃了炼功,导致本体转化很慢,年龄未老身体却出现多种老化迹象,很易疲倦、记忆力下降、体力劳动吃力。以至现在开始三点五十炼功觉的非常困难,每天坚持早起炼功就更难。

在修炼法轮功前,我就是一个做事情没有长性、有头无尾的人。虽然也不断下决心,但并未有根本的改观。每每一想,我就非常苦闷。前一段时间,下定决心要改过来,当时悟到:法是无所不能的,一个小小的人的执著算什么,我一定能够修去的!但是各种执著:求安逸心、惰性、怕吃苦等各种心都在障碍,很难突破,即使突破了,也很难坚持,最终也没能做到每天都坚持炼功。心中非常自责。

看看我的所为,想到:从小到大都如此,那看来我就是这样的人了。不是讲“以小见大”吗?我做常人的事是这样,小事都做不到、做不好,修炼这么大的事情,我是不是最终也会不行啊?好象给自己下了个结论,从而严重影响了自己修炼的信心。所以到后来,我都会因为一两天没炼功而几乎整个丧失了修炼的信心。

直到最近,在明慧网上看到一位同修的交流才意识到,其实这一切都是旧势力的安排,他们安排了我们修炼以前的事情,甚至前生,让我们从小就有着怎么样的所谓性格上的缺陷、让我们感觉自己以前就这样,从而下个结论:可能自己就是这样的人了,达到干扰我们修炼正法的决心和信心。

明白了这点,我就开始否定它。每天我也在努力,但还是觉的自己心有余而力不足,好象无论怎么努力都不行。

昨天晚上,我躺在床上,突然之间悟到:首先,我是不是一直把那个干扰我持之以恒、干扰我恒心修炼的那个物质当成了自己的一部份呢?把它当成了性格的一部份。真的是这样的啊,我一直觉的我自己性格上有缺陷。而当我把它当作自己的一部份的时候,我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人”的努力,而不是用“法”。所以我好象也一直都在非常非常努力的改变,但却一直不能够真正的彻底的改变。

另外,我也悟到,虽然我们每一个生命都有自己的特性存在,但我们都有一个根本的共性,就是:我们的生命特点都是符合真、善、忍的。所有不符合这个特性的所谓的人的性格也好、特点也好、缺陷也好,都不是我们真正的自己。我们修炼的过程不就是要去掉“伪装”、“外壳”,返回先天的自己、返本归真吗?那么不能承受、不能吃苦、不能坚持不都是不能做到“忍”吗?就象师父写的“割舍非自己”。那么我修去那些不让我忍耐的因素,我不就符合真、善、忍的标准了吗?

在写这篇交流的时候,我悟到:“恒”字的含义——心要象天地、日月一样恒久不变。其中“二”是指天地,也可理解为上“一”为天,下“一”为地,中间简体是“日”,正体是“月”,也指时空。师父讲“人体就是一个小宇宙”。人心恒定、持久,则符合宇宙特性“真、善、忍”,那么与之相关的宇宙也会更加长久、永恒。所以这个“恒”对于修者非常重要,他关系到修成的生命的长短。而要做到“恒”,就必须首先做到“忍”。

第二点,我原来还觉的,别的什么执著不是性格上根本的执著,小来小去的,都不会怎么影响修炼的,去了就好了;而我的这个根本的没有长性、没有恒心、毅力,却是一个人根本上能不能坚持下来的问题,是一个本质上的问题。这个问题会直接影响到我能否修成。所以,到后来,如果我不能很好的坚持每天炼功的话(学法和讲真相都坚持的不错),我就会非常懊丧,觉的自己可能真的不行了。

也是在这晚,我明白了:修炼路上每一个执著都是应该去的,不分大小,对哪一个执著不放都不能修成,在去哪一个执著心的过关当中都存在着修上去和掉下来的危险。我觉的它大,它比别的执著更可怕,其实不就是变相在加强它,同时也在认可它吗?

另外,因为修炼中的这么一个关过不去,而对修炼的自己、对修炼丧失信心,那么我对师父对法的信心在哪里?况且在修炼没有结束之前,在师父没有放弃我们之前,我们决没有任何权力和理由自暴自弃,更不能给自己下个修不成的结论,怎么就知道那想法和所谓的定论不是旧势力强加给我的呢?那么不还是落入了旧势力的安排中了吗?而且,在修炼结束之前,我们都没有理由放弃努力,师父一直都在给我们从新做好、做好的机会,我们要做的就是适时把握师父给的机会,不能趴在摔倒的地方不起来。

层次有限,请不吝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