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大庆同修几次被成批绑架的个人所悟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八日】这篇体悟几次提笔都搁下了,时至今日面对惨痛的教训还是把它写出来吧,让不正的东西曝光,彻底解体。有利于整体圆容补充,配合的更好,做好师父交给我们的三件事。下面是个人体悟。

1、不能有力的善用较好的经济条件

大庆油城的经济条件比周边县市要好些,这应该是历史的安排,正法的需要。身在大庆的同修怎样善用这一切,在经济上协助周边的同修更好的证实法救度众生这没有错,师父说:“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这过程中掺杂了许多人心,得到帮助的同修,有意无意的感激大庆的同修,或依赖,这不助长了人的情吗?而且大庆同修也起了欢喜心,显示心。每到一处有意无意的表现出在人之上,好象来指导工作一样。“让大庆同修先讲讲吧,人家做的好。”至此大庆部份同修飘飘然,还是我们大庆好,显示心起来了。

2、有意无意的带着显示心召开法会

几次不同形式的法会过后,都是同修成批被绑架。这不就奇怪了吗,这是为什么?如2004年末,轰轰烈烈的组稿修稿,参加黑龙江省法会。把个别同修证实法做的好的方面,几乎说成我们整体都这样。有浮夸成份,進行张扬。接着2005年又召开了一次大型法会,给了被迫害4年多归来的某学员市场,更加证实自己,最终几乎失去了理智,多方证实自己,导致在鹤岗法会50多人被绑架,该学员又重陷牢笼,令人痛心。这里有个人因素,更有整体的因素。

至此本市同修还不及时吸取教训,向内找,修正我们自己,促使大庆的空间场更不纯了,导致2005年9月23日同修成批被绑架,损失惨重,给证实法救度众生造成了很坏的影响。事过一年后,我们又蹈覆辙,本市同修写稿召开法会,有一位协调人,独自通知周边地区的协调人来参加,由于人员太多,使本地区的同修不能到会,会场内大部份是外地同修。结束时各区同修纷纷发言,对大庆一片赞扬,还是大庆同修做的好。在场的大庆协调人不予指出、更正,这颗显示心更膨胀了。是否也误导了周边地区的同修搞个人崇拜。“大庆好”证实大庆不证实法,一周后又召开了一次,还让外地同修来,也不让他们准备讲稿,这不等于到大庆来观摩吗?其他地区来参加法会的同修回到本地不几天,大多数被绑架,被迫害死了两名大法弟子,其他多名还在狱中。有的人还在向外找,推说有特务。即使有特务,如果我们的场很正,那么他不是被同化了,就是被吓跑了。这样下去,我市整体修炼的漏更大了被旧势力钻了空子。2007年4月25日前后,本地区同修又被成批绑架,姜湃已经被迫害致死,刘志高也被害得生命危急,已经两个来月了,还有十一人没有获释。我们实在该警醒了,这明明是整体有漏,不是单一的个人问题。彻底根除这颗求名之心、显示心和欢喜心吧。

3、有的协调人名利心比较重,给整体带来了不好的因素

本市的大多数同修都看到了,在形势较平稳时,我们有的区块搞的轰轰烈烈。协调人也常来光顾,到处讲如何好。可一旦有麻烦有人遭绑架,这协调人就回避了,或是借故到外地或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断绝一切通讯,学法。过一段时间看平静了才出来。找一部份搞协调的同修开会切磋,为什么同修遭绑架,总是找落难的同修如何不正,不是发自内心的找自己哪颗心有问题,从而圆容补充。而是把落难同修的不足找足、找够,第一时间已经错过还不研究营救措施,这不等于落井下石吗?被绑架的同修已经被害了,还要往他们的空间场中扔不好物质吗?几年来,明慧上的文章一再谈这方面的问题,要修口,不要给同修加难。这一点在常人中的好人都不能这样做。我们应把落井的人尽快的捞上来,再跟其谈为什么落井,共同找不足,从而吸取教训整体提高上来。反之给同修之间制造间隔,不利于整体配合。

为什么这样找同修的不足,是否为了协调人自己的名,不是协调不利,而是个人有问题造成的。这是不是一颗非常隐蔽,肮脏的私心呢?平时一旦同修哪方面做好了,就到处开法会张扬,我们大庆做的怎么怎么好。是不是在满足那颗私心,我这个协调人协调的好。我们这里好,谁要说大庆整体一个“不”字,就象说到他了,马上就不高兴而反驳。我们已经走到了今天,这颗求名之心不能再要了。作为协调人,这是责任是使命,在这里好似一个住持,要把这一方人带好,千万不能让私心做怪,走旧势力安排的路,不自觉的在证实自己,而不是证实法,起到了破坏法的作用,给整体证实法造成损失,这是令人痛心无法弥补的。

而作为一般的同修更要以法为师,注意学法不学人,不能随波逐流要修口,要时时、事事、处处向内找,整体配合的更好,完成我们的历史使命,不愧对师尊的慈悲苦度,正法修炼已经到了最后的最后,让我们更加精進,放弃自我,努力静心学好法,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众生。

写此文意在交流,有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