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武汉市硚口区宝丰街的绑架案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九日】六月二十二日下午,武汉市市民彭某骑车到硚口宝丰街站邻村30号楼看望母亲和弟弟。彭某将自行车停靠在墙边,然后上五楼母亲家。过了一会儿,彭某下楼时,见有两辆的士将他的自行车围堵在墙边。当彭某弯腰开车锁时,突然从四周和的士车内冲出来六个不明身份的歹徒,不由分说,采用暴力绑架了彭某,并将彭某塞进小车内。

光天化日下绑匪竟然如此嚣张,令四邻目瞪口呆。汽车开到硚口公安分局,原来这帮绑匪是硚口公安国保大队的,奉命秘密绑架彭某的弟弟-法轮功学员彭卫东,误绑了其兄长。

当彭母听到声响下楼时,又上来两个五大三粗的歹徒,竟然毫无人性的将七十四岁的瘦弱老人两边一夹,塞进另一辆小车(不是警车),恶警队长周德胜叫人强行抢走了彭母脖子上的房门钥匙。然后将彭母劫持到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硚口区专门用于秘密关押法轮功学员的机构。将这位老人从下午四点一直关到深夜一点。非法拘留达九个小时,至今没有一个说法。

恶警抢走钥匙后,冲上五楼,开锁闯进空无一人的彭家,几个强盗在没有主人的私室内乱搜、乱翻、摄像后,还守候在彭家,妄图等彭卫东回家将其绑架,直到深夜一点才败兴而撤。

事后,彭母惊魂未定的回忆:“他们真的和绑匪一样。我患有高血压、脑梗塞,每天要定时吃药,却被他们关了半天。”七十四岁老人受此惊吓,现在见生人就躲。恶警仍不罢休,至今彭的家人被跟踪、监视,电话遭窃听,妄图达到绑架彭卫东的目的。

彭卫东大学毕业,原在武汉卷烟厂工作,只为修炼法轮功被单位非法开除,并多次遭关押。曾被非法劳教两年。二零零三年三月又被非法关押在额头湾洗脑班,受尽酷刑折磨,直至四十多天不能进食,骨瘦如柴,奄奄一息,硚口区政法委害怕人死在洗脑班,才让家人抬走。

今天,彭卫东又被逼得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归。

作为一名遵纪守法,道德高尚的公民,仅仅因为信仰“真、善、忍”就被逼得走投无路。彭卫东事件仅仅是千千万万个遭此厄运的法轮功学员中的一例。这样的事情每天都正在中国发生着,仅上月底本月初的近半月之内,武汉市就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无故抓捕。

硚口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在上述绑架彭母、彭某的过程中,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文书,也未出示警官证表明身份,不着警服,开的车全部是民用车。当他们认定彭卫东(实际是其兄)上五楼进家门之后,他们并不是上门当着家人出示证件带人,而是等其下楼走在大街上才实施绑架。他们自知违法,才采用这种黑社会的恐怖手段,这样,即使路人看见,也会以为是私家纠纷而不愿过问。显然,这是早有预谋的秘密绑架。整个绑架计划周密,手法娴熟。下面两个例子也表明这种黑社会绑架手段在被整个邪党政法机关经常使用,已成为“执法”常态。

例一. 三个月前的三月二十一日,家住江岸区花桥花北三村的法轮功学员张伟杰,在上班途中失踪。经家人二十多天的到各政府部门苦苦寻找,打市长电话等,才知被武汉市公安局一处绑架,而且家人要求见亲人的面,也被抓去遭威胁恐吓。至今张仍被非法关押。这种显然违法的流氓行为不但政府部门无人过问,反而帮着推脱隐瞒,任由市公安局无法无天。

例二. 二零零四年三月,还是这个硚口分局,任该分局一科科长的恶人金志平带国保大队将法轮功学员黄曌、刘宁从其租住处秘密绑架,非法抄家,并且不通知家人。黄曌被带到硚口分局内,不到二十四小时,就被恶警活活打死,行恶者还封锁消息,不通知家人。另一名被绑架者刘宁侥幸跑出告知黄曌父母说,黄曌已被硚口分局绑架,此时他们都不知黄已去世。黄父马上向分局一科金志平要人,金大吃一惊问:“你怎么知道黄曌在分局?”实在瞒不住了,又欺骗黄父说,黄曌现在很好,但此时黄曌已去世几天了。过了半个月,硚口分局实在瞒不过去了,方通知黄家:黄曌已死,并诬陷黄是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