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母亲在被迫害中的一段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十日】我从一九九六年就开始接触大法了,明知大法的好,却没有踏踏实实的去修。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时,我的母亲遭中共恶党残酷迫害了三年,曾经温暖的家庭不复存在,老幼皆无人照料。我是一边上学一边料理着家务,艰难自知。我和妹妹被父亲看管着不让接触母亲那边的亲戚(也是大法弟子),并以不供读书相逼,我和妹妹当时为了自己的私心,竟三年没有去过母亲那边的亲戚家,只是默默的保护着母亲留下的部份大法相关书籍和真相资料。

在这三年中,我没有看过一眼大法的书。错过的时间,让我至今仍悔之不已。

很快到了第三年,我终于鼓起勇气去马三家看望饱受折磨的母亲。

因为那里的交通不是很便利,我下午四点多才到达。马三家周围的“风景山清水秀的”,没有想到背地里却干着最残暴、最肮脏的勾当!

我记得当时,我走進马三家劳教所的大门时,总有想哭的感觉,强迫自己要镇定下来。

后来我知道,母亲所在的大队是被看管最严的,也是被迫害最重的,那里的大法弟子无疑是最坚定的。我当时说出母亲名字时,那个保安查都没查就说她不在一大队,而是在二大队,并且说我来得太晚,工作人员都下班了,不能接见。我好说歹说,也不让我见。

后来,二大队的队长过来和我说:真的不能接见,要不你在这一带的旅店住一晚,明天上午再来吧。“笑容可掬”的样子,真看不出来她是最残暴的打手!

那晚,真是心惊胆颤的在十元店里熬过来的,那年我正读大一。

我三年盼望的时刻终于要来临了!

我马上就要见到母亲了!

我激动的按照劳教所里接见的流程走着,在等待的时候,我一遍一遍的告诉我自己要镇定,无论一会儿看到母亲什么样都要坚持住,不能哭出来。

“你妈妈不想见你!”

“……。不可能!妈妈不可能不想见我,三年来她最想见的就是这两个孩子”

“麻烦您再帮我说一下,就说她的女儿来了,她一定会出来见的……。”

“你妈不想见你,我说又有什么用?!”保安开始变得不耐烦起来。

我抑制住内心的巨痛,让保安把我买来的东西带给妈妈。

接着,我的泪水洒了一路……。

我妈妈被迫害三年后,整个人都瘦得脱了像。我从大姨那里得知妈妈回家的消息,我不顾一切的来看妈妈,我还记得,妈妈见到我的时候,一直在抚摸着我的头,然后,用梳子轻轻的梳理我的头发……。

因为妈妈的带动,我慢慢的又开始修炼了。有一次我放假回去看妈妈,妈妈让我写退团声明,我马上就写,我完全相信师父讲的法,既然法已经讲出来了,我按着做就行了。我边写妈妈边告诉我为什么。我既然已经成为众大法弟子的一员,我也在利用课余时间,做着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事情。

有时候,也会出现不精進的现象,但我在努力着,排除一切干扰,踏踏实实的走好我修炼的路,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