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小镇老年大法弟子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一日】我今年六十六岁,生长在西北地区一个边远的小镇农村。父母生有我们兄弟姊妹六人,早年家境贫寒,靠父亲一人辛勤劳动度日。据母亲说:在生下我不久,母亲生了一场大病,昏迷多日,家里都做好了后事的准备。但在一天早晨突然清醒了。从此我母亲就在佛面前发愿─后辈子要吃斋念佛,以后病也随之好转。

我幼年时母亲常给我讲一些古代修炼人的传说故事和一些做人处世的道理。从我幼小的心灵里就种下了人可以修成神仙的概念。所以在我小时有时到河滩里搬几块红胶泥,用小木棒划上唐僧像或佛的形像,玩拜佛,上香,磕头。后来参加工作后,一次在乡中学图书室发现了一本气功书,借回后也学练了几套,都因为效果不明显就放弃了。

六六年经过文化大革命,破除迷信,自己对世上还有没有神、佛,思想中长期迷惑不得其解,但对人世间发生的有些现象用现代科学根本解释不了,也说不清楚。随着年龄的增长,又成了家和家庭人口的增加,生活负担的加重,自己才体会到了人生的苦难太多了。弟兄们之间的矛盾,邻里之间的矛盾,工作上的矛盾没有你轻松的时候,在工作中遭领导的陷害,一次失去工作长达四年才恢复工作。遭重大车祸二次,造成三根肋骨骨折,右手腕骨折。

九六年春,在一次车祸中受伤在家养伤时,一天一位老邻居拿着一本中国法轮功的书向我和老伴介绍。和老伴看后,顿感埋在心里多年未解的难题一下子清楚了。我和老伴就想修炼法轮功。没过几天市里要办师父的录像讲法班。因自己有放像机,又会操作机器,就主动担任了放师父讲法录像的工作。九讲讲法听完,我对小时老人们讲的神话故事有了進一步明确的认识,对修炼更加坚信不疑,从此我除了正常上班外,每天早上都要到市内集体炼功点参加炼功学法。

九九年“四二五”以后,我们组织学员反复学习师父经文《大曝光》、《挖根》、《何为修炼》、《警言》等,来提高每个学员对当前修炼的认识。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当天,广播和电视中首次播放了中央的通知,禁止修炼法轮功。但我们第二天早上七点钟依然有四名学员按时集体炼功点去炼功。当我们播放音乐炼功时,突然有两个便衣公安骑着一辆摩托车到了我们面前,拿出公安局的证明文件,没收了我们的录音机和磁带,还把我们三个人带到了公安局说:中央不叫炼了你们怎么还炼?我说;不知道。他说:电视都通知了。我说:我没有看电视。他就拿来一个小收音机把我们三人锁在一个小房间里,叫我们听中央的通知,他走后我们就关了机子進行切磋,怎么对待公安的干扰。在我们的强烈要求下直到下午一点多才叫我们回家。

讲真相 劝三退

师父在《美国西部法会讲法》中说:“当谁要来迫害这个法,那么作为一个弟子,作为大法的一粒子,你应该如何做呢?你不应该去把真相讲出来、叫人知道是怎么回事吗?这是站在你自己角度去讲,你是大法的一粒子,你就应该起这个作用。”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初,我带了讲真相资料和几张真相光盘去农村讲真相。当时我们家被公安监控着,我骑着自行车出发刚走出市区一公里左右,突然有一辆公安局的小车驶到了我前方五、六十米外横在公路上停下了,车里坐着四五个警察都看着我,当时我心态很平静,不理睬他们继续踏车向前行驶。心想,如果他们下来检查,我就以侵犯人身自由权反对他们检查。可就在我超过他们二、三十米时,我听他们把车调回头开走了。我一路平安的到达了目地地,给几户亲戚和熟人讲了真相并发了真相光盘和真相资料。

通过学法自己认识到,我炼功、学法市里、公安、“六一零”、单位都知道。难道我还怕别人知道吗?而且我讲的都是实话。二零零三年十月的一天我去市场买冬菜,我看好菜和问好价钱后,我问他们,你们知道法轮功吗?有一个上了岁数的老人说:政府禁止法轮功。有人说:还没有听说过。我说:今天我能买你们的菜是咱们的缘份,法轮功就是叫人做好人,强身健体。做一个真正的好人,你的病才能好。这时有七、八个人都围过来听我讲,其中有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小伙子,看公安局的人来了,有的人抬起头来四处观看,我当时很镇静的对他们大伙说:我炼法轮功市上、公安局都知道。这时人们都静了下来,我就讲了法轮功去病的神奇、和知道真相后对人生的好处。最后我说:请记住,只要你心中有一正念──法轮功就是能强身健体和叫人做一个真正的好人,你这个生命就是可以救度的。他们笑着点点头散去了,我骑上自行车离开了市场。

有时我们在大的节假日,为了制止当地邪恶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讲清真相,救度世人。我们就提前发正念,清除干扰我们讲真相路上的一切邪恶、烂鬼。前一天晚上集体出去,一路发着正念、请师父加持,几十条条幅二个多小时就顺利挂完了。因为我们心里只有一念──更多的救度世人是师父赋予每个大法弟子的神圣使命,也是我们每个弟子的荣幸。我们在讲真相时也体悟到了师父所讲:“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八日,大纪元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发表以后,通过看九评、学法,我更加认清了共产党的本质。讲三退就成了每个大法弟子制止迫害,铲除邪恶救度众生必不可少的一件头等大事。自己利用城乡红白喜事开始讲真相、讲三退。一次去参加单位一退休老干部丧葬,利用下面个别讲和在饭桌上讲、烤火炉旁讲,这次听到讲真相的人有二、三十人,同意三退的有二人,有三人说考虑几天再说,同时发护身符十几张。有一次在亲家聚会一次就讲三退五人。

建立资料点

二零零三年三月的一天,单位电话叫我去单位,我進了单位办公室,里面坐着七八个人,经办公室主任介绍,他们是地区政法委头目、市“六一零”、市镇书记。我坐下后,地区一位领导叫我说一下对法轮功的认识。我说:法轮功是叫人做好人,能强身健体的好功法,我炼法轮功已经八年了,以前有老花眼、乙型肝炎、常感冒,等等。现在全好了。不信我可以给你们念一段报纸听听。他说:不念了。又说:上面不叫炼了,你可以练其它的气功。我说:其它的气功没有效果。他说这是中央定的,又说了很多的大道理,我都没有回答。

之后单位领导就隔几天通知我到单位去跟我谈话,做所谓的“思想工作”,还特地由三人组建了所谓的“责任帮扶小组”,定期跟我谈话,让我放弃修炼法轮功,还说:如果这样下去年终咱们的文明单位牌子就得摘了,而且全体职工的年终奖金也拿不上,还强制我写“保证书”(但我只写怎样做一个好人,遵纪守法,只字不提法轮功),他们看后说:不行要我重写,反复多次后,结果和前面一样。他们就只好拿去给上面交差了(以后通过学法才认识到当初根本就什么都不该写)。

零四年下半年,由于邪恶的迫害,我市最大的资料点被破坏,复印机和设备全被抄走,造成资金损失一万多元,一度给证实法工作造成了一定的难度。明慧周刊上同修多次提出,为了安全,建议资料点要遍地开花。为了安全快速的救度众生,为了我市大法弟子准时看到师父的最新经文、明慧周刊、周报,自己也开始摸索着学习电脑。今年年初在同修的帮助下,我也上了明慧网。现在师父的新经文、每期的周刊、周报都能即时做出来送到每位同修的手中。通过学法,修炼、救度众生,我体会到,每个大法弟子在讲清真相、讲三退救度众生中所做的一切,都是师父在安排着我们做,所以修炼、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事,只要我们按照师父的法去做,想做的就能做到,而且很安全。

要回了被非法扣压的工资

二零零零年四月份单位扣了我的全部退休工资,使我的正常生活受到了极大的影响。就是这样市公安“六一零”还是不放过我们家,先后连续抄家四次,抄走的有光盘、磁带、书(有一部份根本就不是大法的东西)。我先后要过多次,他们都说时间长了不好找,至今未还。由于生活所迫,我多次到市和单位要工资,并讲真相,一直到二零零一年四月才发给了我每月半数工资。通过学法,我明白,哪里有问题,那里就需要我们去讲清真相。首先我向单位、市里各级行政部门送要工资的申请,内容首先写宪法第十三条和第三十六条规定和自己的合法要求。送时要以讲清真相为主,提出扣工资给自己生活造成的困难。要反复找、多次讲。从零五年年初到零六年七月份分三次要回了全部被非法扣压的工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