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世人生为法来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六日】可以说,我既是一个老弟子,又是一个新学员,因为我九六年就得法了,所以说我是老弟子,可是这么多年我并没有真正的在法上修,由于对法理不清,所以我两次都是迷在难中,没过去关。二零零六年,是师父的慈悲,使我又从新回到大法中来,从新走上了修炼的路。

零三年到零六年这三年期间,我由于对名、利、情的执着,热衷于事业上的“飞黄腾达”,从而第二次放弃了修炼,过上了常人生活。

正当我的事业“如日中天”,病魔却悄悄的找上门来,我去医院检查时,结果令我大吃一惊,几种很难缠的病我都得上了,而且医生告诉我随时都可能癌变,不致命,但也完全能让人倾家荡产。我每天都坐车去省城,心里和身体都忍受着极大的痛苦,经济上也很紧张。开始在家里还硬撑着,可是后来身体一天不如一天,药物的副作用又触犯了其它病痛,越来越重,甚至连做饭、上班都不能坐一会儿,不靠点什么都累,面容一天天憔悴。

眼看着好不容易争取来的事业,辛辛苦苦创造的家,都无能为力了,心里折磨的痛苦不堪,在花费了大笔医疗费的情况下,病情不仅没有好转,反而却加重。我近乎绝望,心中时刻祈求谁能救我呀!我不想这么早就离开人世!有人劝我去信奉附体,说我得的不是食病,我回绝了他,《转法轮》中说“千年不得正法,也不修一日野狐禅”。我想到了师父,要彻底从痛苦中摆脱出来,唯有伟大而慈悲的师父能救我,我跪到师父法像前,下决心一修到底,眼泪唰的流了出来。

从新修炼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不仅病魔不翼而飞,而且我遵照大法修炼也有许多许多感受,自己的人生观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且又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一次又一次的闯关,心性一次又一次得到升华,现把家庭中闯关的体会谈一谈与同修交流。

这也是刚刚结束的一件事,大约在今年的三月份,是我修炼后第二次拿着真相材料去发,晚上在我家附近发材料,由于当时心态不稳,发的时候有些胆胆突突。刚做了几家只见前方不远处有一黑影正对着我,我走到近前,他不是别人就是我的丈夫,由于他是一个常人,看到这一幕他吓坏了,飞快的跑过去把我发的材料给拿回来,我当时也有些害怕,赶快把剩下的材料藏起来。这天晚上他对我又打又骂,第二天就说什么也不让我炼功了,还拿走了我的大法书,扬言再炼功就给烧掉。从那天开始,我每天打坐炼功都要挨一顿毒打,我发正念时他掰我手指,我盘腿他掰我的脚趾,吸烟往我鼻孔里吐,掐我的脖子。由于自己的心态不稳,又有懦弱的一面,只记得我们炼功人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自己默默忍受,我很羡慕别的同修在家光明正大的学法炼功,光明正大的供奉师父(这当然都是自己正念开创的环境),而我呢?算什么弟子?什么都做不到。

我懊丧的不行,心想:也许旧势力都没看得起我,认为我不配做大法弟子吗?(当然这一念是不对的),和同修交流时,我找到了自己心性上的问题,太多的执着心都没去。做常人时,我总认为丈夫配不上我,烦他。他现在打我,我恨他,看他气的不行又心软、心疼他。他要出去找人评理,我又怕他,很少跟他讲真相,把这些人的观念都带着,就是没有用善对待他,把他当众生慈悲于他,这些都是情,一点点放下吧,可是他还是那样一点没变。

我茫然不知所措,认为没有希望了,让他回头太难了,我甚至哭着、喊着去求他都不行。五月十二日那天,是师父的安排,我去省城办事回来到县城同修家,正赶上同修要出去贴真相材料,因为五月十三日是世界法轮大法日,在他们的带动下,我竟然在大白天的和他们一起做了十来栋楼,而且很坦然,把怕心一下子甩掉了,真有一种放下自我的感觉,那天回家,我仔细回想了自己长期受家庭困扰的根源,就是这个怕心造成的(以往丈夫不在家时,我想发正念铲除他背后的邪恶因素,刚一坐下,就想:哎哟,他能不能回来,回来能不能打我呢?结果真的把他给求来了,对我又打又骂,我却无声的忍受)。

我是怎么做的呢?不让在家就到同修家偷着炼,偷偷摸摸,象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情,不让看书偷着去单位或半夜看,根本没有把大法摆放应有的位置,丈夫后来开始跟踪、监视我的行踪,为了不影响同修,我又躲回娘家,我对自己的行为進行了深思,总这样不行啊。我必须得有一个修炼环境,不能让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牵制啊。人间是为大法开创的,绝不是邪恶逞凶的乐园,我能放弃大法吗?不能,我已没有回头路,丈夫和我是什么缘份?我再不能让另外空间的邪恶干扰他,操纵他无知的造业,六月十三日那天,我决定在家中绝食,同时请师父加持弟子正念。[编者注:请同修对自己的家人耐心的讲真相,尽量不要采取这种对立的方式。]

第一天晚上就很难耐,平日里我很贪吃,一顿饭不吃都不行,又渴又饿,心想:要不明天开始绝食吧!这顿吃饱点,马上否定刚才的一念,那应该不是我想的,《转法轮》中讲:“另外空间的人可以飘起来,没有轻重,非常美妙。常人正因为有了这个身体,出现一个问题:冷了不行,热了不行、渴了不行、饿了不行、累了不行,还有生老病死,反正没有舒服的”。我是修炼人,不是常人,我不渴不饿,既然做了,就做到底,也许师父的功能在加持我呢,想到这些不渴不饿了。可第三天,连日里高温,空气特别干燥,我发起高烧,渴的难受,听不得放水的声音,看不得冰箱中的饮料、西瓜、柿子。我心想:我想做一个超常的人,付出这一点都受不了,叫什么大法弟子?师父在另外空间看着我呢,旧势力也正在虎视眈眈呢!不行,我一定要坚持,我默念着师父的《洪吟》睡着了,梦中,不知谁给了我一瓶罐头……

绝食第五天,我身子虽虚,但还能做事,中午在床上发正念,丈夫从外边進来,对着我头部大打出手,我站起来反抗,义正辞严的告诉他,你做的不对,我们修真、善、忍没有错,在家中其他事都可以听你的,唯有炼功你必须听我的,我是来救人的,不是来承受迫害的!第六天一早我把自己的行李衣服收拾好,准备搬走,因为这些天我努力去做了,也承受了,我悟到修大法,任何人都没权干涉。

为了使他早日醒悟,少造业,我决心离家出走。东西收拾好了,望着家中的一件件物品,都是自己亲手创造,情的一面又上来了,想迈出一步太难了,回头一想,我不是学大法了吗?人间的东西有什么留恋的呢?放,全都放下!我找来了丈夫的一些朋友,和他们讲述了我修大法、祛病的经过,讲述了丈夫如何迫害我,不让我炼功(这在从前,我是不敢公开讲的)。朋友们同情我的遭遇,正念也上来了,责怪丈夫粗鲁,不该打人,我借此机会和几位朋友讲真相,并要回了丈夫拿走几个月的两本大法书。丈夫不答应我炼功,我就住到朋友家去,在朋友家住的日子,婆婆带着孩子都来找我,我放下情,给他们讲真相,讲自己受害的经过,孩子听了泣不成声。

我不间断的做三件事,相信自己只要坚定在法上,走师父安排的路,就一定能成。十天后,在丈夫答应我学法炼功的情况下,我回家了。

一天晚上发正念时,我感觉自己好象飘了起来,又象在一个无比庞大的空间中,丈夫原来那么小,好象在我的手掌心上……长达三个多月的时间,是师父的慈悲呵护,我最终放下了执着,堂堂正正走在了修炼的路上。感谢伟大的师父!

不当之处,请同修帮助修改,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