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炼之家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二日】当年去天安门证实法时,两岁的女儿主动跑到纪念碑旁边抱轮,并说看见师父就在广场上。来回乱窜的便衣一个劲的看她,一点办法也没有,因为她太小了,外国人还让我抱起女儿照像。

我在得法修炼之前是个浪子,用母亲的话说是整天不务正业。为此母亲伤透了心,要不是因为我修大法后在师父和法的慈悲力量下改变了我,母亲早就与我断绝关系了,母亲也会精神垮掉。

记得一九九五年我开始修炼之后一段时间,找到母亲说:“我炼法轮功了,我改好了,这个功真的很好,能净化人的心灵和身体。”母亲绝望的带着鄙视的眼神问:“你炼的功能是什么好功?”便再也没有理我。我这才深深的知道把母亲的心伤透了,此时的我在母亲心里的地位是一个骗子、人渣。我的心情一时间沉重的难以负担。我没有过多的解释,我想用实际行动来改变她的看法最好。

随着时间的推移,母亲看到我诸多的恶习如:吸烟、喝酒、赌钱、骗人……等等不好的行为逐一不见了,母亲看到了我的变化。

到了九七年的一天,她突然主动找我说:“你炼的那个什么功我能不能炼?”我高兴而又平静的说:“可以呀。”随后我为她请来了《转法轮》等一系列师父讲法,母亲一看便看進去了。

在一九九九年邪恶诽谤师父和大法时,母亲与妻子抱着几个月大的女儿蹬三轮车和一些当地同修长途跋涉進京护法,在以后的日子里被单位及“六一零”等邪恶经常威逼恐吓,被恶警绑架毒打并投入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一只眼睛被打的不好使。

我和妻子是在两名大法弟子的介绍下认识并结婚。妻子话语不多,总是踏踏实实的默默把事情做好。妻子坚定实修,在被邪恶迫害中凭着坚定的信念拒不配合邪恶,绝食抗议八天从看守所出来。相比较之下我就差些,在邪恶把我绑架到洗脑班后,在邪恶的恐吓中我人心上来没有做好。

我当时真是万念俱灰,心想:完了,多年的修炼毁于一旦。有单位派去的所谓两名陪教跟我住一屋,我在中间的床睡。我借酒浇愁,谁知一瓶下肚,腹前法轮一旋便什么也没了。我当时觉的是幻觉,心想:我做下这种背叛师父、大法的事,师父还能管我吗?一定是幻觉。

当我躺下的时候,腹前法轮转了起来,象车轮一样大,把被子旋到半空掉下来,我随着呼的一下坐了起来,把那两个陪教吓了一跳,以为是我把被子踢起来的。我说没事,要上洗手间。進了洗手间我还在想:这是真的吗?我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做了一个头前抱轮的动作,两臂刚抱圆就感觉法轮强劲的转动。当时激动的心情是可想而知的,可随后便觉的更对不起师父,心情更加的沉重,直到回家也没有好起来。而且头脑时而清醒、时而糊涂。

妻子没有指责我,只是经常提醒我认真学法,每天到点就叫我一起发正念,鼓励我不要惧怕邪恶,勇敢的面对邪恶站起来。其他同修也宽容的鼓励我从新站起来,尽快回到正法中来。面对妻子和同修的鼓励和宽容加上师父洪大的慈悲力量,使我重新鼓起了信心。

当我的心定下来之后的一天中午,妻子又拉我一起发正念,在那一瞬间定下来,我突然看见窗户外边站着一个穿黑白格长袍、披头散发的魔,在那里死死的盯着我,一看见我能定下心来发正念了就伸進一只魔爪抓我,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景象,当时突然吓的头发都立起了、浑身毛孔也放大了。最糟糕的是一着急把发正念口诀给忘了,脱口喊出“法轮常转,佛法无边”。即便这样,腹前的法轮急速旋起来,一下就把魔的爪子吸住了,我看到魔想退却走不了,被法轮强大的力量很快连身体也吸進去了打碎、无影无踪了。我的头脑一下感觉无比清醒、畅快。

是慈悲的师父把监视和企图控制我的魔给清除了。我真正的自由了。之后我看到在广阔的宇宙空间里有一朵大莲花上坐着无数大法弟子在发正念,金光闪闪,美妙无穷、庄严无比。我知道师父让我看到这些是鼓励我走好以后的路,再也别让魔钻空子。

同时也悟到,修炼的人离开师父离开法真是寸步难行,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如果心不在法上,那证实的是自己而不是法,会被魔钻空子带来常人中的麻烦。这个法理体现在我与妻子的另一件事情中。

有一次,我与妻子去一百多里外的另一个城市花一万多元买回来一台速印机,刚工作了不长时间便出问题了,坏了。印筒也莫名其妙的卡住拿不出来了,我把机壳整个拆开了也不行,在这期间发了一次正念,由于心态不稳没管用,最后妻子对我说:“我们定下心来再发一次正念求求师父,如果还不行,那就只能去修了。”

我发正念,同时求师父帮助。就在这时我听见速印机“咔、咔”的响了几下,我心里一阵激动,知道师父用洪大的法力把机子修好了。我激动的对妻子说:“开机!师父让机子好了。”机子正常起动了,印筒很轻易的拿了出来。

通过这件事,我与妻子悟到:在证实法中如果心偏离了法,基点摆错,那么肯定处处是关、处处是险,过不去。反之则不然,虽然做的事一样,但基点不同、目地不同,那么对修炼人来说后果也不同。就我知道有的同修用的机子远远超过设计使用寿命许多倍,却还在正常使用,有的同修刚买来的新机子还没做几张资料就这坏那坏,甚至是报废了。我们真的应该好好想一想,同样是修炼人,做同样一件事,为什么结果不一样?

我们明白了这个法理,尽量把心摆正,互相圆容、互相配合,我做底稿、她来印刷、母亲做纸袋,每当机子不好用了我来保养修理。晚上出去发真相我骑车带着妻子,她在后面背一大包,一路走村过巷很快就发完了。

因为我们全家修炼,大法带给我们和睦、平静、幸福的家庭环境,周围的常人及同事非常羡慕我们。是大法恩赐给我们这一切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