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不断修正自己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八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年弟子,得法后下定决心修炼到底,在修炼中以法为师,不断的修正自己。我的修炼环境很好,祖孙三代住在一起,人多事多,去各种执著心的机会就多。每当遇到魔难,关过的不好,心性守不住时,事后我都要向内找,静心学法,在法上提高,争取下次过好。

一、学好法 提高心性

在“七•二零”迫害后,内外压力很大,心里觉的很苦,有段时间总想看师父。几次在梦中说是师父来了,醒来后知道不是师父。通过学法,知道那是有求之心,想看师父也是执著。其实看到看不到,师父就在大法弟子身边。

有段时间我的争斗心,求安逸心表现很重,看别的同修家里事少,有足够的时间修炼做三件事,很羡慕。自己每天家务活很多。一天到晚忙个不停。心里不平衡,为什么这活都得我一个人干?抱怨家人不干活。虽然嘴上不说,心放不下。心想这是自己欠下的债就得还。通过学法,知道这是自己修炼的路。就得在这个环境中修炼。没有矛盾的产生,没有提高心性的机会,没有吃苦的环境,怎么能去掉各种执著心,提高上来,怎么转化业力。心性提高了,心里平和多了,也就不觉的那么苦了。

在正法修炼的头几年,总觉的自己来源没那么高。用常人的理对待,觉的自己平平常常,小看自己。周围也有老年同修有这个想法,给正法修炼救度众生造成了一定的障碍。后来学了师父的新讲法经文,理解到,不管自己来自哪里都不重要,只要还在大法中修炼,就一定要尽最大的努力按师父说的做,做好自己该做的事。

我觉的最难过的关,就是明明知道在过关,而就是过不去,心放不下,心里最苦了。零六年十二月初,我又出现了同样的关,还是过不去,我心里说,师父啊,我怎么就过不去呢?为自己过不去光掉泪,事后学师父在《二零零五年旧金山讲法》,当看到师父说:“修炼的人和常人的理是反的,人认为舒服那是好事,大法弟子认为人舒服对提高是坏事,不舒服对提高来讲是好事。这根本观念你转变过来没有?”我这次看到这段法,一下子心就亮了,原来是自己的观念没转变过来。法理明了,关也就过去了。

二零零四年五月初二,我出现突然咳嗽、发烧的症状,不能吃饭只能喝水,咳嗽的非常厉害,喘不上来气,胸象针刺一样疼。以前也曾出现过多次这样的症状,实在难受时我在心里直喊师父,坚信这不是病是消业,一般一周多就能缓解。可是这次一周多了,不但没见好转,还特别没有力气、没精神。我想:不对,这不是消业,是自己有漏,让旧势力钻了空子。我躺在床上流着眼泪,心里想: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哪做的不好由我师父来管,有法来归正自己,不许旧势力来迫害我。哪怕就是以前和你们有过什么关系,我都不承认。我就听我师父的。我在心里发正念。

去年在外地的小儿媳妇生孩子,我得去照顾。每天家务活很多,不能保证学法炼功,三件事做不好;没有同修联系,明慧周刊和真相资料看不到;觉的好象被关在笼子里。后来让小儿子,儿媳找保姆,找了几个都没成。我觉的大法弟子不能做该做的事,心里很苦,我在心里说:师父啊,这是您给我安排的路吗?发出这一念不久,保姆就自己找上门了,而且各方面条件都很好,我们都很满意。我知道这是师父安排的,在心里说“谢谢师父”,眼里流出了感激的泪。

前段时间不知怎么的,老伴一说话我就不爱听,做事也看不惯。心里很难受。觉的不对劲,修炼人怎么能这样。向内找,这是情。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生气是情,高兴是情,爱是情,恨也是情,喜欢做事是个情,不喜欢做事还是个情,看谁好谁不好,爱干什么不爱干什么,一切都是情,常人就是为情活着。”以后再出现这种情况,我就背这段法,很快就过去了。

二、发正念

发正念是师父让我们做的。大法弟子必须得做好。从师父让发正念开始,没有特殊情况每天都是按时发正念(全球和本地)。如有事没发,就找时间补上。有时静不下来,就多念几遍正法口诀。为了保证夜间十二点发正念,我买了一只小闹表,这几年小闹表出现了三次不按时响铃。前几天又出现了这情况,我想这是另外空间的邪恶干的。于是我发正念,白天连发几次,立即解体另外空间干扰小表按时响铃的一切邪恶因素。当天晚上就好了。

现在小学校每周一都要举行升旗仪式。在上学期放假的头几周,该我孙女她班升旗。同学们选了她(明白真相)升旗。我知道后,到周一我就在家发正念,直到放假也没举行升旗仪式。

三、讲真相救度众生

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后,初期我自己在家修炼,没有认识到正法修炼。大约一年多没出去证实大法,只有亲朋好友问时才讲大法的好处。在这期间,我几次都做同样的梦:就是下楼梯,下得非常快,有时是直上直下的下,一下几层。我知道自己是掉层次了,可找不到原因。后来渐渐的和同修接触,和看到师父的讲法,知道是正法修炼了,要讲真相救度众生。自己没跟上正法進程,掉队了。

我开始和熟人讲,逐渐的和陌生人讲,为了安全在和陌生人讲时一般都是站在第三者上讲。只要对方能明白真相,知道大法好,大法是受迫害的,就行了,不说自己身份。

二零零三年,遇上一位老年同修,她问我出去发真相资料吗?我说我没有资料,她问给我点真相资料我敢去发吗?我说敢!她就给我二十多张真相资料,又告诉我别害怕,早晚发,发时发正念。就这样我开始发资料了,直到现在我还非常感激这位同修。

那时怕心很重,没等出去,刚一想去发资料就心慌心跳,心都要跳出来了似的。我就想:怕什么,我是做宇宙中最好的事,不能怕!开始夏天,我都是凌晨两、三点钟出去发,每次发回来都嗓子痛,等炼完静功就好了。这样持续很长时间,向内找为什么会这样?通过学法悟到了,是在常人中形成的观念和另外空间邪恶的干扰。逐渐的做的多了,正念强了,也就好了。

夏天在早市没开始前,我把真相碟放在去早市的路边石头上,或住宅的窗户上,对真相碟发一念:救度有缘人,恶人看不见。等早市散了,真相碟也都拿走了。

有次深秋晚上吃完饭,我拿上真相资料到附近的楼上去发,等回来一开门,很大的煤气味,我赶紧去厨房一看,老伴把两个煤气灶开着,一个点火一个没点火,正在烧开水,他人在那站着。我说这煤气味多大呀,他说没闻着。多危险!我想这若不是师父的保护,后果不堪设想。我的眼泪下来了,心里说谢谢师父。师父不光保护弟子,也保护我们的家人。

在这里我想和我情况差不多的老年同修说几句。三代同住的家庭,我们的事很多,这对修炼来说环境很好,这就需要安排好时间,把家务活安排好,可以分开干;每天学法、学好法才能提高,逐渐的把执著心修去,尽最大的努力做好三件事。圆容好家庭,从法上提高,不断的修正自己,别错过这万古机缘。

在这些年的修炼路上,我每前進一步都离不开师父的精心呵护。师恩难报。唯有在修炼中坚信师父坚信法,学好法不断的修正自己,尽最大的努力做好三件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