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湖南祁东二十四名同修遭绑架所想到的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十四日】二零零七年五月中旬以后,我们湖南祁东地区先后有二十四名同修遭邪恶绑架,而且绑架同修的态势还未终止。邪恶到处放风要抓某某,还到同修的工作单位或居住地造谣,说某某与人命有关,在通缉抓捕之中等等,时不时的对大法弟子進行骚扰。为了绑架更多的大法弟子,邪恶采取了便衣暗访、蹲坑守候,使一部份大法弟子不能在自家安身,四处躲藏,导致家庭财产受损失,生产生活受影响,人身安全无保障。在邪恶被清除的越来越少,整体形势越来越好的今天,作为局部的我们地区仍然出现多名大法弟子遭绑架,无疑这是一种反常现象。这种反常现象在二零零六年的同期就出现过一次。当时,只有几天的时间就有十几名大法弟子遭邪恶绑架,其中送劳教四名,取保候审四名,无辜拘留五名。

二零零七年六月份以后,邪恶又重演了二零零六年绑架大法弟子的恶剧,在不到二个月的时间里就有二十四名同修遭绑架。这虽然是一种恐怖假相,但确实给当地讲真相、救度众生的工作造成了负面影响。面对这种局面,我们每个同修的心都感到很沉重,都意识到这种局面的出现影响了师父的正法進程,使师父增加了一份多余的操心。但事已至此,我们不能气馁,绝不能因为邪恶的迫害而使救度众生的工作受阻。现在,摆在每个同修面前的工作很多,而最突出的是如何查漏堵漏,如何理清思路,如何弥补,如何跟上师父正法進程的问题。

那么,我们地区众多同修遭邪恶绑架究竟是什么原因呢?漏在哪里呢?我们每个同修都应把自己摆進去,把执著翻出来,在魔难中修自己,在过关中提高自己,在救度众生中弥补自己,在过筛中纯净自己。我悟到,我们地区之所以出现邪恶疯狂绑架大法弟子的局面,漏是多方面的,最主要的来自三个方面。

一、怕心的执著抑制了正念正行的本性,放纵了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这要从二零零六年六月邪恶疯狂绑架大法弟子说起。当时有十多名同修遭到邪恶的绑架,邪恶扬言要对这些同修判刑或送劳教。这一恐吓使一些同修产生了怕進监狱,怕進劳教所的执著,在与家人、亲人接见时,要求家人、亲人想办法将自己保出去,而这些家人、亲人也深知被关押的痛苦,不惜代价拉关系走后门,将邪恶视为上宾请吃送礼,有的花了上万元甚至几万元才弄了一个“取保候审”没被送走。而没有这样做的同修的确实被送進了劳教所。

这种典型的常人做法在同修中虽然有议论、有反响,但没有引起足够重视。后来又有几位同修遭邪恶绑架,也以同样的方法被释放。邪恶觉的这样做有利可图。这些同修虽然花代价换取了一时的安逸,但从此落入了邪恶的圈套,时时在邪恶的监控之内。邪恶想找谁就找谁,时不时地恐吓、骚扰,一会说要将某某收回看守所,一会又说要对某某开庭审理等。同修们这才意识到自己做法错了,是被邪恶牵了自己鼻子走。

现在,我们回过头来悟一悟,错,错在哪里?漏,漏在何处?我认为那种做法最大的漏就是怕心的执著迷住了自己本性的一面,使大法弟子本应正念正行的本能变成了常人那种为我为私的低下手段。

第一,我们是在做讲真相救度众生的工作,是神圣伟大的,邪恶的迫害只能说明我们有漏,没有正念正行,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我们是大法弟子,是不承认旧势力迫害的,连旧势力存在的本身都不能承认的。如果我们的金钱与邪恶做交易达到不送劳教,不被判刑的目地,那不承认自己救度众生的工作做错了吗?这怎么能行呢?如果常人这样做,那是另外一回事,而作为大法弟子在邪恶的迫害面前只能是正念正行,绝不能存为私为我侥幸的一念。

第二,向邪恶请吃送礼,以金钱做交易,无论从哪个方面讲都是在放纵邪恶,在承认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合理性”,这不是在给大法抹黑吗,给大法弟子自己抹黑吗?邪恶高兴的正是这种做法。

第三,大法弟子向邪恶请吃,以金钱做交易,是大法弟子在造业的同时加速邪恶对大法弟子犯罪,这也是旧势力需要的。因为旧势力的目地就是利用它们认为应淘汰的生命对大法、大法弟子犯罪,然后到考验大法弟子结束时,将那些生命统统淘汰掉。大法弟子是讲慈悲、讲宽容的,如果面对邪恶的迫害坚持正念正行,制止邪恶,终止邪恶对大法、大法弟子犯罪,使作恶之人能有改邪归正的机会,偿还业债,甚至能在大淘汰中留下来,这不是大法弟子对这些生命的最大慈悲和宽容吗?

二、遇到问题绕道走,不能理智的正念正行,使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有了立足的空间

近年来,在我们这个地区,邪恶经常采用骚扰的手段对大法弟子進行干扰破坏,时不时的将大法弟子的正常修炼与社会上的各类治安案件、政治案件扯在一起成为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借口和理由,因此,邪恶对大法弟子任意的抓人,上门恐吓。面对这样的情况,有的同修经常东藏西躲,有的同修长期异地谋生,使本应正常的工作、生活秩序受到破坏,更为严重的是一个地区大法弟子协调一致的整体功能受到干扰。一个同修这样做不要紧,两个同修这样做问题还不大,如果更多的同修都这样做,那就是一个严重的问题,无疑这是给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留下了立足的空间。今年六月份以后,邪恶敢于地毯式的搜查大法弟子,大规模的绑架大法弟子,这与同修越来越多离开当地,使当地大法弟子正念的场受到破坏有很大关系。

目前,我们地区还有一部份同修还在异地生活。我认为这种做法对个人来说是一种求安逸的执著,是一种漏,这部份同修共同的漏就是我们地区整体上的一个大漏,这正是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立足的地方。有的开了天目的同修看到,当邪恶恐吓,同修东藏西躲时,在另外空间里,旧势力就在得意洋洋的对师父说:“你看你的弟子,我一吓唬他就跑了,这叫金刚不动吗?”师父只是干着急,什么话都不说。是呀,我们是大法弟子,在邪恶面前,大法弟子怎么能后退呢?

在遇到魔难时,在碰到具体困难时,有很多同修处理的很好,都能正念正行,真正体现了一个大法弟子应具备的气质。有一个同修无论在任何情况下始终抱定“我要救度众生,我要完成我的历史使命”这一念,对邪恶的恐吓、骚扰、抓捕全然不顾,坚持正念正行。一次,邪恶真的绑架了她,她抓住这一机会,一直向身边的一名干警讲真相,以慈悲之心度人,直到这名干警真正明白真相、认同大法为止。大法弟子在碰到问题时,不是绕道走,而是面对现实讲真相慈悲救人,正念正行就会显示出无穷的威力。

三、遭到邪恶迫害,以人心面对现实,不能智慧的正念正行,使邪恶的迫害有了可乘之机

在遭遇邪恶迫害时,是以人心面对现实还是以神态面对现实,会有两种不同的效果。以人心面对现实,大法弟子本能的一面就会受到抑制,智慧发挥不了,正念正行发挥不了作用,这也是漏之所在,也是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可乘之机。

相反,有的同修就做的比较好,无论碰到任何情况,特别是与邪恶正面接触时,始终保持清醒的头脑,以神态面对现实,没有忘记自己是一名大法弟子,是大法的一个粒子,关键时刻请师父加持,正念正行,金刚不动,充份显示出了大法弟子正念正行的神迹。同修甲被邪恶绑架后,吊铐在国安大队办公室的椅子上,任凭邪恶怎样刑讯逼供,她就是闭口不说话,只是默默的请师父加持,并发出强大的正念:“我是走在神路上的大法修炼者,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谁能动了我,就能动了我师父,就能动了这个宇宙。对面的邪恶,你是生命而已,没有能力迫害我,我应该慈悲你,救度你,不然就毁了你。”刚开始时,邪恶之徒很凶,见甲同修不开口,就用钢丝在她身上到处乱刺,每刺一处,鲜血直流。刺着刺着,恶人自己也感到不舒服就离开了房间,锁上外面的铁门就走了。此时,甲同修回顾一下四周,见一串锁匙就在她身边的桌子上,她立刻悟到,是师父在点化我快走。她毫不犹豫的拿起锁匙打开手铐和铁门,走出了邪恶的大门。看守所恶人回来后见没了人,立即到她住处搜查,见只有她丈夫在睡觉,就把她的丈夫抓走。她丈夫不但不怕,反而据理向恶人要人,恶人在无奈之下,也只好将她的丈夫放了。

同修乙被绑架后,吊铐在国安大队办公室的窗户上,任凭恶人怎样软硬兼施,她只是讲真相,其它的只字不提。到第二天下午,神奇的事出现了。当恶人继续审问时,一个干警突然走進了审讯室,指着恶警破口大骂:“你知道她是什么人吗,你敢动她,你算什么!你这样有好下场吗?”骂完就走了。那个恶警呆呆的站着,等那个干警走了之后才醒过神来,自觉没味,也就不再审问,立即将乙同修送進了拘留所,不几天乙同修释放了。

同修丙遭邪恶绑架时非常沉着,她首先发出的一念是,这是邪恶在对大法弟子犯罪,我不能让邪恶抓走,请师父加持,叫我的家人、亲人都赶来协助我制止邪恶犯罪。很快,她的丈夫、女儿、女婿、兄弟都赶来了,与恶人周旋起来,恶人将丙同修拖走几步,她的亲人们就将丙同修拉回几步。双方僵持了几个小时。在这种情况下,恶人只好让步,不将丙同修带到办公室审讯,而是临时找了一个房子“了解情况”。就这样,恶人将丙同修带到了一处民房,丙同修的亲人们尾随看护,直到当天下午被释放为止。

上述是我个人所悟,仅供同修们切磋时参考,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