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法度有缘人(二)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五日】(接上文)

劝世格言

大法弟子无论到哪里都应该把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放在第一位。在看守所这个特殊的环境,我应该怎么做呢?

我想只用口头讲这一种形式是不行的,有的人有给他讲的机会,有的没有讲的机会。对,写在纸上在犯人中传。我就针对犯人的共同特点,从行善积德做好人、看淡名利情讲起。于是我写了一篇四言体格式的《劝世格言》,奉劝人们克服争斗心,看淡名利情,行善积德做好人。因为关在这里的人,大多都是争斗心强,为了名利不择手段的人。

格言写好后,我为自己起了个法名“善缘”作为作者的名字,意在广结善缘,救度更多的众生。

《劝世格言》完成后马上在监狱传开了,人们都很喜欢,经常找到我问这问那。我就用这个机会把大法的内涵和真相讲给他们。

人们知道我会写诗,都想让我给自己写首诗留作纪念。我是有求必应,根据不同的年龄、文化、身世、性格、职业等特点,写出不同的内容。劝他们相信神佛,珍惜人生,走好走正以后的人生道路。

犯人中有个二十几岁的女孩叫孟凡,因为情杀被判死缓,面对如此巨大的打击,她已经丧失了生存下去的信心,整天愁眉不展。我用写信的方式,给她讲人生坎坷,讲如何面对磨难,讲生命的来龙去脉,从此她脸上出现了笑容。

有一天进来了个老头,是安徽人,会算卦,人们都找他算,连警察都把他叫到办公室算卦。

一天在院子里,有个人指着我说:“你给这个人算算。”他看了我一眼,脸上露出很惊诧的神色,赶快说:“这个人我可算不了,他可和我们不一样。”我接着说:“我们修大法的人,有师父管着,谁也算不准的。”

洪扬大法讲真相

为了让人们逐步了解大法,同化大法,明白真相,我开始写诗歌形式的东西在犯人中传。我写的第一首诗,题目叫《醒》:我佛慈悲度众生,十恶毒世转法轮,奉劝世人观念转,未来世界求生存。并把该诗的意思解释给他们听,以此为引子讲大法的修炼,讲大法的美好,将江××为什么要迫害法轮功,讲大法弟子所遭受的惨绝人寰的迫害。同时我还把自己一家两年多来所遭受的邪恶迫害讲给他们听,人们非常同情和理解。

兵兵订了好多晚报,我就把其中有关天象人间变化的内容剪下来,讲给大家听。比如:四川乐山大佛显佛光三个多小时,上万游人观看。让人们知道神佛是存在的,通过讲和尚圆寂后肉身千年不坏和舍利子的由来,让人们认识到修炼的存在。通过讲石家庄大法弟子左志刚被迫害致死的当天,五月三十一日的酷暑天突然降一尺厚的暴雪,联系《窦娥冤》,让人们看到迫害大法天怒人怨。通过讲沈阳市突然天空中出现无数的乌鸦遮天蔽日,讲邪党的昏庸、贪官盛行、腐败成风。通过讲洪水泛滥成灾,蝗虫遍及大江南北等天灾人祸,让人们明白这是天象在警示世人。

一天下午,管教在门口喊:“大法轮,出来理发!”我走进管教室,见一个刚来的犯人。我一边给他理发(刚进来的人都得剃光头),一边问他:“你是因为什么事来的?”他说:“打架”。我说:“遇到事应该冷静,多忍一忍,为什么要打架呢?进来遭这个罪。”他说:“我是被冤枉的。”我接着话说:“是啊,有冤案就有冤狱,我们大法弟子都坐的是冤狱啊。”我刚说完,那个管教呼的跳起来,瞪着眼问我:“什么?你是来坐冤狱?再说坐冤狱,看我也给你剃个光头!”我知道这两个“黑白无常”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就没再说什么。

在给犯人讲真相的同时,我也找机会给警察讲。潜移默化人们都在接受真相,同化着大法。连那个管教也在发生着变化,他不再叫我名字,也不再阴沉着脸,找我时就叫我“大法轮”。“大法轮”是个多么神圣而伟大的称号啊,我代表着大法的形像,我一定要做的更好,让这个称号发出更耀眼的光芒。

法度有缘人

斗转星移,不知不觉一个多月过去了。

兵兵的变化特别大,我不时的把背写下来的经文传给他看,他每看完一遍都很激动。我尽自己的理解,由浅入深的把法理的内涵讲给他,以启发他的佛性。

一天晚上,我把刚写好的一首诗送给他,他马上就念了起来:《普世》芸芸众生,尽在迷中,我佛慈悲,苦度众生。随缘尽性,以证佛性,机缘一到,皆归佛门。

我问他:“能理解吗?”他说:“有的还理解不了。”我说:“过一段时间你就会明白了。”

过了三四天,午睡起来后,兵兵说:“李叔,我刚才做了个梦。梦中我和弟弟到了地狱中,看见好多门。有一个门口堆了好多人在往里面看什么,我走了过去。因为个子矮看不见,于是我踩着我弟弟的肩膀往里一看,里面有好几人正在受刑,每个刑具前站着几个恶鬼。有的下油锅的,有身体被锯子锯开的,有被打得血肉模糊的,其状惨不忍睹,可怕极了。我赶快喊‘我不看了,快把我放下来!’”我和弟弟着急往外跑,看见有个门开着,外边很亮。当走到门口时,有个人挡住了去路,说:‘这个门你们不能出去,出去就没命了。’我说‘没命了我也要出去,再也不能呆在这里了!’说完我拉着弟弟就往外冲。出去后,突然见一道金光将我罩住,转眼间我已到了一户人家的院子里。这时我才发现弟弟不见了,只有我一个人逃出来了,我大声哭喊着弟弟,就哭醒了。”我说:“因为你相信佛法,相信神佛,这就等于师父把你从地狱里捞上来了。祝贺你获得新生!”

兵兵说:“那我弟弟怎么办?”

我说:“他以后会有机缘的。”

又过了几天,兵兵说他又做了个梦,梦中他在天上,看见一边坐着个披着头发的魔,手里拿着一个银光闪闪的圈。在它对面坐着个身着黄袈裟的佛,胸前有一个大大的佛字。只见那个魔把手一挥,那个圈就冲着佛飞过来了,圈后边是一个又一个的圈,连成一条龙。只见佛胸前的佛字也飞出来,后边是无数的佛字,也连成一条龙。当相对时,那个圈在逐渐放大,那个佛字也随着扩大。只听天崩地裂一声巨响,那个圈被炸得粉碎,我也被惊醒了。

我告诉他,这是佛与魔在另外空间表现出来的正邪大战,点悟我们一个真理:邪不压正,那个魔永远也战胜不了佛。在人间别看现在邪恶怎么迫害大法弟子,但终有一天会真相大白,邪恶被灭尽,大法在人间四海洪扬。

第二天上午,兵兵突然间很严肃的和我说:“李叔,我明白你那首诗的真正意思了,我决定修炼大法,您就教我动作吧。”

我当时一点也没感到意外,因为我知道这一天一定会来到。我平静的说:“你机缘已到,师父又多了一名弟子,我们是同修了。”

当天晚上十二点多,人们都进入了梦乡,我开始教兵兵五套功法的动作要领。有一天晚上,我们正在炼,被一个值班的警察看见了。他扒在小窗口上说:“你也太胆大了,竟然把法轮功传到这里了。”我说:“他见我炼功动作挺好看的,也想学学。你知道就行了,别管了。”他听后再没说什么,转身走了。

我和兵兵说:“没事儿,咱们继续学。”

兵兵开始修炼了,可是连本《转法轮》也没有,我真后悔自己平时学法不好,没能背下来。

第二天兵兵托人买了两个笔记本,让我给他背写师父的经文,我背写一篇就让兵兵看一遍。

学法后,兵兵的变化真是一天一个样。过去总是在众人面前炫耀自己过去那些所谓“英雄好汉”事迹,经常说一些低级趣味、哥们儿义气的话,自学法后,这些都不说了。他还和别人说:“我要学大法了,再不能和以前一个样了。”

一天下午,兵兵说了一番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说出来的话。他说:“李叔,我明白我为什么有这场牢狱之灾了,这是我得法的机缘啊。我原来本不在这里,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把我从千里之外转到这里。我上午刚从笼子里出来到劳动号,下午你就来了。我明白了这是安排好的,只有让我和你见面,才能促成这段得法的机缘,才能圆了我生命久远的等待啊。”

我说:“可能在久远的历史前你就与师父结了缘,是慈悲的师父安排了你得法的机缘,珍惜吧。”

孟凡的监室内也有一名大法弟子,经常给她讲一些大法的事,我又给她写了几封信,她对大法有了很深的认识。她得知兵兵开始修炼后震动很大,没过几天,孟凡也学法了。

我真的为她这个生命高兴,写信祝贺她获得新生,走上了一条光明大道。她也回信感谢我的帮助,信中说:“我过去一生中最最敬重的是我的父亲,现在又多了一个让我发自肺腑敬重的人。您给了我活下去的勇气,您指引我走上了一条最光明伟大的路,我从心里感谢您。”我回信说:“我们共同感谢师父吧,是师父把我们从地狱捞起来,又度我们回真正的家园。”

兵兵和孟凡都学法了,可是连《转法轮》也看不到,怎么办呢?

一天晚上,人们都已经睡着了,我正在打坐,听到小窗口处当当敲了几下,我睁开眼睛一看,见一位值班警察站在窗口边向我招手。我过去后,他递给我一个纸包,说:“三天后还我。”说完转身就走了。

我打开纸包,一本六十四开印刷体《转法轮》展现在我面前,我激动的心跳个不停,泪水不住的往下流,我双手捧着书,心里不停的说:“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谢谢师父!”

午夜过后,周围一片寂静,我在窗台下就着昏暗的灯光如饥似渴的读了起来,到人们起床的时候,我已经读了三讲了。

监室的门开了后,我把书包好装进兜里向外走去,兵兵见我出现在窗口时,赶快跑过来。我把纸包递给他,低声说:“《转法轮》,你抓紧时间看,看完后转给孟凡,三天后我来取。”

刚把书给兵兵的当天下午,突然传来要搜号的消息,兵兵只好把书托一个警察保管。

三天后我去拿书时,兵兵眼泪汪汪的对我说:“李叔,我是不是和法没有缘份,连看《转法轮》的机会都没有?”

我说:“不是的,得法就是特别难啊,你别着急,我一定想办法让你看到《转法轮》。”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