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法度有缘人(三)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五日】(接上文)

指点迷津

我到看守所的第二天,去水房打水时,碰到两个女人在那里洗衣服。其中一个约三十岁的问我:“你是炼法轮功的?”我说:“是。”她说:“我也是。”我心里真高兴,刚到这里就遇见同修了。

我看到她的眼神满是忧伤,就问她:“你还好吗?”她叹口气:“唉,好什么呀,我已经掉下去了,没有希望了。”我说:“知道自己做的不好就有希望,千万别灰心。”

第二次见面时,我知道了她叫萍,是一名小学教师,在邪恶的压力面前,承受不住妥协,。因此觉的自己没有任何希望了。

看到她的状态,我心里非常着急,回屋给她写了一封长信,告诉她别趴下,站起来!并为她写了一首诗。

苦度

现实封闭了他们那先天的本性;
谎言蒙蔽了他们那失察了的眼睛;
幻象使他们迷失了来时的路;
名利使他们淡忘了归去的心;
邪恶引诱他们向罪恶的深渊一步步迈进……
望着这些迷途中的羔羊,
主佛发出了声震寰宇的呼唤:
“归来吧,我那迷途中的儿子!”
将亿万只救命的帆洒向人间…
有的乘风破浪驶向了幸福的彼岸;
有的在惊涛骇浪面前望而却步或逃命而去;
有的摇着痴迷的脑袋、背着一个大大的问号;
有的甚至说:“掉下来,怎么可能再返回去?”
“别上当,那都是骗人的!”
在谎言与假相编织成的魔幻中,
这些可怜的生命又一次失去了被救度的机会。
静观众生百态,
主佛掉下了慈悲苦涩的泪…

二零零二年春写给同修萍

过了几天,我再见到萍时,她的状态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脸色红润,印堂发亮,脸上有了自信的笑容,看得出她已经从颓废中突破出来了。

一天她回赠我一首诗,托人捎来。我草草看了一遍就递给了兵兵。

兵兵看完后连连称奇,他伸出大拇指说:“大法弟子真是人才济济啊!李叔,你看出来这是一首什么题材的诗吗?”我说:“我没看出来呀。”他说:“这是一首‘藏头诗’啊,每句的第一字连起来就是一句话:谢同修指点迷津 珍重”。我说:“我怎么就没看出来呢。”

兵兵说:“我给大家念念吧。”大家都围过来听。

谢同修指点迷津 珍重

谢绝访客,独行乱世,三十余年学做人;
同游瀚海,历经沧桑,酸甜苦辣方尝尽;
修行为本,随缘尽性,亲人病危迷途行;
指鹿为马,混淆是非,昏昏沉沉一场梦;
点悟人生,真诚相助,一语惊破梦中人;
迷雾重重,云开雾散,一轮红日当辉映;
津津乐道,真相讲清,茫茫天地为何生;
珍惜生命,缘结众生,救度众生为己任;
重任在肩,不辱使命,功成圆满登归程。

(注:同修当时没加题目,我把“藏头句”作为题目了。)

兵兵念完后,大家议论了起来,有个人说:“这么好的人,这么有才华的人,因为炼功被关起来,这是什么世道啊!”我趁机接着他的话说:“大法弟子中人才可多了,科学家、专家、教授、学生、军人、工人、农民、教师、干部都有。他们只是追求一种美好的信仰,觉的‘真善忍’好,想做一个好人罢了。大家想想,人们思想变好了,人心向善,道德回升,社会得到净化、安宁不好吗?人们身体好了,会给国家减少多少医药费,给社会创造多少财富?就是这样一个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好功法,却被定为邪教,进行残酷的镇压,使一亿人蒙冤受屈,几十万人失去人身自由,上万人被酷刑迫害致死,这是什么政府啊?!”

我说完后,大家接上这个话题,又议论起这个社会无数的不公、腐败、集权、暴政等等。

每年都下雨的日子

转眼之间五个多月过去了,有的时候觉的时间转瞬即逝,有的时候又觉的度日如年。

七月十九日早晨五点多,我一个人扒在窗台上想心思。这时从大墙外飞进来两只小鸟,落在了窗外晾衣服的铁丝上,它们冲我不住的点头,嘴里还啾啾的鸣叫着。当时我非常羡慕它们的自由,心中不由的产生一种莫名的悲哀。小鸟啊,你们知道我此时的苦恼吗?身陷囹圄已经五个多月了,这十几平米的小空间里,所能看到的只有这铁窗、铁门、大墙和那巴掌大的一片天。象我这样处境的大法弟子,在全国何止几十万啊!

小鸟象能理解我的心思,不住的点头。这时我想起了“鸿雁传书”一词,小鸟啊,能给我办件事吗?小鸟又点了几下头,托你给我家乡的亲人捎个信,告诉他们,远方的亲人在思念着他们,花落自有花开时,春去自有春来时,我们一定会有团聚的那一天的!小鸟似乎明白了我的话,转瞬消失在大墙外。我望着小鸟消逝的地方很久很久………

明天又到“七二零”了,想起这个令人难忘的日子,心中便隐隐作痛。

人们都起床了,兵兵发现我有点闷闷不乐,关切的问:“李叔,你今天好象有什么心事?”我说:“明天又要下雨了。”兵兵向窗外一望,天上万里无云,他脸上显露出疑惑不解的神情又问:“这么好的天,明天怎么会下雨呢?”我说:“一定的,到今年已是第四个年头了,每年这一天都会下雨的。”

第二天早晨,人们还未起床,就被一声震耳的炸雷惊醒了。天空布满了乌云,黑沉沉的压的人喘不过气来。耀眼的闪电划破黑暗的云层,震耳欲聋的惊雷不停的响着。电闪雷鸣间,瓢泼大雨像瀑布似的从天而降,顿时满院积水连成一片。

雷声中在我脑海中象字幕一样的词显现出来,我赶快奋笔疾书,不一会儿,一首诗跃然纸上。

“七二零”有感

又到阴雨连绵日,天地苍生共悲鸣;
黑云滚滚恶浪翻,泪水化作丝丝雨;
阴阳倒悬逆天道,正邪不分善恶颠;
万千弟子入狴犴,中原无处不冤狱;
人怨天怒灾祸频,天象奇观警世人;
迫害良善心不悟,善恶有报定分明;
大法众徒显神通,铲除十恶败物平;
待到迎春花开时,殊胜壮观普天庆。

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日卯时于狱中

怀缘而来 结缘而去

二零零二年八月初的一天,我意外得到了要往劳教所送我的消息,默默的做着离开前的准备。

我来到兵兵的监室,告诉他可能明天我就要走了。兵兵十分意外,他眼泪汪汪的问:“是真的吗?”我说:“是真的,他们要劳教我,估计二、三年。”

兵兵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我说:“别伤心,咱们一定还会有机缘再见面的。今后你无论走到哪里都不要离开法。法会保护你,师父会保护你。”他点头哽咽的说:“您放心,我一定会的。”我又说:“我会想办法把《转法轮》给你请来的,你一定要多学法。”

离开兵兵的窗口后,我又来到了孟凡的窗口,和她说我要走了。孟凡想不到我这么快就要离开,眼泪不停的流,一句话也说不上来。我说:“一个得了法的生命是最幸运的生命。你要倍加珍惜。无论走到哪里,多么艰难,心中都要想着法,想着师父。法会给你战胜困难的力量,师父会帮你度过难关。”她使劲的点点头。我又说:“我还要托你一件事,想办法请一本《转法轮》,你和兵兵都要多看。”她说:“我一定想办法,您放心吧。”

我看她又哭了,就说:“高兴点,我怀缘而来,结缘而去,结识了这么多有缘之人,又和你们两个成为同门弟子,我真的很欣慰了。”

她激动的说:“你怀缘而来,我报以一颗赤诚之心。”

我说:“我们有缘还会再见的,珍重!”说完,我转身走出铁门,身后传来孟凡的声音:“李叔,去后一定要来信!”我回头说:“我知道,你放心吧。”

晚上,兵兵托人送来一张纸条,说我走后,他的泪水还是止不住的往下流,怎么也控制不住。他说他是个特别刚强的人,除了父亲去世时掉过泪外,再也没哭过。他问我这是怎么回事。

我写信告诉他:“这是你生命本性的一面所为。一个得了法的生命他知道他有多么幸运、多么珍贵。表面上是我与你促成了这段得法的机缘,实际上是慈悲的师父在度你,你本性的一面对师父的慈悲无以言表,所以眼泪才止不住的往下流。所以你一定要珍惜!”

第二天上午刚八点多,管教在院子里大声喊:“大法轮,收拾东西!”

离开的时刻到了,我和同屋的人一一握手告别,走出了看守所的大门。

大门外,一辆警车停在那里,几名熟悉的当地警察站在车前。我昂首阔步的向警车走去。这个地方我不会忘记,因为它是邪党迫害大法弟子的一个场所;这个地方我永远也不会忘记,因为在这里我结识了许多有缘之人,使他们明白了真相,得到了救度,为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在这恶劣的环境下,我坚定的走师父安排的路,从中圆满了我助师正法的洪誓大愿!

除了我不该承受的迫害之外,我怀缘而来,结缘而去,此愿足矣!

(二零零七年八月五日定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