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到底 永不言弃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十六日】我是一名大法小弟子,跟随妈妈一起修炼也有好几年了。其实,以前我就想过要把自己在修炼中所经历的事情写出来,经过几天努力终于完成了。

一、有幸得法,在校证实大法

我是在小学五年级有幸得法的。那时候,我妈得了心肌炎,整天都要吃药,吃西药不好使,就吃中药,弄得家里都是中药的味道。妈妈也因为这病不能干活,连上楼都会气喘。那时候我们一家都在为她的这病发愁。直到有一天,妈妈的同事捧来了一本书,说是让妈妈最好洗完手再看。我当时看到这本书时就觉的他非同一般。妈妈洗好手后,就拿起了那本书,我也凑了过去,当我看到第一页师父的照片时,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亲切感,觉的师父非常和蔼可亲、慈眉善目,顿时热泪盈眶,连我都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后来才知道原来我们都和师父有缘。我们为了得大法与师父结缘,不知道转生了多少世。就这样,不断的看书学法,我和妈妈也都成为了大法弟子。从那以后,我和妈妈每天吃完晚饭都会到炼功点上和同修们一起炼功,有时我们也会到同修家中一起切磋。

一天,我和妈妈吃完晚饭后,还象往常一样一起到炼功点上去炼功,可是炼功点上竟然空无一人,这使我们觉的很奇怪。跑到同修家一问才知道,江鬼因为嫉妒我们伟大的师父,竟然把教人向善的法轮大法定为×教。为了让政府知道大法是什么,要求停止镇压,好多大法弟子都上北京去上访了。怪不得炼功点上空无一人。当时我听到政府居然把宇宙大法定为×教时,非常气愤。

二零零一年大年初一那天,由江罗一手导演的所谓“天安门自焚”事件在电视上播出了。这所谓“自焚”事件,蒙蔽了不计其数的众生,全国上下黑云压顶。就连学校也不例外,在学校中,老师利用自己的职位毒害学生,还搞反对×教的签名活动之类。

一天中午,我和同学吃完饭回到学校,刚走到教室门口,就看到一大群人围在讲台上议论纷纷,走上前去一看,只见讲台上放着一张超大型的白纸,上面写着反对×教签名活动,已经有很多人签了,还有的不明真相的同学正在签名。当时我看到这张纸的第一反应就是我绝对不能在这纸上签字。就在这时,老师看到我了,让我签名,还说全班同学都签了,就我一个人没签名了,我对老师说:我不签。老师问我为什么,我说因为我觉的“法轮功”不是×教,我妈妈学了法轮功,连多年摆脱不掉的顽疾都痊愈了,法轮功的书也是教人做好人,按照“真善忍”做,难道会是×教吗?老师被我的话震慑住了。因为我当时一点怕心也没有,所以老师并没有逼着我签名,她说个人有个人的主见不勉强。这时有个同学说:你把名字写上去,心里还是相信法轮功,不也可以吗?由于当时自己学法不深,心中动摇了一下。现在才知道,那是邪恶借着同学的嘴说出来的。正巧老师又说:“自己不想签就算了,我们也不会逼着你签的。”这件事就这样了结了。但是当时我还是哭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因为有些压力吧,又或者是因为自己明白的一面看到这么多众生都被江鬼的把戏所蒙蔽而感到难过吧!在紧要关头师父点醒了我,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感谢师父的呵护!

二、坚信大法 亲身感受

虽然国家已经取缔了法轮功,但我和妈妈还是坚持每天在家炼。有一天晚上,我和妈妈还是象往常一样,一起炼功,妈妈在床上,我在自制的垫子上打坐。我刚打坐没一会儿,就感觉自己仿佛飘在半空中,俯视眼下,只见一幢幢房子就象是小火柴盒那么小,等我仔细看时就没有了。打完坐后,我跟妈妈讲了刚才我所看见的景象,妈妈说那是师父在鼓励我呢。

还有一次放学后,正走在回家路上,感觉身体轻飘飘的要离地,我赶紧抓住身旁的同学。回家后我对妈妈说我以后一定要坚持天天学法、炼功。

三、从做好三件事中向内找自己

《九评共产党》发表不久,《大纪元网》上发表了师父的退团声明,我看到后认为这是新的正法進程的开始,于是我和妈妈都在网上声明退出恶党的一切组织。后来又看到要“三退”的人可用小名或化名在大纪元网上声明退出,就可抹去兽的印记。于是我和妈妈便投入到讲真相,劝“三退”的正法洪流之中。在这期间,每天,吃过晚饭后,我和妈妈就会拿着一些资料出去发。一开始时有怕心,怕被人发现,但随后,我就对自己说:不要怕,我又不是去做坏事,而是让被蒙蔽的众生得救,我做的是全宇宙最正的事,有师父的法身保护,我才不怕呢!这么一想,我就不会再害怕了。有时我也发信给需救度的世人。

但是最近我的状态特别差,晚上总是早早就犯困,也不经常学法、炼功了。一是由于开学了,时间比较紧;二是自己的惰性又上来了,总是以作业多为借口,有时很早就睡觉了,不把法摆在第一位。为此妈妈经常说我,可我总突破不了自己的这一执著。今后我一定要把懒惰求安逸心去掉,一定要做好三件事。因为师父说:“现在每分每秒都很主要,错过了这段时间哪,就错过了一切。历史不会重来了啊,宇宙的历史、三界的历史,已经走过了那么多的、那么久远的年代,众生都在等待着什么?都在为了什么活在这里?就在等着这几年!而有的学员却在这几年中荒废着生命,不知道抓紧,而你却肩负着众生与历史那么大的责任!”(《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并说讲真相这件事,“它象一把万能的钥匙一样,打开了旧势力隔着世人不让其学法的那个因素,是大家讲真相才起的这个作用。”我若做不好时,师父就会替我承受很大的业力。

曾经读过一位小弟子写的文章,说他有一次在另外空间,看见师父面前摆放着四碗黑乎乎的液体(在另外空间的碗比我们的大出好几倍),正要端起来喝,他便问:“师父,这是什么?您为什么要喝呢?”师父回答说:“这是没做好的弟子的业力,他们没有能力承受,我就得替他们喝掉。”小弟子又问:“那如果他们不知悔改,您还要替他们喝吗?师父回答道:“对,因为他们毕竟是我的弟子啊!”每每看完这篇文章,我就会自责:为什么自己总是做不好,总要师父替我承受这原本不属于师父的东西,师父多么慈悲伟大啊!师父总是不轻易放弃任何一位大法弟子,即使这个弟子犯过错,师父也会一再的给其机会,不愿放弃。

慈悲伟大的师尊啊!谢谢您给我一次又一次改过的机会,弟子一定要改过自新,勇猛精進,努力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的脚步,坚持到底,永不言弃!

在此向我们慈悲伟大的师尊双手合十!向同修们双手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