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救度众生做最好的真相资料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十六日】我从九七年得法至今,已走过了九年,感谢这些年来师父的慈悲苦度。以下是我成立家庭资料点及做资料过程中的一些修炼体会,在此和大家交流、分享,不当之处请各位同修慈悲指正。

冲出魔难成立家庭资料点

九九年七月邪恶开始迫害大法,为了让世人知道大法蒙冤,我几次進京上访,最后一次被邪恶非法劳教一年多。回到家后因为对师父正法没有一个清晰的认识,对法的理解还停留在个人修炼阶段,加上有怕心,一直未能走出来讲真相,证实大法。并且由于旧势力的迫害,使我身体出现严重的病业状态,持续很长时间,一直没有完全恢复过来,这也动摇了我对大法的正信。在长期的魔难中,我的修炼意志也越来越淡,最后觉的修炼太难了,心一天天远离了大法。

就在这时,我看到了师父刚刚发表的《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看完后,我所有的疑惑全部烟消云散,我知道是师父的洪大慈悲和巨大承受使我能从旧势力制造的层层魔难中解脱出来,我终于又缘归大法,重获新生。

刚回到大法中来,我就急切的想去做真相,救度众生,但手中没有任何真相资料,于是我就手写“法轮大法好”,贴到大街小巷。有一次我偶尔拾到一张“关于成立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传单,我觉的这个消息太好了,应该让更多的世人知道,就印了五、六百份,大量散发,并邮给同学、同事。

一次我在《明慧周刊》上看到一篇“把资料点装在手提包里”的体会文章,很受启发,心想,如果我自己家里也有一个资料点,那该多好!于是我先买了一台一体机,资金宽松一点后,又买了一台二手的笔记本电脑和一台刻录机,这样我的家庭资料点就开始运作了,当时主要满足我和我妻子做真相。

半年后,我们与从前的同修联系上了,当时他们要从其它地方拿资料,不是很方便,于是我们就想把为周围同修做资料的工作承担起来。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佛性一出,震动十方世界。谁看见了,都要帮他,无条件的帮他。”有了这一念,师父就给我安排了。几个月后,懂技术的同修就过来帮我们建立资料点,教我们一些电脑和网络的基本知识。因为以前的设备做出的资料已不能满足这么多的同修的需要,我们又拿出自己的大部份积蓄买了一台新电脑和激光打印机及能上网的手机。这样我们就开始为周围同修提供资料,主要做《明慧周刊》及真相传单、小册子等。

邪恶封不住我们的网络

开始上网时,我对电脑的安全知识几乎是一无所知,觉的用手机上网比较安全。但用了一段时间发现速度很慢,有时还联不上网,所以在家里又安装了宽带,这样我就有两个渠道上网并下载资料,一直比较顺利。

今年六月前的一段时间,邪恶疯狂的封锁网络,很多地区同修都反应“自由门”等破网软件不好使。因为当时自己的网络很畅通,就没太注意,还为自己没被封锁暗自高兴。可是没想到过一段时间自己也上不去网了。

尝到了网络被封之苦后,这时才开始向内找,发现自己还是站在为私的基点上,没有把同修的事当成自己的事,也没有意识到这是邪恶对大法的整体的迫害,是对救度众生的干扰和破坏。

认识到自己的问题后,我开始针对网络发正念,彻底解体封锁网络的一切邪恶因素,并且请其他不上网的同修也来针对此事发正念,几天之后,我又能顺利的上网了。没过多久,“自由之门”、“无界浏览”等上网软件全部升级。

两年来我的网络基本畅通无阻,虽然有时也有怕心,但我想无论邪恶怎样邪恶疯狂的封锁和监控,救度众生决不能被干扰,师父让我们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包括连旧势力本身的存在都不承认。现在我基本上每天都上明慧网,我们使用的破网软件就象我们的功能和神通,我们的正念越强,它发挥的作用就越大,真正的安全来自于我们对大法的正信。

让真相资料丰富多彩

刚开始做资料时传单都是黑白的,为了让发出去的真相资料能吸引人,我为传单设计了几种好看的封面,上面写上一些祝福之类的话,如“看到是缘,明白是福,相互传阅,福上加福”、“真相资料到你家,光明好运伴随它”等,再用彩纸输出来,和传单一起放在自封袋里,这样即精美又让世人愿意接受。后来明慧出的传单增加了彩色版,我就又买了一台彩色喷墨打印机,每份传单我都用心去做,我想人们一定愿意看。因为不同的人可能有不同的需要,为了让更多的世人都能了解真相,所以我们做传单、小册子、光盘、护身符、标语等各种形式的真相。

“九评”出来后不久,师父就发表了新经文《不是搞政治》,通过学法交流,我们认识到应该广传“九评”,解体恶党。因为做书速度较慢,不能一下做太多,而当时又临近农历春节,为了让更多的世人都能在春节期间看到“九评”,我们买来很多小光盘和小红包,把“九评”电子书刻到光盘上,再装進红包,作为送给长春市民的春节礼物。后来陆续出了“九评”的VCD和DVD,为了提高效率,我和其他几位做资料的同修相互配合,根据各自的特长合理分工,有人主要做书,有人刻碟,这样既保证了“九评”的数量,又不至于因此而耽误学法。

有一个资料点的同修做出的“九评”书非常精美,就跟书店里出售的书一样,大家看到后都非常喜欢,再用“九评”我们都从他那里拿。可是有一段时间他们没有给我送“九评”书,我自己也没做,明慧网没隔几天就出一个“九评”新版本,当时也没悟到应该继续大量做“九评”。后来和几位一起交流时,有一位同修希望我能帮他做一些骑马钉的“九评”。回到家里后我才悟到,师父在借这件事点化我,要多做“九评”。于是我找到那位会做书的同修教我做“九评”,我一直以为做书会很难,没想到一会儿就学会了,救度众生的法器一族又新添一员。没过多久,师父就发表了新经文《济世》:“讲清真相驱烂鬼 广传九评邪党退 正念救度世中人 不信良知唤不回”。

通过写这次写交流稿,以及对一个被恶党毒害至深的亲属长达一年的艰辛劝退,深切的体会到全世界的人都是师父的亲人,让人了解大法的真相,认清并退出邪党,这是对一个生命最大的慈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