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显示心之后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十六日】前一阵子在修炼中碰到一个很大的考验,提出来跟大家交流。我是项目联络人,但却在电子邮件群组被限制发言权限,同修说我在其它群组发过许多心得,她认为那些心得不够纯净,所以限制我发言。我一下子不能承受,象是被泼了一桶冷水,因为之前我得到的都是正面反馈。

事情发生后,同修告诉我,你在集体学法讲的心得,很多同修的感受是听不下去;而讲真相组有些同修也认为我有显示心……我的执著心似乎完全曝光了。先前还认为这是个别同修观念的问题,这下非常明白了,是自己有问题,我再从新看以前写的那些心得,再回想我在交流会上的发言,确实有很明显的显示心。

师父在《美国首都法会讲法》里说:“人要修成神,在剜心透骨的去执著的这个过程中,大家想想,人会表现出什么来?什么都可能会表现出来。意识到了,能改,为什么能改?不是为了常人做个好人能改,而是为了修炼圆满而改,(鼓掌)那就是神圣的,那就是走在神的路上。”整件矛盾的发生,看来是我提升的机会。

第三次我又特意到学法组上,去谢谢两位负责的同修,和他们说我向内找的结果。我悟到:人做什么事,只要动手动脚或讲人的理就能行的通,但是修炼人有修炼的理在,你不向内找,那件事情就没办法解决。当我提高认识的时候,我在群组发信的权限就通畅了。

记得以前心得也写过去掉显示心,却发现怎么那个显示心去掉了,过后还又表现出来呢?在《二零零五年旧金山讲法》中,师父说:“因为呀,长时间养成的东西也被旧的宇宙生命压下来的因素层层分割,所以呢,每突破一层,去掉一层,突破一层,去掉一层,突破一层,去掉一层,所以它越来会越弱,越来越少。它不会一下全都去掉,有这种表现。包括许多其它的常人心,也是这样的表现。”原来是这样!但实践中我要去克制它、抑制它,因为标准是越来越严了。

在发生这些事情的期间,我发现我没办法稳下心来做讲真相的工作,正念不强,劝退党人数比以前少一半以上。我以为向内找之后一切会恢复正常,但是本来平常都有相当多的网友自动找上我要了解真相或退党的,这时却发生很严重的断线、信息发不过去,常常一批人才刚聊到有退党意愿,就会断线,再从新上线已经换另一批网友来了。看到那么多众生,我却没办法让他们退党,我急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我心里对师父说,我要救人啊!目前的状况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这时网退中心负责同修突然打电话询问我劝退的情况,我只好据实以告。还真奇怪,连负责人都感受到了我讲真相状况不太好。我清楚知道那个讲真相的场很陌生,以前在那儿建立的正念之场不见了,我象个新手上路。同样的感受也发生在一次台北的大型交流会上,之前我想要发言连一点怕心都没有,但那天我却发现有一堵墙挡着我,我耳边自动响起同修说是不是又要显示了,那个怕是我前所未有的。

同样的感受还发生在我读着《转法轮》时,心不知不觉感到自怜起来,我一边读一边掉泪,想到自己很孤立,一切都要靠自己走过来,看到儿子的模样(孩子是恶性脑瘤的重大伤病患者),想到我的路怎么那么苦啊!这跟前一阵子的我,真的是差别很大。后来我悟到这次是修好的部份隔开了。从事情发生到向内找,最后明白是怎么回事,这中间将近过了一个月的时间。

当我悟上来的时候,讲真相那个场象戏剧性的发生变化,众生比以前来的更多,有天退党人数还破了我以前的记录。我从没感受过的,众生是排着队来退党的。由于我电脑老旧,速度比较慢,所以我只好一次让十几个進来,虽然还有很多人要跟我聊,也只好让他们等待,一批网友退的差不多了,再進一批网友退,好象有个机制一样。我内心感谢师父对弟子的安排。

这次的提升过程让我感受很深,所以写出来跟大家共勉。最后谢谢师父的慈悲,也谢谢同修的帮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