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除思想业、在讲真相中修自己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七日】我是九七年得法的年轻弟子,回顾多年来走过的路,思想境界的提高是明显的,很庆幸能跟随师尊走到今天。下面想就关于去除思想业和向家人讲真相方面的体会与大家交流。

* 正念清除思想业

从修大法开始,我就觉的自己思想业特别重,时常都有不好的念头反映出来,师父说过旧势力对大法弟子的一思一念都安排的非常细密。虽然我看不到另外空间,可是我感觉旧势力是在想方设法在钻我们的思想空子,很多时候一些不正的念头出来后,自己就随着它想去了,幸好能马上意识到,立刻在心里说:这不是我的念头,清除它。

比如,看到明慧网上同修被恶警迫害时,有时会想:我要是在那个环境下怎么做,甚至会想象出一些场景。遇到这样情况,我都立刻在心里发正念,清除思想业和外来干扰及干扰背后的旧势力和邪恶因素。

有时思想反映出来的念头特别不好,去不了也抑制不住,这是旧势力想用这种方式让我觉的不配修炼,厌恶自己,沉浸在痛苦中不能自拔,意识到这一点,我就发出一念:不管干扰多大,我都要修下去,这不是我的念头,而且跟这念头牵扯到的一切不好的生命及因素都将被清除。特别是后期,我感觉思想上的干扰愈来愈隐蔽,要是不注意还难以察觉,平时真得注意自己的一思一念。现在虽然还有干扰,它的力量也小多了,只要正念强,清醒理智,清除它也容易了。

我想,在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上,决不允许旧势力以任何理由插手,它不配考验大法弟子。作为大法弟子,我就是要按师父要求的做,按师父安排的路走,不允许旧势力以任何借口破坏我们正常修炼环境、损害或夺走我们用以圆满的身体,在思想中坚定这一念,但却又不是执著这个环境和身体,就是在任何情况下,都要否定旧势力的存在,坚定的修下去;我认为不给旧势力任何考验的机会,那就是完全走在师父安排的路上,这是最好的,不管怎样,有一点是最重要的,在任何情况下都千万不能有放弃修炼的想法。

有时在过关时因过不去而非常苦恼,我想到师父不是说过在过关时只要你想过就能过去吗,那我为什么就过不去呢?向内找,我忽然意识到:我真的是“想过”吗?这么一想,自己也吃了一惊,原来我意识深处对该去的执著并没有清醒的认识,抱着无所谓甚至还觉的挺好,表面上知道应该去掉这个执著,被表面意识掩盖的思想深处却是抱着执著不放,实质是执著于圆满目地而去执著,思想深处还恋恋不舍,其实是“不想过”啊。意识到这一点,我在过关时加上一念,清除思想中“不想过”的这部份,并请师尊加持,清除它。过去后回头看看,真的是“想过”就能过啊。

师父曾说过很多大法弟子在被迫害时忘了喊师父,我一直都很奇怪,他(她)们在受到迫害时怎么会忘了喊师父呢?今年上半年的一天,我突然全身发冷,回家就开始发高烧,在快承受不了的时候,我想求师父,又觉的不太好,应该自己承受,就这样犹豫不定,忽然觉的这一念不太正,看似善的下面隐藏着执著。

我们都知道,小孩出生后,没有任何后天观念,父母就是他最信赖的人,需要父母的时候,难道还会考虑该不该喊,喊多了父母会不会烦吗?相比常人中的父母,师父不是更亲吗?想到这,我否定了刚才的念头,在心里大声喊师父:请师父加持弟子,弟子能承受的自己承受,承受不了的求师父帮弟子过去,两天后身体就好了。从此后,我常想着师父,在有不好的念头很难去时,或遇到严重干扰时就喊师父(但是避免形成依赖心)。当然这里不是说把该我们承受的难都推给师父,只是想提醒类似情况的要避免被后天观念影响。

* 在向亲人讲真相中修自己

讲真相已有七年了,可是在向亲人讲真相方面,一直在有意无意中回避着。

师父在多次法会上都提到大法弟子向亲人讲真相的问题,可是一实际去做,就觉的困难重重,我一直在想,师父把这个问题讲了这么明了,为什么到我这么难呢?

这一段时间我好好的找了一下自己,发现了在这方面的许多不足。我情绪容易激动,一听到有亲友(人)在我面前说法轮功不好,血就往上冲,讲几句,音调就高了,眼也瞪起来了,说话也不流畅了,往往是自己气坏了,起到的效果还更糟。特别是对我母亲,有时和她讲的很好,她很愿意听,认识的也挺好,我也很高兴。可没多久,不知道看了什么或听了什么,她又糊涂了,就象是墙头草两边倒,没有原则,可把我气坏了,立刻就忍不住发脾气。现在我已经慢慢认识到自己在这方面的不足与执著,这一切其实都是我自己造成的,还是没有把她当作应该救度的世人,掺杂了太多的人情,再加上平时觉的是自家人,不注意修口,在日常生活中也没做好,引起她的反感,影响了她对大法的认识。现在我尽量在日常生活中保持平和的心态,家里磕磕碰碰的事少了,环境也越来越好,母亲对大法的认识也越来越好。

对我妻子讲真相也是经过几年时间進展不大,这其中很大一部份原因也是因为我自己的缘故。在结婚之前我就修大法了,一直希望她也能走入大法中来,给她看了《中国法轮功》修订本,没看完就还给我了,不愿看了。结婚后不久,“七二零”疯狂镇压就开始了,那时我不知该怎么办,但是我知道大法好,自己是决不会离开大法的;在所有的亲友眼里,我成了一个异类,单位里的同事也在背后议论过,说过不好听的话。由于反感妻子站在了我的对立面,和当时的环境压力,我很少有笑容,此后几年我们的关系一直不好,经常吵嘴,有时闹的都快离婚了。

随着对法的不断理解,在做真相资料的同时,也尝试向她讲真相,可几年下来,效果不大,通过不断学法,我认识到,是我的执著在阻碍她听真相,她抱怨我什么都不关心,好象和她是两个世界的人,也没有交流,连个笑容都没有。我意识到,是我没有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到尽量符合常人状态修炼,用修炼人的心性衡量她,自然就看不惯了,她赞同我,我就高兴,反之我就会反感甚至厌恶。常人或多或少是执著名利情的,和亲人讲真相,也得顺着她(他)的执著去讲;平时就多在言行上关心她,在钱和工作等常人关心的方面可以适当交谈,比如说共产党腐败,把中国人搞的这么穷,将来共产党解体了,我们的日子会过的越来越好等等,然后在适当时候插進退党等真相,就容易接受了。

对一些中毒特别深的亲友,我一直有厌恶之心,这都是人心,修炼人应该保持一颗纯净的心态,这点我以前做的并不好。我妻子的父母都是邪党党员,在卫生系统,对恶党控制的电视、报纸深信不疑,“七二零”后由于听信造谣宣传,一直敌视大法,碍于情面不愿和他们正面冲突,几乎不谈大法真相,而且还隐藏着一颗怕心,害怕他们知道自己还在炼法轮功,害怕他们知道迫害的残酷会更担心,这颗怕心就一直被掩盖着,自欺欺人的认为这些年他们也没在我面前说大法不好,讲真相还是以后再说吧;直到近期发生的一件事,才让我猛然惊醒。

“七二零”前由于亲戚们知道镇压要开始,拿走了一些大法书,其中有一套袖珍版的《转法轮》,我特别喜爱,后来一直很想这本书,不知究竟在哪里,几星期前,妻子父母家整理东西时发现这本书,我看到后又惊又喜,可表面上装着无所谓的样子在他们面前随手翻了翻,又放回去了,然后内心开始激烈的挣扎,头脑飞快的思考着如何拿回大法书又避免起正面冲突,还不要让他们知道我还在炼法轮功,这时念头已经很不正了,终于鼓起勇气要时,心里却是胆胆突突,看他们起了疑心,我只好含含糊糊告诉他们要保存好。回家后,心里懊悔的了不得,梦寐以求的大法书就在伸手即得的地方,却让我给错过了,不行,我得再打电话,电话打过去后,岳父母却告诉我书已经烧掉了;此后几天我都在懊悔中度过,我知道是放不下的怕心造成这种严重后果,过去的已无法补救,光后悔也没有用了,我一定要把这颗心放下。

考虑到老俩口中毒很深,一下子给大法的资料很难接受,得先有个铺垫,我就把某某某律师写的关于法轮功的公开信打印好,本想过几天顺便给他们看,转念一想,不能等了,找了个理由,上岳父母家坐了一会儿,首先介绍了某某某律师的一些情况,然后告诉他们有篇公开信可以看看,没有多说就离开了,此后几天有机会就发正念,清除背后操控他们的邪恶。

接下来几天没有什么动静,我还猜想是不是气坏了,过了几天,因为必须要去一趟,原以为很尴尬,没想到他们对我比以前还要热情,岳母说她都看了,也相信上面说的迫害情况,就是看到上面提到神,觉的是唯心的,不科学。我笑着说,美国比中国科学要发达,可人家连总统都信上帝呢,岳母也笑笑,没说什么。

现在我去他们家聊一些热门话题时就不时穿插讲真相,他们喜欢看新闻,我就找一些最热门的社会新闻内幕,加上一些有关法轮功的新闻,打印出来给他们看,我相信这层冰块慢慢开始溶化了,我也相信以后会做的更好。通过这件事,我意识到向亲友讲真相,一定要去掉怕心,不能顾虑太多,不要觉的迫害真相太残忍,亲人看了会害怕,人都有明白的一面,还要针对不同情况,循序渐進,持之以恒。

正法已到了后期了,讲真相也是愈加紧迫,我在这方面还做的很不够。在本地区,我做光盘已有好几年,觉的制作也越来越精美,前一段时间,冒出一点自满的念头:我们市可能只有我能做这么漂亮的光盘资料,做了不少了(其实根本不多),以后可以少做一点吧。转念一想,觉的非常惭愧,师父让我有这个技术,不就是要我在这个时期发挥作用吗,每个人安排的路都不一样,怎么能相互比较,我应该做的事,才完成了多少,竟然就有了自满的心。

师父在讲法中一再讲学法的重要,告诉我们要多学法。这是我们走向圆满的唯一保证,我们的正念、所有的一切都是从法中来的。祝愿所有的大法弟子多学法,学好法,不走极端,平稳的做好三件事,正念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