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体的环境推动我更好的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日】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今年六十一岁,得法五年,炼功点是桃园中正公园。每天清晨四点十分的炼功,除非有特殊的事情,我几乎都不缺席,但参加集体学法就很少了。

我没有工作,时间很宽松。一年多前在同修的鼓励下,去参加每日的集体学法,在交流中才知道讲真相的重要性。但自己的个性很内向,又有很多怕心,怕说不好,又不会说。同修告诉我没关系,那就先学传简讯。一段时间后,又认识到机场讲真相的重要性,就加入每星期二桃园机场讲真相的排班。看到其他同修在机场劝人退党成功的例子,我告诉自己:「多用心一定会做好的。」

在集体学完法后,经常看到同修一个个的都在打退党回拨电话,我就注意听、用心学。有一天要回家的时候,同修给我八个电话号码,从那一天起,我就开始打退党回拨电话劝三退了。

这过程中,对方有的会听,有的不想听。常听同修说被对方骂的很凶,可是我比较没碰到骂人的,碰到的都是很好色的,听了他们说的会脸红,心想大陆人怎么都这么好色,开始都不知道要怎么回话。一告诉他,我都六十几岁了,对方就说:「好了!好了!以后别再打来了!」

因为每天同修在一起打电话,学到了很多好的经验。现在我就会这么告诉对方了:「年龄是女人的秘密,几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真心的为你好,不希望你被邪党拖下水当牺牲品。我是个家庭主妇,希望家人过幸福的日子,同样我也希望你带给家人幸福,这是我打这通电话的目地。那帮你取个化名叫『康福』,是健康幸福的意思,帮你退党好吗?」对方就说:「好啊!谢谢你。」

现在我也参加打电话基地每星期六晚上七点半到九点半的电话讲真相排班。有一次,南嵌来了几位同修跟我们一起打电话,我看到人多,一紧张,竟然把天安门自焚伪案里面一段真相说错,我说成「刘春玲不是被打死的,是被烧死的……。」还好挂了电话后,同修给我慈悲指正。我想不要怕有错误,大家在一起才会有進步。

虽然我们自己在家也能炼功、学法、讲真相,但是就做不到户外炼功洪法,也失去了跟同修在一起共同進步的环境。我在参加集体学法的环境中,学习到很多同修好的经验,我自己一个人在家修,是没办法提升的这么快的。在集体学法的环境中,也常听到同修交流香港讲真相的重要性,后来我也鼓起勇气,去照相、办护照,我不想落下,我也要去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上次碰到香港史上最大规模的遣返案,就是我第一次出国去证实法。

最后,我想跟同修说,集体学法的环境真的很重要,我不太会说话,但我会很用心听同修的发言,这也是师父给我们留下来的一种环境。希望大家都能走出来,多跟同修在一起,一起配合做好我们应该做的事。

谢谢各位同修,请大家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