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港都青年修炼者心声(下)

硕士学士篇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十六日】(续上文)

硕士生

*学法增加我生活中的智慧

弟子能够有幸得大法,实在是师尊慈悲安排。现在想起来还真的是玄妙无比的一个过程。

在大学、研究所的升学考试中,我虽然资质驽钝,却总是能吊最后一名的车尾而不断前進。后来在研究所期间经指导教授和学长姐的介绍,我参加了九天班,走入大法的修炼之中。

随着学法的增加,智慧似乎一点一滴進入到弟子的生活中,在许多事情能够站在更高道德的基准点上看问题。

得法已经快要三年,在这段期间修炼状态停停走走,真的过了一段很不精進的日子,一直到前一阵子才在许多的因缘际会下,慢慢的又回到大法修炼的正途上。每每看到师尊在法中时而严肃,时而殷切的叮咛,要我们走好修炼的路。尽管自己在修炼的途中关过不好,关过不去,懊恼、自责、羞愧的情绪浮上心头之际,总是能在法中看到师尊的慈悲,让弟子增加过关的决心。

透过学法,我逐渐找到自己许多尚未修去的执著,包括妒嫉心、欢喜心等等。而师尊更是慈悲的安排弟子能够在正法中找到属于自己发挥的角色,并且在弟子被怕心、人心限制之际,将弟子拉起,让弟子顺利完成任务。当下并不觉的有何特别之处,然而,事后一想,一切都是师父在帮我呢!有了这层认识之后,弟子会在方方面面更加精進,让自己的修炼状态勇猛向前,确实做好师父交代的三件事情,去做到师父所说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师徒恩》)。

感谢师尊慈悲!

*看明慧让我更加精進

回想起我得法的历程,感觉就象一条线指引着我向前,从研究所考试结束后,在火车站拿到一份大纪元报纸开始,从原本没有希望考上到录取期限的最后一天能够有幸遇到了杨教授及学长姊,也因此幸运的踏入了得法的大门。

长期以来,总是觉的自己想要寻找一种能够提升心灵,让自己的心灵能够平静的方法,而在接触了大法后,也渐渐的有一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知道自己该往哪里去的感觉,就象是师父在带着你回家一样。而且对于生活上所遇到的一切事情,也总是会想起师父所讲过的话,并且以此为依归,让我渐渐的豁达开来,真的、真的觉的自己很幸运,能够有幸遇到师父。

还是新学员的我,每次上去明慧网看同修们的修炼心得体悟,都会觉的自己还不够精進,应该还要再多努力一点,才能跟得上大家的脚步;遇到事情做不好、关过不去的时候,也总是很懊恼,一定是自己不够精進、悟性不好才会这样;看到同修们身体力行的证实法,不仅让我打从心底的感动,同时也会在心中感觉到惭愧,为什么大家都可以,而自己却被自己的心给阻挡住了,而师父总是慈悲的,依然没有舍弃弟子,在拉着弟子往回家的路迈進。

弟子会抓紧时间、努力实修,做好师父交代的三件事。

大学生

*“凡事向内找”,让我学医更踏实

从正式拿起《转法轮》开始走入大法修炼中,到现在已经过了二年又好几个月,在这段时间中,法轮大法让我从一个懵懂又自大的青年,到现在有一个比较清醒的思想、能明白自己人生路上真正想要的是什么的修炼人,这其中的过程及身心产生的变化,既美好又殊胜。

当初走入修炼中,我基于一些观念的影响,总是用一颗极端的心去看待我当时在学校所学的西医基础理论课程,觉的那很低能(因为我觉的解剖人体之类的研究方法很肮脏),转而我是用一种寻求超常的心理去认识大法,因为气功不用解剖人体就可以达到解剖人体达不到的超常功效。然而透过修炼,“人类社会各行业都是应该存在的,是人的心不正,而不在于干什么职业”《转法轮》这句话恰恰点出了我当时不好的心。在不断的按“真、善、忍”修正自己的思想与行为后,我在大法中学会了对我现在学生职业的珍惜与尊重,也放弃掉过去一比高低的极端思想。

法轮大法让我以一颗逐渐成熟且健康的心,去看待我所遇到的每一件事。我开始修炼时常认为我自己在大法中认识到的道理是绝对正确的,就固执了,钻牛角尖,从而就忽略了:理是一层比一层高。我认识到的东西只是在那个当下我所能认识到的理,师父却早已讲过大法的法理是无尽的。这种来源于私的心理,也曾给我修炼道路上造成或大或小的魔难,带来了很多损失。在察觉到这种心的时候,只能说是很惭愧,说明自己悟性太低;但同时也庆幸自己还能有机会认识到自己的不足并且努力改正,按照“真、善、忍”来指导自己的生活言行,归正自己的思想,做一个更好的人。

以上都是个人认识。本来以为自己理解的很全面,写出来才觉的自己很贫乏,很多意思自己都没能完全表达。谢谢师父及同修让我有这么一个机会从新整理自己的问题。谢谢大家!

*大量学法让我跟上了正法的進程

我得法将近三年了,在刚接触到大法的时候,因为是自己一个人自修慢慢走進来的,所以懵懵懂懂,修炼的路上也是跌跌撞撞,由于学法不深,对法理的认识也很肤浅,再加上常人社会的种种迷惑,导致长时间怠慢不精進,一直呈现带修不修的状态。虽然知道大法的好,但往往陷入常人世界的迷惑当中,包括名利心、显示心、争强心、以及情欲心……等等,直至近半年多来,才发生了根本上的转变。

半年前我意识到了自己的许多行为与观念,几乎已经不能称作是一名大法弟子,于是下定决心要努力多学法,就利用了生活上大部份的时间学法,在短短几个月中,我将师父所有讲法以及新经文一口气全部学完,这一次连续不间断的大量学法,使我对法理的认识迅速的提升,在身心灵的感受上也有极大的变化,也从中了解到身为大法弟子责无旁贷的伟大使命。尤其是正念,当时感觉全身都是纯正的能量,发正念时完全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力量灌满全身,有时还觉的走在路上都在散发着正念,身边的同学朋友们似乎也被当时纯正的能量所影响,主动的要求我向他们介绍大法,那一次我真的体会到了大法的威力,而在支援一些证实法工作的时候,也是非常的顺利,就象师父说的“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从这里终于明白师父为什么要求我们必须做好三件事,正念的根本在于学法炼功的精進,更是会体现在证实法的工作之中。

慈悲的师尊使我能够跟上正法進程,这其中有说不尽的感谢、流不完的泪水,当时,也体会到了师父要求我们“多学法”的重要性,因为“法”是一切的根本,如此才能做好三件事,任何一样也都不能忽视,如此才能称为是真正的“大法弟子”,才能够对得起师父,也对得起自己,更对得起等待我们救度的无量众生。

相信正念正行,一定能够“圆满随师还”!

*师父一直呵护着我,师恩浩荡

我是小时跟着爸妈一起学炼大法的,记得第一次参加儿童夏令营时,为了可以得到金色的法轮书签,我和弟弟很快就把《洪吟》全背了下来,虽然当时不太懂意思,但背的时候总觉的很开心、很快乐。后来遇到考验时,也时而会想到《洪吟》中师父的教导,就这样修炼时而精進,时而懈怠,这中间有父母的提醒,同学的共修和自己内心的挣扎与警醒。

我从小有过敏性气喘,常一咳起来就不得了,爸妈常常要带我挂急诊。学大法后,不知不觉过敏不见了,身体明显比以前健康许多,已经数年健保卡没用过!记的高三时功课较重,许多同学都轮流感冒请假,那时我们几个修大法的弟子因生物老师带我们每周还保持着一起炼功学法一次,大家精神状况一直很好,同学有的看到这种情形也陆续加入我们修炼的行列。有一次萨斯病大流行,我也突然咳嗽发高烧至39.5度,妈妈一直陪着我,要我心想着师父,默念《论语》和《洪吟》,也陪我一起发正念,我头很晕,听着“普度”“济世”的音乐不知不觉中睡着了,醒过来时满身大汗,烧退了,神清气爽,当时我知道一定是师父又救了我,我顿时泪水直流,我不精進可师父还一直呵护着我,我感受到师恩浩荡。

上了大学住在宿舍,以前一起学法炼功的同学都各奔前程到不同大学去了,顿时觉的有些孤单,后来暑假时大家曾又聚一起炼功学法,我深深觉的能集体学法炼功那真是幸福,像我这样被动的个性,失去集体修炼环境,很容易带修不修。最近我觉的我学法太少,我开始利用早上起床先学一点法再去上学,我发现每次学完法我的身心都有不同的变化,心情也变的平静踏实。遇到考验我会想到“我同化真、善、忍了吗?”感觉修炼对我的人际关系、亦或是课业都有许多帮助。很多选择都是较正的,较能自我约束,不同流合污,大法对我改变太大了。

感谢师父,我和我弟弟(他目前是高二)在此恭祝伟大的师父生日快乐!

我们高三时在生物老师家一起学法炼功

*希望有更多的人能认识大法好

先谈谈修炼前的我。在心境方面,那时我对很多事情都很计较,也有不少的事情放不下,老是患得患失;在身体方面,我有很严重的鼻子过敏,不分季节,只要接触过敏源,我的鼻水就会狂流、眼睛布满血丝、注意力开始涣散,以前上整天的课,没用上一盒的卫生纸那是不可能的,我常笑说,每次过敏就是我的脱皮的时日──因为鼻翼的皮肤摩擦到产生硬皮,然后脱落。

高三时我因生物老师的介绍开始修炼大法,生物老师带着我们每周固定一个时间一起学法炼功,回想那真是充实快乐的一年,所以在同学的提议下,我们暑假时又聚一起炼功学法。上大学时我很幸运的有一个医学系的学长又带着我和另一位学姊每天中午吃饱饭在树下炼功半小时,学长也常提醒我要多学法。自从读了《转法轮》之后,有些想法开始改变了。我开始觉的,其实有很多事情是不需要这么斤斤计较的,吃点亏没关系,施比受更有福!若我遇到了瓶颈,只要拿起《转法轮》,一个字一个字的读,郁闷的心情便开始沉淀下来,内心仿如暴风雨过后而成一片蔚蓝的天,那种心境上的转变往往让我很惊讶,为什么前一刻还那么气愤,但是现在却觉的无所谓?后来,我恍然理解一件事情,原来那就是──我放下了那份执著心。炼功对我的影响也很大,因为我发现我过敏的次数明显的减少,甚至再发的症状并没有很严重。法轮功对我来说意义重大,它真的是一个很好的法,真希望有更多的人能认识它的好。

*大法让我的生命光亮起来

我是2004年高中时候因为生物老师介绍而得法的,因我常常头痛,老师就建议我炼法轮功,一开始我是有点好奇想了解一下法轮功,就跟一些同学一起去老师家里炼功,第一次炼的时候时我还产生头晕眼花的现象,但几次之后不但没有这种现象,每次炼功身体还都有种热起来的感觉,几个月的时间,我发现我头痛的次数真的减少了!

学了《转法轮》让我知道法轮功不只是炼功,更要求心性上的提升,提升心性的原则就是同化“真、善、忍”。这几年来修炼大法让我原本畏缩内向的我变的大方有自信,也更知道什么是纯净善良,脾气变更好;让我不因为一点小事烦恼很久;让我对自己的事情更认真负责,付出之后即使结果不理想,得失心也变淡,但无求中成绩却越来越好。法轮大法好,他改变了我的人生观,让我的生命光亮起来。

*大法教导我先他后我,使我变的心胸开阔

我是在二零零五年高三时因生物老师的介绍得法的,那时的我因当班级干部,发现班上有同学做出没道德的事,我都会忿忿不平嫉恶如仇甚且睡不着觉,我很喜欢找生物老师聊出我内心的想法,每次聊完我觉的我就能恢复平静的心情,所以我觉的法轮功一定有很好的指导道理在里面,于是我跟很多同学加入了修炼的行列,我觉的每次炼功学法之后都会很舒服,虽然有时候盘腿会非常痛,但忍一下,过了之后会觉的身体有变轻的感觉,自从学大法后不常生病,即使有生病的话也都二、三天就自己好了,非常快。而且我发现我的皮肤变的比较白嫩,因此都不需要买保养品来保养。然后我发现我已经比较不会跟别人去斤斤计较,看的也比较开,比较不会常常发脾气,能处处先他后我,不会因个人利益而伤害到别人,每次学法后心情都平静,不会有坏的或负面的思想念头,真的遇到一些困难的时候也会用比较正确的态度去面对。

*我不再是那个毛躁小ㄚ头

我于二零零五年的暑假得法。家中就只有我和妈妈两人,妈妈也是同修,不过我是在她得法三年后才得法的。

记的妈妈在得法后,觉的法轮大法真的是一门很好的法门,于是向我介绍和鼓励我一起得法,可惜,大概是业力的干扰吧,我一直和妈妈推托说:我实在是一点兴趣都没有,而且你们里面的人一定都是老人家,因为这个都是你们老人家有兴趣的事情……

可是,就在某一天的晚上睡觉时,我做了一场恶梦……。在床上的我被鬼手们给定住,一动也不能动,连要大声喊叫都没有声音,后来一堆手正猛烈的袭击我的脖子而来,仿佛要置于我死地才肯停止,在恐惧中,我不断的在心里以虔诚的心态猛念我所能想到的常人口中佛的名称,我全都念了好久,可是,鬼手们依然不为所动,继续掐着我的脖子。后来在绝望中,耳边却突然听到了一首音乐旋律“法轮大法好”,于是不知不觉,我竟跟着音乐旋律在心中大唱“法轮大法好”。瞬间,我的身体周围竟然发光了,那些鬼手们也在这一时刻被毁灭,然后我的身体慢慢的升起来,并转个几圈后,慢慢下来……

于二零零五年的暑假上九天班时,说来惭愧!当初我是以不情愿、半被迫方式接触大法的,后来心慢慢的平静下来后,从中发现,原来法轮大法真的很好,我真的很高兴成为大法弟子。虽然常常跌跌撞撞、与他人矛盾摩擦、心性上常受到考验,但是我在不知不觉中改变了,我的世界变的很宽广、想法也很广大、一件事情会用多种不同的角度去思考、会以他人的立场着想、向内反省自己…变的比较成熟些,不再是那个毛躁的无聊小ㄚ头,虽然目前还会有不足的地方,但我想一切都是真的可以过的去的。

最后,谢谢师父在身边的看护,也敬祝伟大的师父生日快乐!

*凡事向内找

我年纪小时因爸妈而有幸接触大法。小时候很爱玩、吃不了苦,有时在学校送同学老师大纪元报时,同学问起你也是炼法轮功的喔?我都说:“没有啦,是我妈在炼,我很久没炼功了,不过炼了很不错喔……”接着又和同学打打闹闹,不正经的样子。当时我觉的大法很好,只是很难照着师父说的话去做。

最近这段时间想了想未来我会在哪、人生的目地是什么,我开始惶恐和迷茫。我想起了大法,决定要先让自己有个修炼的环境和生活。暑假我参与了大专生精進营,透过学法交流,让我提升很多,知道该怎么修炼。但是上了大学功课很多,修炼状态开始不稳定,我开始警醒着这是把修炼放在第二位了,有时间才修,没时间就少修点,这不应该,我要调整过来。

修炼一段时间,我发现有个心一直很难放下,那就是对女性的仰慕之心。这个关让我挫折很大,有时想有没有什么特效药能给它吃没了。后来学到师父在《转法轮》第九讲「清净心」这篇,觉的自己的心性要是能提升上来一点,七情六欲自然就会淡一些。后来又体会到这其中还有世间情魔在干扰着,只要思想一松懈,就会被钻空子。

我体会到修炼就是要不断向内找、不断改变自己、不断舍去人心的过程。我要下定决心去掉这些根深蒂固的执著,我要跟师父回家。

结语

在当今社会道德急速下滑,世风日下的今天,法轮大法就象一股清泉,洗涤尘封已久的心灵,進入大法修炼的青年学子无不蒙受其益,个个品学优良、道德高尚、行为端正,并希望更多有缘人能快快得法,修炼大法,也同样能蒙受大法普惠众生的利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