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纸币上制作真相证实法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四日】我是做摆地摊小生意的,我想把我利用工作的便利,把我用纸币讲真相的过程写出来,与大家交流。

去年一天,一位九十岁的老太从邻乡步行到集市,向我问路寻医,行医者就在附近,问完老太就走了。老太一走,我就开始后悔自己错过给她讲真相的机会。过一会儿那老太又回来了,跟我诉说那医生没德,看她年老,没给切脉开方,推脱叫她去医院检查。她知道自己没有大的毛病,只是脾有点枯结而已。我知道这是师父的安排,让她回来给我一次向她讲真相的机会。我给她讲了真相并嘱咐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怕忘记,要我写在纸上带走,可是就是找不到纸写字,我就写在一张纸币上给了她。

有次在另外一个集市上,一买主告诉我,她的身体有积伤,上肢酸疼,骑车拉货难,既花了医药费又耽搁生意。我给她讲真相,用自己身体的改变来证实法。虽然我曾经给过她真相资料,但她并没有明白真相,我没有因此而灰心,耐心的告诉她,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也要我写下来,这时我找不到纸。她马上从衣袋里掏出一元红色的钱币给我写,我就在右边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在左边写“法轮大法是正法”。她把带着大法威严、清秀、悦目字迹的真相的钱币小心的放入衣袋里,我心里掠过一丝喜悦,我为众生能接受真相而高兴,最后我用眼光默默的目送她离去。

在后来的讲真相中,多次遇到找不到纸张写真相的问题,我悟到是师尊点化我,应该利用在集市的有利时机及零钱较多的便利条件,用纸币制作真相,证实大法,救度世人与众生。

以前《明慧周刊》的交流文章也有谈到利用钱币讲真相的问题,也是师父肯定的一种讲真相的方式。同修也曾经给我送来可以在纸币上印真相的印油、印章,但放在家里很长时间,由于怕心、惰性,一直没有做过,后来同修就把印章取了回去,说起来很惭愧。

从此,我开始在钱币上写真相短语,觉的很好,又带动周围的几位同修一起做。一位经常较长时间外出的同修,因为我写字相对比较工整,来往时,也要我给她一叠叠的写,我知道她安全措施比较好,总给她写个够。这位同修用完了,接不上时,就叫身边的外孙女写,写呀写。外孙女本来犯的贫血病不见了,在本届六个班的考试中成绩名列前茅,她太高兴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成绩。

我用的钱币多数是面额比较小的,五毛、一圆、五圆。旧的绿色的纸币通常用黑色笔写,蓝色写关于三退方面的内容。在面对面讲真相使用时,用的是新一点的、整洁一点的红色一圆纸币或五毛纸币,用红色细心水珠笔,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等内容,字迹要尽量的工整。

也曾有同修提出纸币的面额太小,担心没人看。有一次我去买菜和牙签,他们拿过钱都看了,没说什么就收了。有一次走亲戚过渡口时,收费员看完后又找给一位骑摩托车的男士,他也看了看就放進口袋里了。有同修经常买菜,菜主说:有零钱最好,写字的也要,没事。所以写真相用的纸币面额不在于大小都能用。我体会到,这也是讲真相的一种形式,也相信“大法弟子用心做出的东西是会带有强大能量的,世人是能感受到的”,“大法弟子所利用钱币也是一个个证实法的生命。”(《明慧周刊》二六九号)“常人就千姿百态,我们也千姿百态发真相资料,态度轻松自然的讲真相。”(《明慧周刊》二七九号)我记得很清楚,在交流文章中,一同修用笔走到哪,真相写到哪。我们也来个钱花到那讲到哪,真相带到哪。

用纸币讲真相是一种简单又比较安全的方式,写出来交流,希望平凡的例子能带来一些启发并互相鼓励,特别对于至今因不能克服怕心,没有走出来的同修,我们是否可以利用自己日常的工作和生活中的便利条件来讲真相,在这些方面做一做,试试看一定能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