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名牌产品背后的罪恶(图)

上海提篮桥监狱部份违法恶行曝光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五日】蜂花(bee & flower)、美加净,是两个家喻户晓的上海知名品牌,部份产品还外销东南亚等一些国家,然而鲜为人知的是:它们的香皂等洗涤产品大量的被加工于上海提篮桥等监狱中,这些著名品牌正背负着违反国际公约,奴役狱中服刑人员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

在上海提篮桥监狱的二监区大门口,经常能看到一些大卡车在装卸大量的香皂等洗涤产品。卸下的是半成品,装去的是整箱整箱的成品香皂等。半成品的蜂花(bee & flower)香皂要在监狱被关押人员的手中完成它最繁琐的一道工序:粘贴两根腰带式产品说明书和品名标识(图一1和2),再粘贴两个圆形商标贴(图一3和4)。

在肥皂中队,每个被关押的人员每天不得不完成的劳役任务大致如下:对蜂花产品,包大香皂70多箱(每箱72块);或者包小香皂30多箱(每箱144块)。每天从早干到晚,要包的总块数大约为5500块左右。在开始粘贴包装前,他们还得自己准备辅料:把一页纸张的说明书折叠成带状,每块香皂一张说明书;折叠用于装成品的纸盒子,有两种纸盒,分别可装12块和4块香皂。为完成劳役任务,很多服刑人员不得不利用已经不多的休息时间来做辅料。也有时候是给全英文的包装的香皂贴产品序列号标签。

对于美加净产品,主要是包香皂,还加工过洗手液的包装,工作量也都很大(图二)。

在03年的“非典”(SARS)时期,市面上大量销售药皂(图三),提篮桥监狱中的许多服刑人员一直加班加点加工这种产品。如提篮桥监狱的其它奴役劳动一样,厂商和监狱勾结,几乎零成本的从奴役服刑人员劳动中榨取着巨额利润,同时扰乱着国际市场。

从2000年底开始,上海提篮桥监狱直接参与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弟子。在被严管禁闭、打骂侮辱、残暴洗脑的同时,许多法轮功学员还被奴役参加包肥皂劳动。与肥皂中队那虽简陋但尚称宽敞的生产间不同的是,他们的劳动场地就是小监门前的走廊,对那些被严管中的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则更多时候是把肥皂及辅料搬进禁闭小监,只有3.3平米的阴暗的禁闭间又成了他们的生产间。在03年大量生产药皂期间,大部份法轮功学员也被加大工作量包装药皂。

此外,在提篮桥监狱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还被奴役制作一些小手工品,有一种小卡片(图四),需要在指定位置贴二个小饰品。类似的还有一种卡片,要在指定的地方贴一个小五角星,五角星的背面有两个尖角,要被平弯90度后抹上粘胶,也没有什么工具,很多人的手都被扎破出血,一天下来,大拇指和食指手指肚都肿起来了。有时,特别是在中秋来临之前一个多月,会有要提月饼的一些纸的手提袋要做,炎炎的夏季,在闷热的监狱室内走廊上,受迫害中的法轮功学员们被逼迫赶制着各种手提袋。

在上海的著名品牌中,浸染着被关押人员血泪的产品还有很多,比如:上海女子劳教所三大队的整个楼都是“三枪”的生产车间,数次被非法关押迫害的上海法轮功学员柏根娣就曾在这里受迫害。二大队奴役法轮功学员为“达芙妮”女鞋加装饰品。她们只因坚持信仰“真、善、忍”就被中共邪党关押迫害,被奴役每天超强度体力劳动十几个小时后,还要被中共恶警们用各种残酷手段不断洗脑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