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立即终止迫害”的一点认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五日】我想根据自己的经历,谈谈自己对“终止迫害”的一点儿粗浅认识,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看了同修写的《让我们立即终止迫害》等文章后,我不得不从新审视一下自己,其结果让我感到非常的震惊。回顾自己从九九年迫害发生后所走过来的这段路,我不能不承认自己是跟头把式的走到了今天。魔难一直伴随着我,使我很被动,不仅耽误了很多救人的机会;还导致家庭破裂,让亲人误解大法从而使他(她)们对大法犯了罪。我本人也被恶人送劳教所迫害,遭受过电棍电击等很多酷刑迫害,特别是还写过对不起大法的决裂书等,虽然在劳教所就推翻了,但给大法给自己造成了不可弥补的损失。在多次的迫害中,要不是师尊的慈悲挽救我早就没命了。

回顾自己走过的路,发觉作为一个有使命在身的大法弟子会被迫害到如此地步,我深感耻辱。作为师尊的弟子,将是宇宙中最伟大的生命,却被那些象垃圾一样的生命迫害了八年,还满足于在这种迫害中反迫害,甚至有时还被不断出现的假相迷惑,畏惧不前,为此我感到耻辱。

向内找时,我发现自己一直有一颗怕圆满不了的心。象同修讲的那样“我们那颗人心,都太急于提高层次了,太想要圆满了,那颗心再也难以静如止水,‘过关过难’好象成了我们圆满的一个必经之路。”当年我上北京证实法时,虽然是悟到大法弟子应该走出来维护法,把法放到了第一位;但再向内找,我发现开始时那颗心也起了一定的作用。

向内找自己,我发现自己很多时候是默认了迫害,象常人一样对迫害无可奈何。其实从根本上说还是法理不清,把这场迫害当成了人对人的迫害。尤其迫害初期我认为迫害一定会发生,只要走出来就得受迫害,这亦是我当初同意离婚的主要原因。当时因为学法不深,法理不清;同时因为情的因素的牵扯,使我不能用慈悲对待家里被恶党谎言所蒙蔽的亲人;对于他们在这场迫害中所承受的压力,因为我是用人心去对待的,所以只是无休止的担心,甚至害怕并断定承受不过去;更是不想看到亲人因痛苦不断的对大法造业;而且更加害怕他们也被牵连其中。因此在处理家庭问题上没有了智慧,不断的走极端,最后将家人推向了大法的对立面。在这件事上,我深感自己对前夫和其他亲人是有罪的。尽管从常人的理上看,我很善良、宽容,做到了一般人所做不到的很多事,但站在带有救人使命的大法弟子角度上讲我对他们是有罪的。

如果我走正了师尊安排的路,学好法,真正能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没有在迫害、魔难中修的概念,那么就不会让和我有缘份的家人感到那么大的压力,就不会让他们因压力而畏惧中共的淫威,不敢了解大法真相,从而对邪恶中共的恐惧产生一种变态的心理,对大法犯罪。而如果根本上要没有这场迫害的出现,他们也不会对大法犯罪,其实他们在迫害发生之前还是善待修大法的亲人,对大法也有正信。归根结底,这场迫害不应该存在。

其实长期以来,我摆脱不了在迫害中修炼的阴影。这是我的正念不足造成的,总是在发生了迫害现象后才知道向内找,非常被动。其实发生了迫害才向内找自己时,正好符合了旧势力的想法。符合它们所谓的“帮助大法弟子提高,打出大法弟子的正念来”等等荒唐的借口。

还有我发现自己的怕心和人的观念也很多。很多时候我真的是被迫害怕了,表现出来就是感到压抑和不安,表现在怕这怕那的。殊不知怕被迫害的根源,正是承认了迫害。心里认为一定会有迫害,有害怕去承受,才产生了怕心。而正是自己种种人的观念,限制了我充份的发挥大法弟子的能力,同时也给众生设置了种种障碍。其实总想着怕被迫害时,就已经是在“求”迫害了。作为大法弟子,我求迫害,师父就无法管。最终因为自己不能正悟法理,给师父带来了很多麻烦。

师父在《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中讲:“在神的眼里,旧势力的安排也是这样,你一手抓着人不放、那手又抓着佛不放,你到底要哪个?!真能放的下的时候,情况就是不一样。被迫害严重的地区,被破坏的严重的地方,那里的学员真的应该想一想:到底怎么回事?有的学员说,迫害持续这么长时间了,那些个原来表现不错的都不行了,我看不是这样。真金越来越显出来了,是不是这样?如果你真能放下生死、什么执著都不存在了,它还存在越来越不行吗?还存在让你转化吗?还存在让你这样那样吗?如果那劳教所几百人、上千人大家都能做到这样,我看那劳教所它敢搁你们吗?!”

现在我悟到,这场迫害之所以会发生,是因为我们做的不正、有这样的执著、那样的怕心造成的。也可以说,之所以被迫害是大法弟子承认了这场迫害,没有走正师父安排的道路所造成的。

经过向内找自己,我明确的认识到了两点:

一是虽然我们都要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但我们大多数同修在很多情况下还是承认迫害,消极承受旧势力的安排;或者把迫害当成了大法弟子修炼提高的必要环境;当成了救度众生所需要的,这才招致了迫害延续至今。如果每个大法弟子都能从心底彻底否定这场迫害,认定这场迫害根本不应该存在;那么迫害的现象即使发生了,在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强大能量场面前也是根本就站不住脚的。

二是目前对于中国大陆的众生来讲,迫害的存在是他们不能正面正视大法的最大障碍。谎言的蒙蔽、自保式的恐惧、党文化的思维,都在阻挡着他们接触真相,认识真相。因此立即结束这场迫害,让为法而来的世人在不被干扰的情况下,自己在真实的现实面前选择自己的未来,这才是此时大法弟子应该做的。

大法弟子作为众生被救度的唯一的希望,应该从内心认识到这场迫害给众生正确认识大法带来的障碍,那么立即结束这场本不该发生的迫害就责无旁贷。正象同修说的那样“让我们从狭隘、自私的忧虑中摆脱出来吧,让我们从在被迫害中反迫害的怪圈中摆脱出来吧。为了更多众生得到救度,邪恶的迫害必须终止”!

最近有一个体悟。几天前我准备要出去办一件很重要的事。可离临出门前两个小时却突然暴雨临门、来势凶猛、很吓人。我心知这暴雨的来临会影响到我办正事儿。当时因为我的心里已经树立了不在迫害、魔难中修炼的正念;于是我很自然的想到,到时雨会停的。我盘腿坐那学法学了一讲,不知什么时候雨停了;快要走的时候又开始下,我又是很自然的立掌发正念让管下雨的神停止下雨因为对我要办的事有干扰。发完正念我发现雨立刻停了。直到我办完事回家都没再下。当时这件事让我体悟到了“力可劈山”的感觉。

最后让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要在法上认清这个问题,形成一致的强大正念:邪恶的迫害必须立即终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