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年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九日】我是一九九八年五月一日走進大法修炼的。几年来,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走到今天。

修好自己 圆容法

我记的刚修炼时师父就要求我们要圆容好法。我想:自己修炼了,不再是常人了,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要按照大法的标准来要求,在常人中首先要做个好人。因此,在单位里,我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同时,公益事情主动积极的做,公共卫生我经常打扫,见好事就做,坏事不沾,在个人利益上不和别人去争去斗,性情也变温和了。在家里主动承担家务,上孝顺公婆,下关心儿女,与小姑子相处的如亲姐妹一般,邻里间也非常友好。谁都夸我变了一个人,有的人就直接说我是活雷锋。我说:我不是雷锋,我是炼法轮功的。我总是想,自己做的好,别人从自己身上就能看到大法的美好,自己做的不好,就等于在给大法抹黑,就等于是在破坏法。因此,在工作环境、日常生活中,哪怕是件细小的事都注意严格要求自己。任何时候都不忘记修好自己,圆容法。这样,我单位里、家里、和我接触的人都觉的法轮功好,我的修炼环境自然就比较好。

听师尊的话 在做好三件事中锤炼自己

师尊在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中说:“一个是大家学法的问题,一个是发正念的事,再有呢就是讲清真相这件事情是极其重要的。实际上这伟大的一切都是你们已经走过来的,你们已经建立了这样的威德,但是,要做的更好,而且要继续下去,直到把邪恶彻底除尽。”在此师尊明确给我们提出了做好三件事的要求,按照师尊的要求,我努力在做好三件事中锤炼自己。

1、认真学法 打好基础

从修炼开始,我就告别了电视,告别了常人的所有书籍,除了上班,业余时间除了炼功外都用来学法。开始通读,为了加深记忆,后来我用手抄。我抄了两遍后又通读,三天左右读一遍。九九年底我开始背《转法轮》。尽量使自己脑袋里只装法,不装常人中的东西。二千年三月邪党办洗脑班,我把手抄《转法轮》带進去,休息时抓紧时间记,邪恶灌输谎言时,我就专心的背法。五天下来,我把《转法轮》第二讲全背下来了,同时还背了四五篇经文。我把《洪吟》目录抄下来随身带着,无论走到哪里都可以背一首,时间长多背,时间短少背,这样学法很方便。为了让我各层空间的众生都能听到法,我无论是读法还是背法,都尽量读出声来。从二零零五年底开始,我又背《转法轮》,现在才开始背第三遍。

2、发正念 解体邪恶

我腿比较硬,盘腿是我修炼的难关之一。我能双盘是在九九年七月二十多号,而且还盘的不够好。到二零零一年开始发正念时,我盘腿还非常痛,当时最怕的就是盘腿,特别是二十四小时整点发正念,不仅发正念时腿痛,就是不发正念腿也痛,甚至睡觉都钻心的痛,好象腿的筋被扭成一股一样。但是,无论腿怎么痛,既然师尊要我们施展神通除恶,我们就必须做好,什么难也休想挡住我助师正法。越是难,说明另外空间的邪恶越多,越需要我们加倍努力。我专门买了一个闹钟,二十四小时每到五十五分就叫,无论白天黑夜,一个点子也不落下。由于自己重视,闹钟响了两岁的小孙儿都会提醒我发正念。为了不打扰我发正念,家里人一般在每个点子五十五分到下个点子的十分以前都不给打我电话。为了支持我发正念,我先生主动和我分室居住。直到现在,我只要在家,基本上每个整点不落的发正念,都养成习惯了。

3、在讲清真相中锤炼自己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几号,我们单位的纪委书记召集我们系统炼功人开会表态,我早就想好了,要给他们讲真相。我说:我当常人都不说假话,何况炼功了。我修炼一年多,身心健康,我过去打麻将、骂人,现在不了。我身体的多种疾病全好了。我身心的变化是有目共睹的,是怎样就是怎样,我不能昧着良心说假话。我这样一说,那纪委书记赶快去关门。关门后他小声说:你别在外面去说,不然人家说你还在宣传,你们要炼悄悄在家炼,谁知道你在舞什么。我们也只是应付市里,要报材料。会就这样结束了。后来这个纪委书记一见到我都挺客气的。

二千年三月,我请年休假,期间去北京证实法,因为自己人心重,还未到北京就被非法拘留。一到派出所我们就不停的给公安的讲真相,他们把我们送拘留所行政拘留,一到拘留所,我们又给拘留所的人讲法轮功真相,告诉他们法轮功是修真善忍做好人,告诉他们,我们的师父是被冤枉的,叫他们不要迫害法轮功。当地公安把我们接回后,我们又给当地的公安人员讲法轮功被迫害真相,关在拘留所里,每天给拘留所的人讲,后来他们都明白了,其中有一个人后来很善待大法弟子。

拘留期间,恶党组织就要处份我,要开除我党籍。监察局两个人找我谈话,我告诉他们法轮功如何好,我的灵魂如何得到净化,身体得到怎样的净化,谈到法轮功对己、对人、对家庭、对社会都有百利而无一害。他们两人听的入了神。在党员会上,他们要我写检讨,我趁此机会发表了一篇讲真相的短文,让所有在座的党员了解了大法的真相。紧接着恶人强迫我参加洗脑班,在洗脑班里,妇联、团委、宣传部、统战部等部门轮番在台上造谣宣传,我们积极抵制,有时甚至马上大声说那是假的。记的宣传部那个小伙子在台上造谣时遭到我们大声抵制,他拿稿子的手都在发抖。中午晚上休息时,我们赶快去找这些人讲真相。他们没把我们的脑洗着,我们倒把他们的脑给清理干净了。他们原叫嚣办一个星期全部转化,不转化又办第二期,结果办了五天邪恶的洗脑班自己就解体了。两千年七月,邪党又办第二次洗脑班,结果与上次一样。

两千年下半年以后,我们开始发真相资料。慢慢的贴点很小张的不干胶。才开始贴不干胶好害怕,手都发抖,而且跑很偏远地方去贴,渐渐的去掉了怕心,而且越做越有经验,可以走到哪做到哪了。在做的过程中也出现过危险,但师尊在呵护着,也没出什么问题。记的有一天晚上,我带了六十张不干胶到公路电线杆上去贴,才贴了十八张,公路对面蹲坑的恶人发觉了,我看到他过公路,马上不再贴了,当时身上还有几十张,我赶紧发正念,同时迅速往家走,在十字路口,那人用手机又叫出一人紧紧跟着我,我一边快步走,一边念着正法口诀,恶人始终没追上我,快到我家时,他们自己倒回去了。

师父在《洪吟二》中讲:“大法徒 讲真相 口中利剑齐放 揭穿烂鬼谎言 抓紧救度快讲”。学了师父的这篇经文,更加快了讲真相的脚步,师父在催我们啦。从那时起,更多的是面对面的讲真相。买菜、坐车、走亲访友,想尽一切办法,救度所有该救度的人。《九评》出来后,首先劝家人退出党团队,再回到千里之外的老家,来回十天劝退八十多人。女婿家哥姐及女婿嫂子娘家亲戚、女婿的姨妈、表兄弟等都退了。在我身边的两个侄儿、侄儿媳妇及侄儿媳妇的父母、姊妹及家人和侄儿媳妇的所有亲戚我都给她们劝退了,一个侄女的公婆及朋友也退了。我认识的,都想办法劝其全家退了。凡是挂的上一点边的亲戚,或当面、或打电话,婆家的、娘家的,无一遗漏都退了。菜市场碰到的、坐车碰到的、走路碰到的、其他环境碰到的,我认为碰到都不偶然,都应救他们,我只要有这一念,师尊就会帮我,往往三言两语就把他们救了。我感到我的生命存在于人世间的全部意义就是救人。有时家里人不太理解,我就说:人掉在水里,你说该不该去拉?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

回家的路上不忘记拉住同修的手

除了自己修好外,我牢记师父教导,和同修手牵着手回家。两千零二年前,有对老年同修出了怕心,功友在一起时老是议论他们,我也看不起他们,较长时间我不想理他们。通过学法,我意识到自己这样对同修是不对的,同修出了怕心,正需要我们帮他树立起正念,用正念破除怕心,他才能跟上,我们看不起他、疏远他,就会使他难以自拔从而掉下去。于是找到他们,主动和他们一起学法,一起切磋,他们很快跟上来了,七十多岁的人了还去劝三退,散发真相资料还挺积极。有个功友两千零二年前比较精進,可有段时间迷上了麻将,后来出现了严重的病业状态。家里人把她送去医院,开了长长的一刀,花了一万多元,而且不炼法轮功了,买了宗教的书,信宗教去了。我知道后去看她,鼓励她继续修炼,她把宗教的书退了,又回到大法中来了,现在也比较精進,常常出去讲三退,她没有文化,但现在也开始背法了。我们几个人在一个学法小组里,共同精進着。有个年轻同修讲真相做的不错,但学法不扎实,一旦被恶警抓去就会说出一些不该告诉恶人的话。去年七月,又出了同样的问题,恶警恐吓她,威胁她,她出了怕心,向恶警写了保证。一段时间内,同修议论纷纷,好多同修都不理她。我想这样下去师父会痛心的,因为师父舍不得丢下任何一个弟子。而邪恶却会高兴,它希望所有弟子都被拉下来。于是,我想办法找到她,鼓励她,并指出她的不足,让她树立起信心,告诉她师父没有丢下她,师父还在希望她回来。她振作起来了,回到修炼路上来了,而且也比较精進。还有一个同修两千年前比较精進,因多次去北京被劳教,从而被转化,回来后悟回来了。两千零二年又被邪党绑架劳教再度转化。第二次转化后干了不少坏事。劳教回来后,我在生活上关心她,在法理上帮助她,她一到我这儿我就帮她发正念,半年后她明白了,回到修炼路上来了。

一块心病

九九年七二零前,我好不容易得到一个法轮章,自己没有很好的珍惜,戴在衣服上洗衣服时没取下来,把法轮章面上那层洗掉了,又没及时粘上,最后丢失了,现在里面的也找不到了,我丢失了这么珍贵的东西,我这不是罪过吗?所以这些年来一直是一块心病压在我心头,今天我一并写出来,同时也解体那个粗心大意的东西。

解体发火的魔性

发火的问题师尊已多次批评了,但至今还残存在我身上,其实真正发火的不是我,先天下来的我是慈祥慈悲的,发火的是魔性,我要清除它,解体它,我也能清除解体它,请师尊给弟子加持,谢谢师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