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过的八年正法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五日】八年的正法修炼之路,跟头把式的走到了今天。大法净化了我的身心,我也锻炼的更加成熟了,懂得了得法修炼的珍贵。这期间,又有谁能知道师尊为我付出了多少心血呢?希望我的经历能对有类似经历的弟子有所帮助。

一、跌倒了,爬起来,向内找,挖执著

九八年初,下岗一年多的我,生活上无着落,家庭面临崩溃,唯一关心我的哥哥又得了脑血栓,回想半生中的苦与难,没有活下去的勇气。就在这时,面临即将走向地狱的我,意外的喜得大法。

听了师父的讲法后,我想:这人还能修成佛,从此脱离这苦海无边的人世,真是天上难找,地上难寻。心生一念,修!修上去!修成佛!炼功不到一个月,在我不知不觉中,什么心脏病、胃病、颈椎病、气管炎、阴道囊肿等一扫而光。我从修炼那天开始,从没想过我的病如何,我就是一心要修成佛。这一念没有错,但我不能放下,心里老想着可别被别人拉下,我得往高修。它成了埋藏在我心里很深的一大执著,让我摔了大跟头。一直到从劳教所回来,我才把它挖出来,彻底修掉了它。

七二零后,我经过多方面的思考,坚定下来了:修炼一年多来,在我身上出现了那么多神奇的事,这难道是假的吗?再说,要是没有师父没有法我怎么能修炼,怎能修成佛呀!于是毅然决然的几次去北京上访,走上天安门。

师父发表《走向圆满》经文,指出了弟子们存在的根本执著问题,我没有认真去悟,只是肤浅的找了找自己,认为自己不是师父说的那种为了身体好,大法符合自己观念,才来修的,我是真心要修佛来的,没有这个问题。

二零零一年四月,我在一次发放资料时被人举报,被非法关進劳教所二年。即使这时,我还是不知道找自己的根本执著,就是人对人的干,吃了不少苦。解教时被直接送当地洗脑“转化班”。由于正念不足,执著心不去,被邪悟的人“转化”了。回家十几天后明白了,旧的执著没找到,又产生了新的执著,为私为我的心又上来了,认为修不上去了,师父不要我了。我就给师父磕头,把脑门磕的肿起一拳头高,吓的我女儿和我一块哭。那时真是不想活了,心里那个滋味真是无人能想象得到的。师父没有放弃我,利用我女儿、丈夫、邻居点化我,梦中点化我,使我从新振作起来。

三年没见到师父新的讲法了,我就到附近的大法弟子那里借,结果谁都不给我,不愿意理我,认为我被“转化”了。有个弟子在我好说歹说下才把《北美巡回讲法》借给我,并让我看完马上还给她。我只看了一遍就赶快给她送回去了。没看明白,只记的师父说的一段话:“修的不好就会淘汰很多生命,那么等你圆满的时候,等你归位的时候,你会发现当初对你寄予无限希望的那些生命被淘汰的非常的多。”。看后又产生了新的执著,心想我世界的众生都叫我给毁了,我就哭啊哭啊。这时师父借我女儿嘴点化我,女儿十分冷静的说:“妈,别哭了,正法一天没结束,就有机会,师父不会放弃你,我陪你炼。”第二天丈夫又带我去几十里外的大法弟子家去找师父讲法。回家路上,因为有书了,我高兴,他也高兴,他说:你好好学吧,我也不愿你“转化”。我恨死让你“转化”的学员了,让我遇上她我非打死她不可。我说你也别怨人家,是我自己法学的不好,才做错了。

因为有了亲身体会,从那以后只要我知道有被劳教所“转化”后出来的一些人,就主动给她们送师父的讲法,帮她往回悟。有了师父的讲法,我就没白天、没黑夜的学,困了睡一会,醒来接着学,整天学法,发正念,炼功。

三个月下来,我明白了许多法理,能把自己放在大法中,找到了自己根本执著,在法中一步一步往上升。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说:“今天可以告诉你们了,你们的修炼绝不是为了个人简简单单的圆满问题,你们的修炼是在救度着对你们寄托无限希望的与你们对映的天体无数众生,你们的修炼是在救度着每一个庞大的天体大穹中的众生。”回想自己的修炼过程,从来没有想过我修炼是为了他人,例如去北京证实大法,嘴上说是要去为大法、为师父说句公道话,实则是为了自己能修成佛。目地根本就是自私,在大法和师父遇到邪恶的迫害时,我还在利用着大法。这与无私无我的觉者有天壤之别呀。

挖出了自己的根本执著,我的修炼有了质的飞跃,我明白了修炼是何等严肃的事情,那个佛不是用常人的手段,做常人的事做上去的,是修心性修上去的。想用超常的法达到个人的目地,本身就是肮脏的行为,那就是旧势力所要的,如果不能在法上认识法,在法中升华,那就会被旧势力钻空子,走旧势力安排的路。还认为自己在大法中修呢?真危险呀。

二、全盘否定旧势力安排,走正证实法的路

《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发表了,我连夜看了三遍,我从迷茫中清醒了、明白了,我完全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让我拘留我就去,让我劳教我就跟着走,还认为自己比别人修的高呢。我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不论我过去与旧势力签过什么约,我都全盘否定,坚决跟我师父走,决不在旧势力安排的魔难中修。第二天六一零头子带着一帮恶警闯進我家,叫我到法制学校去开会(洗脑班)。我说:“我有师父,这回我可不能听你们安排了。”

我就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不听,要强行绑架我。我女儿把我叫到屋里,叫我发正念(我悟到,是师父利用女儿在告诉我),她站在门口和他们讲。他们谁也不敢進来,就在客厅里威胁我丈夫。后来我女儿踢开我的门对他们说:“我妈堂堂正正修大法,法轮功有什么不好,教人做好人,又没干坏事,干吗要抓她!”恶警害怕了,冲着我说:“那你说说吧,你在大法中受什么益了?”我就开始给他们讲我的身心变化。讲着讲着,我女儿看着我笑了,说你还讲呢,他们早走了。

后来一个明白了真相的镇政法委书记把我丈夫找去说,如果六一零再来,你就说你爱人身体不好输液呢,和我统一口径,不让他们再来了。此事过后,我明白了只要大法弟子在法中,正念正行,谁也动不了的,谁想动我,我师父还不让呢。从那以后,我做任何事情都要用法来指导,我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当然此事过后又找出了许多人心,那就修去它,归正自己。

三、修好自己,完成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

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不承认旧势力的非法迫害,就要多学法,多发正念,还要正行。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就是要证实法。师父说:“大法弟子,你们是浊世的金光、世人的希望、助师的法徒、未来的法王。”(《贺词》)只有在助师正法中修好自己,完成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才能配得上师父给予我们这么高的荣耀。

学了三个月的法,发了三个月的正念,走出来后,面临的就是大资料点被破坏后的状态。听其他弟子说:刚刚凑了一点钱,一张资料没拿到,资料点就被破坏了。怎么办?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就得做证实法的事。救度众生是师尊赋予我们的使命,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那么多同修看不到师父的讲法,那么多众生等着我们去救度,怎么办?大法弟子甲和我商量,凑点钱,咱们自己做。就这样,大家从生活费里,从穿衣上一点一点凑了点钱,甲把女儿给自己买衣服的钱要来,又把自己的旧衣服都找出来我们穿,省下来的钱做资料用。有一次我女儿问我:“妈,人家的内衣你怎么也穿呀?”我含着眼泪什么都没有说,常人怎能理解修炼的人呢。就这样买了电脑,女儿又带我去北京买回了复印机,在同修的支持、大家的努力下,一个家庭资料点建立起来了。女儿管电脑,我管复印,甲弟子传送资料。

这位大法弟子与我配合相当好,有了问题都找自己,同时把师父讲的注意安全的法,牢牢记在心里,经常互相提醒安全问题。所以三年来资料点稳步运行,同时又帮助有条件的同修在法上切磋,共同提高。后来又建立了几个家庭资料点。当然了做的过程中也修去了自身的许多不好的东西,明白了法理,在法上共同提高,心性也在不断的升华,几个资料点都在稳步运行,心态也越来越稳。

买耗材的几个地方,经过大家不断的讲真相,经理和家人都退出了邪党组织,并免费为我们修理机器,修理工也把修理技术教给了我们。现在我的复印机我自己就可以修理了,同时还可以帮助其他资料点修理,免去了外修的麻烦和安全问题。通过这段时期的修炼,在这个层次中,我明白了,什么叫“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我们也明白了师父所说的,注重这个过程的含义,也就是说,做的过程中,认真学法。心性提高上来了,师父就为我们做了。

我知道我的每一步提高都离不开法的指导,师尊的慈悲呵护,同修的帮助与支持。

四、冲出束缚,从我做起,圆容整体

我有一个观念,在束缚着自己,影响整体升华和提高,那就是依靠思想。看到我市的大法弟子们之间协调不起来,大家都很着急。有时,某一片的弟子被抓了,另一片的弟子好长时间都不知道,影响了发正念和营救大法弟子,结果有十多名弟子被判了刑,造成很大的损失。弟子乙找到我说,你快出出头把整体协调起来吧。我就让她去找过去的辅导站的人或自己认为修的好的老大姐、老大哥们。我怕我做不好,再说我又“转化”过(后来认识到了,这又是在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我也找了七二零以前的老弟子,由于自己的执著,没有成功。

学法中我明白了,我又向外去找了,师父告诉我们:不依不靠。我又忘了我这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了。我想从我做起吧,先成立学法小组,什么问题都可以在学法小组上解决。正念一出,大法弟子乙又来找我了。于是我俩去外地,看到其它地区从县城到农村学法小组都成立了,不但对学法炼功起促進作用,对讲真相、救度众生发挥的效果也非常好。另外集体学法也是师尊留给我们的修炼环境。我俩一商量,从我俩做起,不依不靠。可是谁都想参加这个小组,放在谁家里都害怕,在乙家谁也不敢去,因乙和我一样被抓过几次。可我俩不气馁,互相鼓励,没有人学咱俩学。就在第二天,一大法弟子找到她说让上她家学去。听了这话,我俩都会心的笑了,路子走对了,正念一出,师父又帮我们了。就这样第一个学法小组成立了。紧接着都没用我们俩去做,接二连三的学法小组都成立了,又是师父在做了。

从此以后,我市的《九评》基本上遍及家家户户,好多弟子都和外县联系到农村去发,有的把资料点也搬到了边远山区,整个市区协调起来了。被抓到看守所的大法弟子都在大家正念加持和利用各种方式讲真相、揭露邪恶和反迫害中闯了出来。

通过这件事我深深体会到,不要等,不要靠,从我做起,我们这些大法弟子一点连一线,都连起来,邪恶也就无缝可钻了,整体也就提高上来了。我進一步明白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这段法更深的内涵。

五、向内找,正念显神威

那是二零零三年的夏天,正是闹“非典”时期,一个大法弟子找我去外地送一台复印机,她说现在闹“非典”,路上查身份证,我没有,你去吧。当时我的身份证也丢了,我俩一商量,让我女儿去吧,她有身份证,女儿也同意了。可是车打来了,老伴说啥也不让女儿去,还对我骂个不停。我说不让去就算了,还骂什么呀?越说他骂得越厉害。这我可得向内找找我自己了。是呀,这么大的事,我们两个大法弟子不去,却让一个不修炼的孩子去,我这不是对证实法的事不重视吗。不行,我去。我做的是证实法的事,谁敢查我。一念发出,我就上路了。遇到几个检查站,来往车辆,无一例外,车上的人全部下车,又是查身份证又是检查身体、消毒。我就坐在车里发正念。上车消毒的护士根本也没看见我,就这样,我发着正念,通过了一个个检查站,顺利返回。

再有我和姐姐因家庭矛盾,有二十多年没有往来。二零零五年我把姐姐从黑龙江接来。姐姐是有五十多年邪党党龄的老党员,一提退党的事就炸,什么也不看,也不听,我就天天发正念,发了半个月的正念后,她看了《九评》,退出了邪党,又得了法。走时带走了一箱子《九评》光盘、资料、大法书、讲法带子,高高兴兴的说:“我回家让我的孩子们都学大法。”到家后来电话告诉我:“我们老大你给买的衣服都没拿,抱着大法书就跑回家去了。”我听了很高兴。当然了过程中不断的向内找,不断的修正自己,半个月的正念让我认识到,自身不好的东西修去越多,正念就越来越强,越起作用。半个月不短呀,可是这半个月,也让我越来越明白了,在证实法中修好自己,这就是正法修炼对大法弟子的要求。有了上面的经验,我就不断的向内找,在我纯正的正念下,被我认为我那些顽固的、不可救了的哥哥、弟弟、妹妹们都退出了邪党的一切邪恶组织。其实让我更明白的是:我能按照法归正自己,正念强,都是师父在做。师父就在看我们在这件事当中能不能升华。

六、干扰面前找自己,加强正念,圆容家庭

刚从劳教所回来的那段日子里,自己不知道向内找,招来了麻烦,我和丈夫都是下岗工人,俩人加一起每月工资不足四百元,女儿上学,我又在劳教所呆了二年,家庭生活十分困难。偶然的机会丈夫找到一个合适的工作,半天班每月工资八百元,这在我们这已经是相当不错的,常人都很羡慕,他也挺高兴。可我认为那地方不干净,就不让他去,经常吵架,这一下招来了不好的东西。他一回来我就浑身发冷。有几次那不好的东西都和我对话,告诉我它不是昨天来的那一伙的。发正念也不好使,老是求师父,好一会还是那样(在这说一句,这回我可知道找师父了,在劳教所里,恶警打我、电我,我认为不给师父找麻烦,我自己承受,其实我又能承受什么呢,还不是师父替我承受了吗,说白了还是在证实自己,如果喊一声师父,谁敢动我呀,也就不用师父去承受了。)在不断的学法中,我还是向内找吧,其实还是为私为我的这颗心让邪恶钻了空子,怕他去这个不干净的地方影响自己的修炼,旧势力就利用那些低灵来干扰我了。

就此事而言,我还在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但是我又想了,就是我有有为的心,那也是我在证实法中应该修去的东西。我有师父在管,我按我师父讲的法把它修去,也不允许你旧势力、邪恶来干扰,邪恶的旧势力不配考验大法弟子。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不承认这些干扰,正念清除它,同时按师父的法找自己,事情马上有了转机。家庭和睦了,再遇到干扰一念就管用了,老伴也愿意听我给他讲师父的法。现在老伴和女儿都走進大法中来了。我也学会了对照大法向内找,也真正体会到了在矛盾面前、在干扰面前向内找,正念的威力与作用无比巨大。

写的过程中,不断的对法理有新的认识,这就是不同层次中的修炼吧,我会用大法来洗净自己,做好师尊要求的“三件事”,证实大法,完成我们来时的洪誓大愿,走正、走好最后的正法修炼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