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中熔炼自己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三日】我是一九九七年五月一日得法的,得法时刚生完孩子。后来我家成了一个学法点,同修们经常在我家看师父讲法录像。由于孩子小,又要上班,我几乎没有和同修们在一起学法、炼功过,也就很少和其他同修接触。有时想去其它学法点听师父讲法,由于孩子小,怕影响其他同修学法,也只能看孩子。我一直是自己学法炼功,并不精進,法理也不清。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当时我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后来看到电视台、电台、报纸对师父和大法進行铺天盖地的造谣、诬陷,从心里特别反感,从来不看。由于学法不深,没有做到维护师父和大法,也不知敬师敬法,家人由于怕心,背着我把书烧了,我知道后一下子觉的心里象没了根一样,几乎都绝望了:法都没了,还学什么?当时也不讲心性了,跟家人大闹了一场,直到他们说再给我找一本《转法轮》,后来我悟到这是我敬师不敬法造成的:书随便放。

几年来由于怕心,我很少给人讲真相,几乎没证实过法,这种状态一直到二零零四年。有一次给单位办事,用到自己的邮箱(邮箱是单位给配的,从来没用过),发现里面有好几十封未读邮件,打开一看,原来是海外同修发过来的真相资料,并有上明慧网的方法,我急忙试了起来,不一会儿就打开了明慧网,并看到了师父的法像。我激动万分,我知道这是师父的慈悲安排,也非常感谢海外同修。从此以后我的修炼状态发生了变化。

这时也结识了其他同修。我试着从明慧网上下载资料,用单位的打印机打印下来,分给其他同修。随着正法進程的需要,也为了安全起见,明慧网一直要求资料点遍地开花。我也想买台电脑,建一个家庭资料点,跟同修一说,同修也赞成,就这样,一个家庭资料点诞生了。后来由于交流技术,又结识了更多的同修。由于我是学计算机的,就承担起了当地资料点的建立与维护,并负责教资料点同修的技术。当地同修大部份文化低,从来没动过电脑,可是为了救度众生,她们要从头学起。每个资料点机器装好后,又要一点点的教她们:上网、下载、打印、编辑,一般都要去三、四次,有时,有点儿问题就不知是怎么回事了,我也要去一趟。记的有一个资料点,已经去了十来次,又出了问题,我的气就不打一处来:怎么还没学会?平时自己又要学法,又要上班,没有多少时间……我带着气到同修家,打开明慧网,刚好看到师父新发表的经文《志不退》,我的气立时就消了,是慈悲的师父点化我“万古艰辛只为这一回”,于是我把问题处理了,又耐心的给同修解答了技术上的问题。

在证实法中搞技术也是修炼的过程,也是我尽快提高的过程,以前我相当于在家独修,没有接触过其他同修,现在能和很多同修接触,在一起交流,感觉对我帮助很大,这也是慈悲的师父在看护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同时也是自己去怕心的过程。

刚开始安装机器,我要去外地或不认识我的同修家去安装,因为她们不认识我,认为这样安全。后来需要在当地同修家安装机器,这时我的怕心出来了,怕别人知道后不安全。这样犹豫了一天,后来我想:我跟师父有过约定,冒着天胆下来,就是干这个来了,我要完不成我的使命,有何脸面见师父!这样正念出来了,怕心也没了,资料点也建成了。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大纪元网站登出了《九评共产党》,于是开始了劝“三退”救度世人。我也从我身边的熟人说起,记的第一个劝退的是我的同事,我们在一个办公室,没事的时候就给他讲,还给他拷了一份电子版的《转法轮》让他看。刚开始时他也说共产邪党不好,可就是不说退,总是说以后再说吧,后来我根据他的心结,就给他念师父的经文,经过多次努力,他终于点头说:“行,你给我退了吧。”考虑到是在单位,可能同事们有顾虑,我经常是在我办公室没其他人的时候给他们看真相材料和劝“三退”,有时一直盯着一个人给其讲真相,直到其退出恶党组织。当然,这样讲比较慢。

在修炼的过程中我还有好多做的不好的地方,还有很多执著心没去,比如私心、怕心、求安逸心、不让说的心,还有情等。我会把这次交流当作一个新的起点,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精進,再精進,完成史前大愿,圆满随师还!

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