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信的路是最平稳的路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一日】我是一名年轻的大法弟子,因为每天都能坚持学法,遇到每件事都按着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摆正修炼人在家庭、工作与世人的关系中,遇事向内找,不断的提高自己的心性,讲清真相,救度着众生,所以几年来在邪恶的恐怖压力下,相对比较平稳的走到现在。

下面是我修炼中的点滴体会,写出来与大家交流、分享。

二零零三年秋,与我接触的两个同修发真相资料时被邪恶绑架,当时我很害怕被牵连。学法时,师父的法打到我脑子里来:“不能因为有虫子,我们澡也不洗了;也不能因为有蚊子,我们都得上外面找地方去住”(《转法轮》)。我悟到法是最正的,大法弟子怎能怕这些不正呢?当时就抱定一念:警察来了就给他们讲真相,讲大法的美好,他们也是为法而来的众生,也需要救度。所以当同修背着包要走,并劝我也走时,我谢绝了,师父要我们走的是救度众生的路,不是流离失所的路。再说公司里突然间两个大法弟子不见了,不给众生无形中造成一种恐怖吗?他们怎么办呢?于是同修也不走了,但还是把大法书送走了,我不送,法是我生命的全部,谁也别想拿走他。因为心在法上,所以什么也没发生。

有时星期天要到百里以外的农村给同修送资料,回来时几次路过家门,作为一个母亲,很想回家看看孩子,但是不能回去,明天还要上班呢。当时泪水在眼圈直打转,不知不觉联想到了大禹治水三过家门不入的故事,但我马上意识到,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不是常人中的模范英雄人物,师父说“没有正法这件事情,也烘托不出来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伟大。大法弟子,你们面对的事情伟大,你们面对的责任重大”(《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大法弟子们真的是在从常人中走出来。”(《也三言两语》)我的心绪立即平静下来,好象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公司里的同事这几年都到日本去打工,想多赚点钱,并劝我也去,我嘴上说:“孩子还小,不能去。”心里却非常清楚,今生今世我出生在中国,我的责任在中国,这里有我要救度的众生,有我要走的路,名利是常人所追求的东西。

我把大法赋予我的纯善境界溶入工作中,不断的用大法归正着自己的一言一行。有一天,我给一个工人送返修活,她让我给修,我说没时间就走了。过了一会儿,我一抬头,“啪”!她把那件活正好摔在我脸上,我一愣。旁边的班长看到了说:“这是干什么?你去训训她。”我笑着说:“她也不是故意的,训她干嘛?”向内找,清除自己认为吃亏了的心、忿忿不平的心、争斗心等不好的心。当我再笑呵呵站在她身后时,她说:“刚才是我错了。”

我的体会是当众生看到大法弟子纯善的、为他的表现时,就会表现出他们正的一面。公司经理在大会上公开表扬我说:“这些检查员中,×××是最好的。”工厂的产品要到日本去评级,我们班A级最多。连生产部长也对那个最刁蛮的指导员说:“有一种信仰是好,老刘,你也学学。”

前几天,我正在写揭露当地邪恶的文章,丈夫因为与我一言不和,就跟我争吵。我一听,想叫我和你吵,我才不上当呢!不管他怎么说,我就是不动心。后来一想不对劲,这不是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操控他干扰我、不让我写吗?于是马上坐下来发正念。刚发完,他就过来说:“我帮你打三退名单。”看着他略显笨拙的大手,用拼音一个字、一个字的打,虽然有点慢,我还是再一次体会到了在法上理解法的快乐。

上次到大连,经过地下通道。里面很脏,靠墙两面摆摊卖的都是些乱七八糟低灵、肮脏的东西,我就发正念,不让它干扰我。谁知刚走出通道,头就开始疼起来,我一下子明白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是为他的、救度世人的。旧势力弄来这些下流的东西毒害着众生,我却单单为了自己不受伤害,能符合真善忍吗?于是发正念清除这些毒害世人的邪灵,马上头就不疼了。几天前,当我又一次经过这里时,里面已经干干净净、灯光明亮了。我悟到是师父给清了场。

经历了很多,故事也还有很多,没有任何可夸耀的,因为法赋予了我们能力,我们更有这样的责任,有这样的路需要我们去走。

粗浅认识,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